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希尔这两天过的还不错,因为采取了合作态度,又交出了宝藏的信息,这位王子陛下得到了德军的优待。当然法希尔此时的身份依旧是德军的俘虏,得到的也仅仅是普通军官级别的待遇,但是与那些关在监狱牢房里的俘虏相比,实在是好过太多了。

    他每天三餐都能获得充足的食物,为了照顾他的宗教信仰,德军还专门从俘虏里找出了他的大厨。法希尔王子带出来的几个私人仆役,当时也都随着后勤驼队全体被俘,道根下令释放了这些人,让他们继续为这位王子服务。

    得到徐峻的命令之后,道根带着部下与一部分宝藏,还有这位法希尔王子离开驿站,驱车前往那座叫做“砂砾”的前进机场,斯帕鲁营还专门派出了两个排的坦克担任卫队,随行护卫的还有一个齐装满员的摩托化步兵连。

    这支小部队的火力,足以击退上千名贝都因骑兵的攻击,而此时沙特的中部地区,已经没有哪个游牧部落能够拉得出这么多骑兵了。

    当地有实力的部落相互抱团自保,而那些忠于王室的部落则开始向利雅得方向迁徙。

    阿拉伯半岛的环境特别,水源短缺加上农业水平低下,全国粮食和农产品的年产量很低,除了几个拥有充足水源的绿洲区域,大部分内陆地区的食品必须依靠从外地输入,很多城镇直到七十年代末都无法做到自给自足。

    这导致当时的阿拉伯半岛中东部,除了首都利雅得之外,没有一座人口超过十万的大型城镇,实在是土地出产有限,无法供应更多的人。阿拉伯人只能以部落形势,散居在宽阔的国土上,只有大规模战争爆发时,各部落才会聚集起来。

    领导者并不需要提供部队武器和装备,这些东西按规矩由部落战士自备,但领导者必须向部落武士发放佣金,同时提供日常所食用的粮食和净水。当然一旦战斗打响,士兵们消耗的物资弹药,也需要领导者来补充。所以说如果当年没有得到英国人的经济资助,伊本沙特根本聚集不起那么多兵员,创下这么大的基业。

    如今那么多部落人口被联军驱赶着逃向利雅得,以这座首都的食物与饮水的储备,不知道还能够坚持多久。沙特阿拉伯的对外通道全都封闭了,从战争爆发那刻起,不会有一粒粮食穿过边境线,情报显示因为战争爆发的太突然,沙特在内志地区的粮食储备并不多,如今又集结了那么多人口,相信食品很快就会被消耗一空。到那时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粮食,整个内志地区将会陷入可怕的饥荒之中。

    作为沙特大本营的内志地区,当地环境相当严酷,除了利雅得、布兰达等几座绿洲城市,境内大部分区域都是沙尘漫天的不毛之地,除了骆驼和贝都因牧民,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

    而掌控着红海东岸以及沿海商道的汉志地区情况要好许多,汉志山脉挡住了红海吹来的水汽,每年还能有一些降雨,加上两座圣城都在境内,每年可以接待无数从世界各地赶来的朝圣者,所以商贸和农业发展要比内志地区繁荣得多。

    但也就是内志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培养出了吃苦耐劳性格剽悍的贝都因武士,于是在十五年前,沙特家族的登高一呼,伊赫万民兵一举征服了生活安逸的汉志王国,结束了哈希姆家族在此地长达千年的统治。

    如今当年汉志王国的疆域,几乎全都落入了德英联军之手,当地那些忠于王室的家族,几乎都是十五年前从内治迁徙过来的,在当地的根基并不深。因为担心遭到德英联军和当地家族的清算,一部分家族抛弃了积攒了十五年的家产,举族轻装穿越险峻的汉志山脉,逃回依旧还在国王统治下的内治地区。

    但也有硬着头皮留下来的,这些人以为只要讨好这些外国侵略军,就有能保住家业,殊不知紧跟在侵略军脚步后头的,就是卷土重来的哈希姆家族。作为汉志王国原本的主人,哈希姆家族对待这些背叛者和敌人时,可不会有丝毫的仁慈之心。

    此时距离哈希姆家族撤退,才过了短短十五年,汉志人却已经开始怀念谢里夫(谢里夫.侯赛因)统治的年代,虽然那位老国王自命“哈里发”的行径有些狂妄,但是那时候的日子过起来,可比现在要舒适惬意得多了。

    当地人既不懂什么叫做世界性经济危机,也不懂什么叫战略封锁,他们只知道沙特占领汉志二十多年来,往来当地的商队少了很多,而国王收的税金却在逐年增加,椰枣和骆驼卖不出去,老百姓的日子如今过的一茬不如一茬。

    这次哈希姆家族派出了塔拉勒.本.阿卜杜勒王子,他是谢里夫.侯赛因的孙子,哈希姆家族的嫡系成员,历史上还曾经担任过一任约旦国王。

    要说那位谢里夫.侯赛因在阿拉伯世界也算是德高望重,历史上和那个“阿拉伯的劳伦斯”合作的,就是这位酋长。可惜临到老年这位国王的自我有些膨胀,他竟然不顾民众和身边人的反对,一意孤行的自命为新一代的哈里发。谢里夫.侯赛因的行为震撼了整个阿拉伯世界,数十年累计下的名望也因此一朝尽丧。

    不过哈希姆家族毕竟是宗教先知的宗族,在中东世界拥有着极大的威望,最终虽然家族被赶出了老巢圣城麦加,谢里夫的子孙依旧在伊拉克和外约旦继续称王。

    哈希姆家族里其实还有一位王子更适合返回汉志,那就是第二代国王阿里.谢里夫的长子,阿卜杜拉.伊拉王子,不过此时伊拉正在伊拉克担任摄政,辅助他那位只有五岁的国王侄子。

    伊拉克国王费萨尔一世是个追求时髦的君主,结果在去年驾驶着他那辆新买的别克跑车飙车时出了车祸,留下了四岁的加齐.伊本.费萨尔王子这唯一的继承人。因为这位王子的年龄实在太小,只能由哈希姆家族里的成年王子暂时摄政。当时阿卜杜拉.伊拉正好在伊拉克居住,结果被推上了摄政王的宝座。

    历史上伊拉摄政王和费萨尔二世一起在十八年后的军事政变中遇害,伊拉克的君主制度也由此被推翻,从那时起伊拉克进入了军人政府的时代,并一直延续到萨达姆政权倒台。

    英国人把现在这场战争,宣传成哈希姆家族夺回内治的复仇之战,目前看宣传的效果确实斐然,夺取吉达港之后,英军没有遭遇到任何一个当地家族的反抗,特别当阿卜杜勒王子到达吉达之后,还受到了本地居民的夹道欢迎。

    目前在内治山区的战事,都是在登陆英军与驻守圣城附近的沙特部落武装之间展开的,只有和王室最亲近的部落武装,才能获得这种殊荣。得到地面和空中支援之后,英军的进军速度正在加快,相信拿下整座圣城也就在这两天时间。同时哈希姆家族的人员已经悄悄潜入麦加,他们在这座城市里埋伏了不少关系,应该会在即将到来的攻城战中,发挥出一些作用。

    不过徐峻对这座宗教圣城根本提不起兴趣,他觉得还是把它留给英国人去发挥为好,大英帝国在阿拉伯世界殖民多年,比德国人更有处理宗教问题的经验。

    话说那位法希尔王子,平生还是第一次乘坐飞机,恐惧之余心中也充满了好奇,结果起飞不久,法希尔就被飞行带来的感觉给迷住了,同机的德国人根本不会想到,他们创造出了一名狂热的飞行爱好者。

    法希尔王子被软禁在延布港一座住宅里,主人原本是一名商人,在德军入侵的当天,他带着全家逃离了延布港,据说是和其他有钱人家一起往外约旦的方向跑了,也不知道半路会不会给非洲军团撞上。

    今天一大早,法希尔就被德国人带离了临时住所,这时他才惊讶的发现,整座城市已经被戒严了,街头巷尾到处都是德军巡逻队,路边整排整排的停放着涂着沙黄色涂装的军用装甲车。

    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战局发生了巨变,那就是有一个大人物莅临这座港口了,法希尔可不相信德军会遭到失败,那么显然应该是他猜测的第二种答案。

    法希尔随即被带到了延布港政务官的住所,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座院落,因为两年前他还曾经来过这里做客。

    “政务官阿迪勒是个相当热情好客的官员,不知道德军占领此地时,他有没有奋起反抗。想来以这位政务官的脾气,应该是会抵抗的,就是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吃过午饭之后,法希尔王子正坐在关押他的小屋里胡思乱想,随即房门突然被打开了,伦道夫中校大模大样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随着两个膀阔腰圆的党卫队员。

    “法希尔,有人要见你。”一名党卫队员用生硬的阿拉伯语大声喝到。

    “谁要见我?”法希尔站起身来问到。

    “别废话,快把他带走。”伦道夫一手背在身后,冷冷的对着门外撇了撇头。

    PS:谢谢大家的支持,继续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作者需要更多的动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