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三道考题

    当王崇光端出第一道“素炒豆芽菜”的时候,我们所有人已经跃跃欲试了。

    菜肴放好,王崇光带着标志性的微笑退到了一旁,而后冲我们挥手道:“大家尝尝,合不合口味!”

    在王崇光和蔼的表情里,我们一个个迫不及待的举起了手中的筷子,而后夹起这王崇光所制作的豆芽菜,咬进了口中。

    食物入口之后,像一个个含苞的露水一般破裂开来,豆芽菜里含着的水份如赵海鹏形容的那样不偏不倚的迸溅着,而后带着清香的味道快速扩散,刺激着我的味蕾。

    真的……非常不错。

    吃下去两口之后,小水荷伸出了指头,随后冲着王崇光道:“玉菜小鲜,你这菜爽口下饭,无过无不及,正是鲁菜的中庸之道,过关了!过关了!”

    水荷丫头那刁钻的口都能让王崇光过关,我们自然也没话说。

    因此,在和赵海鹏交换了一些眼色之后,我冲王崇光笑道:“您做的好!我们谢了!能把下一个菜也拿上来么?”

    听着我的问话,王崇光点着头道:“好的!稍等!”

    说着话,王崇光又去了地下室,大概忙乎了十分钟之后,又端着一盘子热气腾腾的土豆丝走了上来。

    看着色泽金黄的土豆丝,我整个人感觉非常满意,不过在吃的时候,我还是拿起筷子,挑了一些,仔仔细细的对此了一下,看是否如赵海鹏说的那般整齐细致。

    而在详细对比之下……我不得不佩服王崇光的刀功确实一流。

    我手里的土豆丝,每一根都有巴掌长短,细如柳枝,金如糖丝,其水准之高,难得一见,而且尤为厉害的是,这个人的土豆丝果然如赵海鹏所叙述的那样,是近乎于一边齐整的,细腻的简直如机器加工。

    看着这一切,赵海鹏抬起头,一边渐渐赞赏,一边问王崇光师承何处。

    对此,王崇光非常谦虚的说他没什么师承,只不过是从黄翔学院毕业的普通厨子而已,因为练习的多了,又肯下功夫,所以才做的好那么一些。

    听完他的话,赵海鹏先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而后又道:“既然这样,那您继续做菜!还有最后一个汤,期待您更好的表现。”

    听着赵海鹏的话,这位王崇光又笑着扭身而去,大概过了五分钟之后,便拿着一碗鸡蛋汤走了上来。

    因为前两个菜的优秀,所以我们对于这一碗收尾汤食的期待也是很大的,因而汤品被摆放在桌面之后,大家的眼神同时往碗里盯去,而后……每个人的脸色上都挂着一丝莫名的失落。

    因为这一碗汤……做的太普通,甚至太差劲了一些吧?

    放眼而看,这一碗鸡蛋汤打的还算不错,里边除了鸡蛋之外,还有些笋丝,葫芦之类,星星点点,也算好看。

    不过相对于这些加分的点缀,这个汤却还有一处明显的败笔,让我们非常介意。

    这一处败笔,那便是这汤里放置的酱油……太多了一些。

    放眼而看,这一盆汤整个都被浓厚的酱油染成了酱红色,那颜色至深之处,几乎丝毫看不出汤底和本该透亮的笋丝。

    也因此,这一盆泛着浓浓酱油花的,黑乎乎的汤,至少从卖相上实在不敢恭维。

    当然,在不恭维,我也不好当着面提出什么,于是乎我便笑着问王崇光道:“大哥!您这个汤为什么放如此多的酱油呢?”

    听着我的问话,王崇光微微一笑,而后回答我道:“这不是酱油,您尝尝就知道了!”

    听着他的话,我半信半疑的将汤从汤盆里舀了出来,吹去浮气,品了一口。

    那鸡蛋汤吃在嘴里之后,起初味道怪怪的,而后感觉到有一股清甜微软的口感渗透进喉咙,特别解暑解渴。

    品尝着那味道,我先是一愣,而后拍案叫绝道:“话梅?你往鸡蛋汤里放了梅子泥?”

    听着我的惊讶,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盛放了一碗鸡蛋汤喝了下去。而后一个个佩服不已。

    要知道,现在的时节虽然以近于中秋了,可是北方的“秋老虎”依旧存在,而且自中午十二点开始,我们几个已经在饭店狭小的一楼待了很久了,一个个都有些口干舌燥。

    这鸡蛋汤加了煮烂的梅子泥之后,除了口味变清之外,更有了解渴生津的功效,因此在此时此地,我们喝下去之后也顿时感觉与众不同。

    品尝着这道独特的蛋花汤之后,我对王崇光的创意和基本功有了相当全面的了解,并且……比较满意。

    在之后,我忍着兴奋的心情,问赵海鹏道:“赵哥,您感觉怎么样?”

    此时的赵海鹏,脸色却是比较奇怪的,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屑。他只是仔细的盯着那一碗颜色浓厚的蛋花汤,出神的想了很久。

    在之后,赵海鹏抬起头,问一脸期待的王崇光道:“王兄弟!您怎么想到在鸡蛋汤里加梅子泥这么怪的方法呢?”

    听了赵海鹏的问话,王崇光笑着道:“中午来的时候我浑身是汗,后来我见大师傅出题的时候也汗流浃背,要的蛋汤还不要放淀粉,便知道你也是暑热难耐呀!”

    说道这里,赵海鹏的眉头紧皱了一下,似乎突然有些不太高兴。

    不过很快,老赵舒展了自己的眉心,而后语气平静道:“你继续说!”

    听着赵海鹏的话,王胖子这才继续道:“你们热,所以我寻思着给你们做一些解暑的东西,后来我看厨房里有话梅,就用来煮梅泥鸡蛋汤了!”

    “话梅!”赵水荷闻言这才想起了什么,她双眼瞪的溜圆,而后不满的开口道:“那是我的零食,你怎么敢私自……”

    水荷的话没说完,便被我用手强行摁了回去,而后我完全忽视掉她愤怒的抗议,径直扭头笑着对王崇光道:“哎呦!王师傅真是会做菜,这一道鸡蛋汤都这么的别出心裁,在下佩服!”

    听了我的恭维,王崇光立刻憨厚的继续问我道:“那么……我能留下来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