第七章 狭路相逢

    怂?

    王延不太明白这个字的含义,但他能从张小宝的口气中听出张小宝对门派做出的应对很是不满,这让他感到很惊奇,毕竟场中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杀剑令所吸引。

    “张师兄,你对杀剑令没兴趣吗?”

    听到王延所问,张小宝咧嘴一笑,道:“当然有兴趣,但这一次的杀剑令你我这样的人注定没机会得到,甚至可以说整个外门,上千名弟子很可能都没机会得到。”

    说完这话,张小宝转头朝远处望去,目前渐渐变得深邃,王延不自禁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母峰的峰顶从远处印入王延眼中。见此,王延忽然有些明白张小宝的意思,轻声道:“张师兄的意思是这次的杀剑令会有内门弟子来争抢?”

    “这是一定的,毕竟对内门弟子来说,进入流月剑海的机会也是绝不容错过的。”

    说到这,张小宝收回了目光,脸上重新浮现出吊儿郎当的笑容,道:“多想无益,既然注定得不到倒不如谋划些其他事情。”

    “其他事?”

    “嘿嘿,等着吧,最迟今天夜里内门的那几个家伙就会找来了。那几个家伙实力虽强,但想争夺杀剑令就不得不借助咱们外门这些玩家,毕竟我们人更多,能帮着办不少事,而这次事关杀剑令咱们要价自然不能低了,到时候好好宰这几个大土豪一刀。

    不过延哥儿你是新来的,现在身份又低,他们不一定会找你帮手,但咱们既然是朋友,我到时候定然拉上你,也让你赚上一笔,怎么样,兄弟我够意思吧?”

    张小宝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嬉皮笑脸,说完这话对着王延邀功一般的显摆起来。王延表面上笑脸应对,嘴里还道着谢,然而他心中却是震动不止,概因‘玩家’二字。

    尽管王延不明白‘玩家’到底代表着什么,但他直觉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甚至觉得张小宝之所以和自己记忆中那些人有着明显区别便与此有重大联系。而现在,张小宝显然是将他也当做了‘玩家’中的一员,甚至是把他当做‘新玩家’,这等情况下,王延纵有满心疑惑,却知道自己绝不能开口询问。

    两人说话的档口,高台上的外门长老和执事已然离开,集结在演武场上的近千外门弟子也渐渐散去,张小宝又与王延说了几句话,相互留了住址便即自行离去,而王延混在人流中朝着后山而去。

    陈长老许的两日时间已到,王延准备先去一趟后山精铁洞将今日的精铁矿上交了然后回去安心练功。只是一路上,王延心绪难宁,杀剑令,守山弟子遭袭,张小宝提到的‘听雨楼’和‘玩家’等等,这一件件事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奈何他所知信息太少,许多地方都想不明白,搞得脑子越发混乱。

    王延就这般一直走到了子峰通往后山的飞岩铁索桥之前才停下来,这时候人流早就散开了,这周围除开王延,就只剩下三三两两扛着鹤嘴锄的杂役弟子。

    这飞岩铁索桥横空而设,一边穿进子峰的山壁之中,一边牢牢固定在一块巨大的飞岩上,山壁与飞岩相距足有二三十米,就在几根铁索的连接下成了子峰通往后山的捷径。只是这所谓的飞岩铁索桥也就是在几根平行的铁索上铺设些木板,另外左右两边各有一根抬高的铁索作为扶手平衡之用,整座桥宽不过两米,人在其中摇摇晃晃,若是不会轻功之人只能抓着用以扶手的铁索缓缓前行,否则稍有不慎就可能从桥上跌下去。

    至于桥下则是门中的一处险地,名为‘冰月寒潭’,潭中寒气深重,寻常弟子根本无法抵挡,若是王延这样的杂役弟子不慎跌落寒潭,轻则经脉受创,重则毙命当场。

    正是因此,王延才不敢再胡思乱想,死命地甩了甩头,仿佛将所有事情都抛诸脑后,继而收束心神方才踏上了飞岩铁索桥。王延如今还不会轻功,自然是抓着扶手铁索缓缓而行,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待得走到桥中间,王延停下来长出一口气,却觉这短短十数米下来当真是比练一趟血剑指还累。

    待缓过一口气,王延正欲继续前行,却见后山方向有一队巡逻的守山弟子朝着铁索桥这边走来,王延看了一眼就准备继续前行,但脚下刚欲所动,他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巡逻队都是二十人一组,这支巡逻队似乎人少很多。”

    王延登时抬起头一个个人头数过去,果然,这队巡逻队只有十一人。而这番细看之下王延还发现了更可疑的地方,这十一人虽然都背负长剑,但从剑柄处可以看出长剑并不相同,有的是守山弟子标配的啸风剑,有的却是山门之外的绵什镇上贩卖的鸣沙剑,甚至还有两把碧水剑。

    傲剑山庄虽不禁门人使用外面的剑器,但王延记忆中巡逻队所用基本都是啸风剑,偶有厉害的守山弟子使用其他剑器,但也是名剑堂出产的银环剑等,绝没有一支巡逻队像眼前这般,大半剑器皆来自外面。

    “莫非是...”

    王延瞳孔一缩,心中悚然,而就在王延琢磨之间,那支巡逻队已走到了铁索桥边,当先几人甚至已经上桥,这些人显然都是会轻功的,在摇晃的铁桥上如履平地走的极快,不过几个呼吸之间,领头之人距离王延已然不过四五米远。

    “怎么是他?!”

    随着这些人越发接近,王延已然能清楚的看到前面几人的容貌,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领头之人身后的第三个家伙竟然就是之前在精铁洞中被他杀死的那个白净男子,尽管他现在换成了守山弟子的服装,但王延绝不会记错!

    王延完全不明白此人为何会死而复生,但这个家伙既然身在其中,毫无疑问这支巡逻队就是假冒的,是由专门击杀傲剑山庄门人的那些歹人假冒的。

    四米,三米,两米...

    咚,咚,咚...

    剧烈的心跳声间,巡逻队领头的那人已然距离王延越来越近,王延低下了头,但他眼中闪过一抹狠厉之色。紧跟着,他左手悄然探入衣囊,右手死死抓住扶手用的铁索,下一瞬,他整个人就仿佛失去重心,朝着铁索桥上猛然跌去,与此同时他抓住铁索的右手用尽全力的狠狠一拉。

    咣当!

    整座铁索桥猛然间剧烈晃动起来,如同巨浪波涛中的小舟一般,好似随时都会倾覆,那些个假冒的守山弟子猝然之间一个个失去平衡,在铁索桥上东倒西歪,这些身怀轻功之人尚且如此,桥上的杂役弟子更加不堪。

    就在王延身前十几米的铁索桥上,前后有四名扛着鹤嘴锄的杂役弟子本是小心前行,然而王延突然发难,这些人难以稳住自身平衡,猛然朝着一侧跌倒,若非手拉着铁索只怕直接跌出了铁索桥。可即便如此,这些摔倒的杂役弟子东倒西歪之间等若是把那支假冒的巡逻队暂时隔成了几段,甚至有一名杂役弟子与当中一人撞在一起,那人恼怒之下竟是直接一掌击出。

    砰!

    就在那人一掌落下的瞬间,王延也动了,他本是右手拉着铁索,整个人假装跌倒,但借助手中的铁索,他稳住身体的重心,继而单膝跪地,头微微一抬,只听‘呲’的一声,就见一根细针从他嘴中电射而出,眨眼间就没入了对面那名巡逻队领头之人的小腿中。

    “被识破了,杀!”

    那领头之人反应极快,中招之后当即一声高喝,说话之间,他右手抓住铁索稳住身形,左手握住剑柄拔剑出鞘。

    噌!

    长剑轻鸣,一道煌煌剑光就是朝着王延兜头劈下,王延却早有所备,松开手中铁索,整个一下倒在铁索桥上,贴着桥上木板就是朝后一滚。

    咔擦。

    铁索桥上的木板被劈开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王延却无惊无险,那领头之人见此自是恼怒非常,抽回长剑就欲再给王延一剑,然而他右脚刚刚一步踏出,脚下却是一软,整个人就是朝桥上跌去。

    王延见此自然晓得是吹箭涂抹的松筋散起作用了,他登时眼睛一亮,右手前探竟是伸入了木板上的那个窟窿里面,紧跟着,他一把抓住木板下面的铁索就是狠狠一拉!

    咣当当。

    整个铁索桥又猛然晃动起来,而且比之前摇晃的更厉害,因为王延这次晃动的是支撑铁索。

    那领头之人本就全身发软,在如此剧烈摇晃之下再难稳住重心,整个人直接栽倒,眼见他脑袋就要摔在木板上,倏尔之间,一把长剑朝他横扫而来,紧跟着一道血线出现在此人脖颈之间,继而血水狂涌,此人贴在木板上微微抽搐了几下,很快就不再动弹,随着大股的血水溢开,这人在铁索桥的晃动之中贴着桥上木板渐渐从桥上滑落。

    王延一杀!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