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第六百三十二章 皇帝的套路

    说这话的也就是李世民的心腹内侍小德了,跟着皇帝年头多了,从皇帝登基开始就一直伺候在身边,虽然叫着小德,但实际上都是老德了.

    也就是跟着皇帝这么多年了小德才能这么说,才敢这么说,不然的话皇帝早就暴怒了.李世民最烦的就是内侍干政,皇后也相当厌恶内侍干政,因为皇后自己都谨守后宫不得干政的宗旨,又如何能看着阉人内侍来干涉朝政.

    帝后两口子在这样的事情上是非常的一致统一的,要不是小德,换成了别的内侍敢这么说,那纷纷就是乱棍打死扔出去喂狗的下场,绝对没有别的下场.

    只是因为是小德,所以皇帝烦躁的情况下都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谈心似得叹息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固然,朕一句话就可以使党仁弘转死为生,但这实属执法不公。况且,朝廷里功臣甚多,此例一开,其祸无穷!”

    小德说:“若能想个办法,使群臣知道陛下宽赦仁弘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就好了!”

    小德的这句话,使李世民茅塞顿开。他想,按古代也有过圣贤自责谢罪的故事。战国时廉颇负荆请罪,将相和好;三国时,诸葛亮为严明法令,第一次北伐失败,给自己降三级处分。我自登基以来,赏不避仇,罚不阿亲贵,未敢以私害法。如今,因念党仁弘古稀高龄,不忍杀戮于他,我何不仿效古人,自责请罪,求得众臣谅解,给党仁弘留下一条生路呢.“

    想到就做.

    第二天,也就是贞观十六年十二月一日,清晨,李世民让小德准备好了请罪用的草席、香裱之类,并把朝廷五品以上的官员召集到太极殿前。

    李世民摆出架势仰天长叹,对众臣说道:“党仁弘案件让朕寝食不安。党仁弘是国家的功臣,但是他竟然如此不顾国法,为所欲为,作为朝廷的命官,祸害百姓,死有余辜。

    现在,众多大臣也认为他罪当一死,所议至当。魏征常跟我说,天子更应当去私立公。可是,对于党仁弘,朕现在却是满脑子私情。党仁弘一家,为了江山社稷,有两个儿子死在战场。他大儿子死于薛举之战。我们中了埋伏,薛举的排箭第一个穿透党仁弘的大儿子。满身的箭杆,竟有十几枝。党仁弘趴在儿子的尸体上,用舌头舔干儿子脸上的血。转身上马,又去冲杀。

    武德五年,洛阳城下,我们与王世充拼杀,党仁弘抱着受伤的儿子来到朕的面前,胸部被长矛刺穿,奄奄一息。我接过他,党仁弘依然没有说话,继续冲杀。老二在我怀里,声音断断续续地说:‘不能尽孝了,要我照顾他父亲。’人之将死,我如何不答应。他就死在朕的怀里啊。

    两个孩子,为了大唐的江山死了,如今,为了大唐的法律,父亲也要死了。我李世民,战场上杀人无数,可是对于党仁弘,我真是不忍啊。我在这里求求你们,就饶党仁弘一死吧。作为皇帝,我不能下跪,但求你们饶他一死吧。“

    叹完以后他昂首在殿前的平台上,以沉重的语调宣布:“法律,是整个国家的法律,君臣上下都应遵守。今天,朕办了一件违法的事。党仁弘贪赃本该处死,朕念他有功于朝廷,且年事高迈,便把“死刑”改为“罢官”。这种做法,是一种乱法的行为。朕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朕的感情又迫使联干出了自己不愿干的事情。为了检讨自己的罪责,朕决定从今日起,在南郊坐草席自责,每日只素食菜饭一次,谢罪三天,以示对自己的惩罚。“

    皇帝此举其实是有点作秀,有点耍无赖了,纵然你是皇帝,但你赦免一个有大罪的人,竟然只是谢罪三天,坐草席,吃素菜就完事了,完了以后还得让大臣们捏着鼻子同意他赦免党仁弘.

    完了大臣们还不能说别的什么,因为你一反对好像就是和皇帝故意作对一样,皇帝都自己认罚了你还抓着不放,你是觉得皇帝自罚的还不够吗?

    要是皇帝对一个大臣有了这样的认知,那这个大臣还能好的了吗?

    所以,没有哪个大臣是傻子,倾听着皇帝的“自责”,大臣们不管是真心还是违心,反正都个个感动得流下泪来。

    是啊,从西周到秦汉,从三国到隋朝,自古以来,皇上至高无尚,说一不二。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虽然历朝自有法律,但法律是不能约束皇帝的。生杀予夺,全凭皇帝“圣心独断”,哪有皇帝向臣下检讨的道理?翻开千年青史,又有几个像当今皇上这样的明君!

    本来,大臣就对皇帝带头守法敬佩得五体投地,现在见他要请罪三日,感情上哪能通过!大臣们几乎是同时跪在地上,请求皇上收回“请罪”的决定。房玄龄等老臣们说:“决定人臣是生是死,裁定案件如何发落,这是君主的特权。皇上的诏旨就是法律,古今各代,概莫例外。陛下何必这样谢罪自责呢?”

    不少大臣们接二连三地上请皇帝收回“请罪”之举,李世民都不允许。群臣们见皇帝非“请罪”不可,大家都跪在地上,频频叩头,齐声奏道:“圣上若不接受臣下诤谏,我们就不离开这里!”

    就这样,大臣们从清晨一直跪到午后,谁也不起身回府。李世民见大家执意不许,说:“既然诸位爱卿不让朕去南郊谢罪自责三日,那就允许我在这里自责吧。”

    他降下诏书说:“从党仁弘这件事的处理上可以看出,我有三条过失:一是知人不明,二是以私乱法,三是赏罚不明。这几条弊病,朕将竭力克服,也望诸位极谏。”

    话虽说的好,但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乱法找了个台阶下罢了.

    都知道自己做的不对还要做,真正要是守法的皇帝如何也是不会做的.

    李世民很会作秀,玩了这么一出,不但大臣们心被感动的哗哗的,还通过“自责”取得了众臣的同意,挽救了党仁弘将他由杀头贬为了庶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