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内哄(二合一章章节)

    只是开了不久之后,江言却是猛的来了一脚急刹车,车子顿时就是定在了路上。

    江言皱着眉头朝后视镜里看去,他之所以停车,是因为突然之间隐隐的有一种感觉,感觉自己像是被谁给盯住了似的。

    这种被人盯住的感觉很是奇怪,此前,如果有人隐藏在暗处,江言会感受得到对方的存在,即便是当初龙根老祖出现之时,自己也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存在,只不过龙根老祖的身形飘呼,不能具体察觉出他的方位而已。

    可是现在被人盯住的感觉非常的奇怪,只是觉得自己被人盯着,但是,却感受不到对方的身形。

    江言停下车子之后,打开车门,在瞬间,身体改变了无数个方位,朝多个路边有可能藏人的地方检查了一遍,结果,一无所获。

    可是,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还是在。

    也就是说,这个人隐藏得非常之深,几乎将自己所有的气息全部给隐蔽起来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武力值一定是非同小可的,甚至,都有可能超过了龙根老祖了。

    江言的目光,朝更远一点望去,有可能,对方藏在那里。

    不过,这时候,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却是消失了。

    江言也就作了罢,朝车上走了过去,因为他清楚,对方如果有意隐藏形踪的话,如今自己已经失去了先机,以对方这样的高手,自己是没可能追踪到对方了。

    不过,上了车之后,江言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对方究竟是谁?为何武力值如此之高,难道,这个就是李不成李秀莲口中说的那个幕后指使者?

    想到这里,江言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了,事情变得严俊起来,之前,李不成李秀莲说有个幕后指使者,他还并不是太完全放在了眼里,可是如今,能切切实实感受到在无形中,有一双手,有一对眼睛,似乎在紧密观察着自己。

    难道,自己真的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江言一边想着这些,一边再等了一会儿,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终于是消失了,看来,隐藏在深处的那个人,已经走了。

    当下,江言便发动了车子,直接朝龙家走去。

    一路之上,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倒是再也没出现过,大约几个小时之后,江言便出现在了龙家。

    龙家,表面上看,只是普通的小山庄而已,可是事实上,龙家那些重要的人物,都已经聚集在秘密议事大厅了。

    江言本想将车直接开到龙家山庄里,不过,想了一想,最终还是将车停靠在了路边。

    然后,他自己悄无声息的朝龙家秘密议事大厅掩了过去。

    之所以这样做,是江言如今充满了警惕,之前被人跟踪,让他觉得这一切都变得不简单,如今,除了他自己,似乎也没什么人可以相信了。而且,他不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么久,龙家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还有,江哲好端端的为什么被抓了?而以魔门那些宗主们的实力,如果发现了这里,绝不仅仅是江哲被抓而已,可是为什么只抓了江哲一人?其他人怎么样了?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今,这一切对江言来说,都是个未知数,在没弄明白一切之前,江言是不会轻易现身的。

    龙家的秘密议事大厅,设立在地下一层,大厅的周围,也设立了几处暗哨,不过,这些暗哨对于江言来说,形同虚设,他轻而易举就绕了过去。

    偷偷掩进去之后,江言不禁奇怪,整个一个龙家,显得非常的安静,而且四处格外整齐。

    这就让江言纳闷了,江哲可是江家的要人,是江家阴派领袖之子,黄宗主在抓江哲的时候,蒋公包括雷伯甚至所有龙家的人,肯定都不会答应的,那样的话,誓必会有一场大战,黄宗主的武功虽强,可是,和江家的雷伯江雷也就是在伯仲之间的,就算他的武功比雷伯厉害,可是,再加上蒋公以及龙形山的话,黄宗主恐怕就不是敌手了,那黄宗主怎么能把江哲给抓了呢?

    更重要的是,整个一个龙家,安静平和,根本就不像有过一场大战的样子啊。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龙家或者江家,出现了叛徒?

    江言觉得幕后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因此,突然觉得,身边所有人都是有嫌疑不可信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江言已经掩进了秘密议事大厅了,江言突然停止了思考,找了个缝隙,定睛朝议事大厅里看去。

    因为,他突然听到很多呼吸的声音,而这呼吸的声音,就是来自于议事大厅。

    定睛一看,果然,议事大厅里,坐满了人,里面有江家的江雷以及蒋公,还有龙家的领袖龙形山。

    龙形山虽然是龙家的领袖,可是如今,龙形已经归顺了江家,因此,坐上位的,则是江家的江雷和蒋公,因此,照之前大家的约定,现在,暂时的领头人物也是江雷蒋公以及龙根老祖三个人。

    如今龙根老祖不在,江雷和蒋公,自然就是领头人了。

    江言仔细观察,注意到,此时,议事大厅上所有人,均是神情焦急的样子。

    江言决定还是暂时不现身,先听他们聊天的内容再作决定。

    “都好几天了,难道,还没有哲少爷的消息吗?”议事大厅内的人,沉默了良久,终于,里面的蒋公敲了敲桌子,开始发话了。

    在这些人当中,要数他的神情最为焦急。

    而听了蒋公的话,江言不禁是愣了一下,还没有江哲的消息?难道,他们并不知道江哲被抓了吗?

    看来,江哲并不是在这里被抓的,想到这里,江言点了点头,那这一切就说得通了,难怪这里看起来很安静,并没有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样子。

    如果在这里,光凭那黄宗主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将江哲抓住的。

    “蒋公,您放心好了,我们已经派了五六批人出去打听江哲少爷的下落了,相信很快就有江哲少爷的消息了!”那龙形山在一边陪着笑道。

    本来江家已经没落,龙形山并不怕江家了,只不过如今江家出现了江言这个人物,将他们龙家给压了下去,他们龙家没办法,只得对江家俯首称臣,龙形山对蒋公自然也是客气有礼。

    “哼,一问就说很快很快,你都说了多少个快了?你们龙家人办事,效率太慢了,哲少一旦出了什么事,我一定拿你是问!”蒋公冷哼了一声,显然对龙家的办事效率很是不满的。

    蒋公冷哼,那龙形山心里也是不爽,这件事,他也算是尽心尽力的去办了,没想到,这蒋公居然还是不满。

    龙形山也是暗暗冷哼了一声,心想你们江家要不是出现了江言这号人物,还容得你这个老不死在我们龙家狐假虎威吗?

    事实上,龙形山虽然归顺江家,而且也签了家族契约,也打算替江家卖命,可是,这却并代表他服所有江家的人。

    真要说服的话,他顶多也就服江言一人,如果是江言在这训斥他,他也不敢有什么怨言,这是弱者对强者的臣服,可是,这个蒋公,在他眼里,却是个占着江言势乱发脾气的家伙。

    “蒋公,这件事,就算要怪的话,也不能怪龙先生,龙先生已经派了多批手下尽心尽力的去找了,再来责怪他,那就不对了。”这时候,旁边的江雷说道。

    江雷通过这些天的养伤,再加上江言临走前留下了自制药物,他的功夫,已经恢复到以前了,此时显得气色红润,中气十足。

    他看出了龙形山的不满了,同时,也是觉得蒋公有点太过了,毕竟,江哲的失踪,并不是龙形山的错。

    而且,龙家刚刚归顺,如今要做的,就是笼络龙家人的心,而不是乱加责怪,这样的话,龙家人是会很反感的。

    “不怪他?难道,要怪我?”见江雷胳膊肘儿往年拐,那蒋公眼睛一翻,瞪了江雷一眼。

    “我说要怪的话,就怪江哲少爷自己,他那么大的人了,也应该知道权衡事情的轻重了,我们早就警告过他,说江言江慈以及老祖在魔门潜入,凶险无比,如今,就不要给大家再添其他乱子了,让他不要到处乱跑,结果,他还偏偏趁我们大家不注意溜了出去,如今,他失踪了,当然是怪他自己,难道还能怪得了旁人?”江雷毫不惧色的对蒋公道。

    外面的江言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感情这江哲,真的不是在这里被抓的,而是突然溜了出去,想必是他溜出去之后,碰到了黄宗主,正好被黄宗主给逮了个正着。

    “你……”蒋公生气的看了江雷一眼:“江雷,我发觉你自从碰到了江言之后,就越来越对我们阴派的人,不尊重了,哲少可是阴派首领的唯一后人,你也是阴派人,哲少从小被魔门抓住,关在魔门那么久,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自由,他还是个年轻人,自然是想溜出去玩一玩,他有什么错?”

    “年轻人贪玩没有什么错?可是,也得分时候,现在可是我们魔门最关键的时刻,他也是个成年人了,在这个时候,自己闯了祸,就应该由他自己来承担,而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对其他人乱加指责!”江雷正视着蒋公的眼神。

    “江雷,你不要忘了,你是阴派之人,咱们阴派之人,就应该对我们阴派的首领之子效忠,听你这意思,你现在不想让哲少爷来领导我们江家了吗?”蒋公盛气凌人的盯着江雷道。

    “呵呵,江家,可不光光是只有阴派的,也还有阳派的,我觉得我们江家以后,要想避免重蹈覆辙,此后就不能再有阴阳两派之分,而且,领袖人也不能有世袭制,应该有能力有担当的人来担任。像哲少爷这种任意妄为的人,是不可以挑起这个大梁的!”江雷一脸正色的道。

    “江雷,说得好!我们龙家归顺你们江家,自然也希望有个有能力有担当的人来担任领袖领导我们,而不是像江哲那样过于任性不为大局考虑的领导人!”这时候,旁边的龙形山也向江雷竖起了大拇指。

    “狗屁!”蒋公顿时大怒:“眼下,除了江哲,还有哪个更好的人选来担任我们江家的领袖吗?”

    “呵呵,蒋公,显而易见,现在就有个更合适的人选,他如今为了我们江家,潜入魔门,经历着九死一生,而且无论是论能力还是什么,都是远胜哲少爷,这样的人,才配做我们江家以后的领袖人!”江雷赞赏的道。

    “江雷,你说的这个人,是江言吧,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如果是江言领导江家,这样,相信大家才会服气!”龙形山在一边深以为是的点了点头。

    “哼,我承认,江言是有点本事,可是想做我们江家的领袖人,光凭本事是行不通的,还得讲资格,他父亲江天虽然是江家第一人,可是,江天在江家算不上领袖人,因此,他的后辈,也没资格继承江家领袖人的位置!”蒋公冷哼了一声。

    “蒋公,我看你是老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究资格?现在讲究的是能力好不好?自古以来,有能力者而居之,江言有这个实力有这个能力,就应该由他来领导江家,如果由江哲来领导,那么显然易见,江家肯定会再次没落!”龙形山在一边道。

    “龙形山,你一个外族之人,没有资格在这里对我们江家的事指指点点!”蒋公大怒道。

    “蒋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龙家,明明已经归顺你江家,你如今,居然说我们是外人!”龙形山也是动了老火了。

    外面的江言不禁皱紧了眉头,如今,族人还在被魔门关着,而且,眼下还出现了莫名的神秘对手,这些人,居然要起内哄了?

    他可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想到这里,江言站起身,走到门边,双手用力,将议事厅的大门给推开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