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仍旧在不断的持续,女真兵马已经形成溃败之势,不断有溃败的骑兵向着徐无方向逃去。

    完颜宗望率领麾下将校则先一步逃往徐无,除了兵败的愤怒与不甘之外,他的心底还有几分期待。

    因为汉军主力尽出,徐无城下还有四万兵马,若是渊盖苏文能杀入徐无城中,擒拿刘辩的话,那么就足以反败为胜了。

    然而当完颜宗望来到徐无城下之时,完颜宗望不由得气的脸色通红。

    莫说渊盖苏文没有杀入徐无,反而那四万大军与汉军一万多人杀可个不分胜负。

    女真兵马一向骁勇,但如今四万人马对付一万五千人马,兵马将近是汉军的三万。可如此优势的兵力,却没有打出该有的战绩。

    “无能!渊盖苏文是干什么吃的?”完颜宗望见此情况不由得破口大骂。

    有将校上前迎接完颜宗望:“将军,你快从后方调集一些兵马过来啊,汉帝刘辩亲自上阵,以至于汉军凶猛无比。若是在调集一些兵马过来,咱们便能擒拿刘辩了。”

    “刘辩亲自出马了,他在哪儿?”完颜宗望闻言脸色一喜,眼下败局已定,若是能擒拿刘辩的话,便能反败为胜了。

    “就在那,刘辩亲自上阵冲锋,好生凶猛啊。”一将校指着刘辩的方向说道。

    完颜宗望扭头看去,只见刘辩率领着心腹骑兵在军中中厮杀,不过由于刘辩真龙之势属性的缘故。其身边的士兵则凶猛无比,在女真兵马之中来回冲杀,反倒是刘辩在骑兵中间成了陪衬,好像不怎么厉害了。

    “哼!”完颜宗望冷哼一声说道:“凶猛什么?刘辩不过是靠着精锐的心腹亲兵护卫,他们护主心切,才所向披靡。想刘辩平日事务繁忙,从小又养尊处优,哪里比得上我女真勇士?众将士随我杀将过去,擒拿刘辩!”

    完颜宗望说罢,挥舞着长刀一拍胯下战马,便向着刘辩方向杀去。

    身后一众将校大约数百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不说完颜宗望觉得刘辩武艺不过如此,便是完颜宗望见识了刘辩高强的武艺。但面对这足以改变战争胜负的关键人物,便是老虎胡须,完颜宗望也要上去捋一捋。

    很快完颜宗望便冲至刘辩军前,刘辩见完颜宗望冲来,也是欣喜不已:“朕唯恐你逃了,想不到你居然还自投罗网,也好,朕便亲自将你拿下!”

    “众将士,女真主将完颜宗望便在哪里,随朕上去将他拿下!”

    刘辩大喝一声,便率先向着完颜宗望杀去。杨妙真,典韦等将先前也被刘辩派了出去在别处指挥将士厮杀,他们见刘辩武艺有成,也就没有推辞。如今却都不在刘辩身边。

    刘辩要擒完颜宗望,完颜宗望也要擒拿刘辩,二人都是带头冲锋,却要看谁武艺更高一筹了。

    很快二人便冲到一起,完颜宗望挥舞着手中长刀,以刀背向着刘辩拍去,他打算生擒刘辩,又认为刘辩武艺不高,故而没用杀招。

    但刘辩却无所谓,杀完颜宗望与擒拿完颜宗望意义相差不大故而刘辩那枪却是毫不留情的刺向完颜宗望。

    两把兵器相交,瞬间,完颜宗望长刀便被刘辩使了个巧劲拨到一边。完颜宗望暗叫不妙,连忙挥舞长刀来挡。但刘辩手中点钢枪锋利的枪头已然刺进完颜宗望的肩头。

    相比直接杀死,擒拿多少还有些用处,见完颜宗望轻敌大意,武艺也远不如自己。刘辩便改了杀招,只刺完颜宗望肩头,打算将其擒拿。

    “系统检测到宿主与完颜宗望厮杀,完颜宗望武力93,统帅97,智力83,政治73。宿主当前武力98。”

    一枪刺中完颜宗望肩头,完颜宗望陡然动作一滞,刘辩快速抽出长枪。挥舞着长枪将完颜宗望手中长刀挑飞,同时近身上前,先一拳击在完颜宗望小腹,直将完颜宗望打的七荤八素。

    完颜宗望惊骇不已,想要拔马而走,刘辩已经然来到其身边,修长的手臂伸出,一把抓住完颜宗望腰带,将其提了起来。按在自己马上。完颜宗望壮硕的身躯不断挣扎,刘辩便将拳头擂在完颜宗望身上,一连打了十数拳,直将完颜宗望打的口吐鲜血这才停了下来。

    完颜宗望死活刘辩毫无所谓,活了顶多是利用一下他的性命,死了刘辩也不亏本。

    十数拳过后,完颜宗望已没有力气挣扎,老老实实趴在战马上不敢动弹。刘辩将其交付亲兵,又率领将士厮杀。

    完颜宗望亲信将校见其被擒,一个个面如土色,想要救援但实力不足。眼见汉军杀到,连忙拔马而逃。

    路上正遇到前来寻找完颜宗望的渊盖苏文,渊盖苏文见了一众将校,连忙询问道:“完颜将军呢?快让他前去调集一些兵马过来,刘辩就在军中厮杀,若是将其生擒,我军便可一鼓作气拿下幽州了。”

    一众将校听了不由得只想骂娘:“擒你妈个擒,将军便刘辩给生擒了!哪来的兵马给你调,前线已经兵败,溃军很快便要过来了!”

    “什么?”渊盖苏文听了这两个消息不由得大惊失色。

    旋即渊盖苏文不由得仰天叹息:“可恨我受了箭伤,否则必定要救出将军不可。”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眼下咱们战败在即,在不撤退,必定要全军覆没不可。你速速召集将士撤退,咱们退守辽西,将军既然被擒,短时间想必没有生命之忧。”一骑将沉声说道。

    渊盖苏文终究是高句丽降将,虽得完颜阿骨打重用,但不为女真将校所喜。原本按照官职,完颜宗望被擒,本该渊盖苏文来发号施令,但却被完颜宗望的亲信执掌大权。

    渊盖苏文虽然心中不喜,但寄人篱下也只能听命行事,当即下令退兵,打算撤退进入辽西,聚拢残兵败将在做他想。

    原本四万兵马与汉军厮杀,但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只剩下三万多一点,阵亡数千士兵。而汉军也伤亡两千余人。

    女真兵马一退,薛仁贵当即派人来请示刘辩,询问是否追击。

    刘辩思考一番便下令追击,想要一路杀至辽西,趁机驱逐女真。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