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李泌那厮跑了?”张飞闻言大怒不已,一把抓起那士兵,一对铜铃般大小的眼睛瞪着他,厉声质问。

    “军师……不,李泌,李泌他说主公财亡在即,就算带着粮草来襄平也无济于事,所以他去寻公孙胜求仙问道去了。他临走前让士兵们将粮草分发给附近的百姓,多余的都被其他士兵分了带回家了。”

    “你怎么不拦着他们?”张飞怒喝道。

    副将一脸为难道:“那些士兵本就不想卖命了,又见有粮草可分,都跟疯了似得,我只有几百亲兵,哪里拦得住啊。”

    “你个废物!”张飞一把甩开士兵,提起放在门口的丈八蛇矛便向着殿外走去。

    “回来!”房中刘备大喝道。

    张飞连忙走了进来,刘备盯着张飞喝道:“你要去哪儿?”

    “当然是要回粮食,顺便杀了李泌那忘恩负义的狗贼!”张飞大叫道。

    “分明是你鲁莽,导致军师负气出走。军师是我们三个一起请来的,这些年他为我献计献策,不知出了多少力气。如今他要走,我也不拦他。”刘备紧闭双目,显然心中也不好受。

    “那那些粮草总得要回来来吧!”张飞又说道。

    “算了算了,本就是取之百姓。如今还给百姓,不要了,不要了。”刘备瘫在床上,无力的摆了摆手。

    “大哥……”

    “你们出去吧,让我静静!”

    “三弟,让大哥好好休息吧。”关羽叹了口气,拉着张飞走出房间,关上了房门。

    “想我刘备谋划一生,如今却觉得如此下场,当真是天亡我也。”刘备双目流泪,喃喃自语。

    随后几日,刘备水米不进,身体每况日下。

    却说刘辩,带兵汇合了陈庆之,薛仁贵的兵马,登陆辽东以后,便率兵直奔襄平而来。

    三日之后,兵临襄平城下,文鸯,秦怀玉,姜松等人也从新昌率兵赶到襄平,其兵马汇合,共计二十万。

    刘辩让兵马在城外安营扎寨,在宇文成都,薛仁贵,尉迟恭,等猛将的保护下,往襄平城下而来。

    “刘备何在,速来见朕!”刘辩在城下勒马而立,向着城上高声呼叫。

    关羽,张飞二人皆在城头,张飞大叫道:“刘辩,休要多说,有本事便攻城,你爷爷在城上等着你呢。”

    在张飞看来,刘备如今会落得这般田地,皆因刘辩逼迫所至。大汉疆土那么大,辽东孤悬海外,哥哥又是汉室宗亲,给我哥哥又怎么了,偏要赶尽杀绝吗?

    一旁关羽虽未说话,但从他眼中也可以看到要与刘备同生共死的决心。

    “如今尔等兵马不过十来万,将不过三日员,城不过襄平,何苦死死坚守?”刘辩望着城头说道:“刘备不是自诩仁义吗?为何要拉着这些无辜的士兵陪葬呢?”

    张飞大喝道:“我兄长仁德无双,这些将士甘愿陪着兄长战至最后一人。”

    “那你问问你身边将士,他们愿意送死吗?”刘辩手执马鞭,指着城头的士兵喝道。

    张飞,关羽皆看向身边士卒,目光所到之处,士兵皆底下头来。

    “你们不愿为主公战至最后一人?”张飞眼睛一瞪,对着那些士兵喝道。

    “将军……我家中还有父母妻儿,我……”一个士兵支支吾吾说道。

    “可恶!”张飞大怒不已,抬手就要上来打那将士。

    “三弟不要冲动!”一旁的关羽连忙拉着张飞,劝阻道:“如今哥哥卧病在床,你万不可胡闹,咱们只要守住襄平便好。”

    “哼!”张飞冷哼一声,这才松手。

    关羽又对四周的将士说道:“这些年主公待你们不薄,如今主公有难,你们难道要背弃他吗?尔等尽管放心,城中如今还有十几万兵马,刘辩是拿不下襄平的,等到入冬,我们就可以反攻击退刘辩。”

    关羽说的话,仅仅安慰了小部分人的心,但大部分人还是十分担忧,他们想投降,不想在打仗了。暂时驱逐了刘辩又如何,如今辽河,高显已失,辽东已经无险可守,来年还是守不住。

    刘备卧病在床,刘辩等了许久,刘备也没过来,索性不浪费口舌,带兵返回营寨。

    李泌离开的消息刘辩也已经知道了,以襄平城中的存粮,刘备兵马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拿下襄平只是时间问题。

    却说当晚,刘备派来找来关羽,张飞,罗成,李克用,李存孝,魏征,田豫等麾下心腹。

    “诸位,如今我已经病入膏肓,只怕不久于人世,尔等皆世之枭雄,实在不该与我陪葬。备只怕没几天寿命了,等我死后,尔等便开城投降,刘辩应该不会为难尔等。”刘备躺在床榻上对着众人说道。

    “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城中仍有守军十数万,刘辩久攻不克便会退兵。你的身体不过普通小疾,要不了就会好的,休要胡言乱语。”张飞连忙上前,抓着张飞的手说道。

    刘备此刻已经是病入膏肓,身形枯瘦,眼眶凹陷,脸色煞白,嘴唇发干。听了张飞的话,刘备不由得挤出一些笑容,说道:“三弟,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听说你今日在城头上辱骂天子,天子大度,你若投降他不会害你,但日后你切记不可冲撞了他。”

    “辱骂又如何,他要是敢害哥哥,我还要杀了他,我这就去寻找城中名医,定要治好哥哥的病。”张飞说着便起身离去。

    望着张飞离开的身影,刘备摇了摇头,看着关羽说道:“云长,我若走了,翼德便由你照顾了。”

    “大哥,当年我们兄弟桃园结义,立下誓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年同日死。若是兄长遭遇不测,我们兄弟也绝不苟活。”关羽跪在塌前,抓着刘备的手说道。

    “不可如此,你们兄弟二人武艺高强,跟了我这么多年,是浪费了你们的才能。如今北边女真未除,你们投靠刘辩,正可施展才华。”刘备摇了摇头说道。

    其他几人倒没有上前说话,他们虽然忠心于刘备,但刘备自己都想死后投降,他们又去劝说个什么劲?

    至于李克用,的两个儿子李嗣源,李嗣昭为薛仁贵所杀,但都是他的义子,李克用的亲生儿子乃是李存瑁。眼下性命攸关,李克用却没有什么为义子报仇,势与刘辩一决生死的心思。

    几人悄悄退下,留下关羽与刘备交代后事。

    却说张飞,来到城中营寨,召集麾下心腹士卒,下令道:“尔等速速在城中寻找名医,务必要治好我哥哥的病。”

    一众心腹连忙下去寻找。

    半日过后,尽皆空手而归。

    却说张飞郁闷不已,其心腹走后,便借酒消愁,喝的酩酊大醉。

    几个心腹来见张飞,见张飞喝的大醉,大叫不妙,连忙准备离开,想等张飞酒醒之后再来禀报。

    “你们给我站住!”张飞却是灵敏得很,察觉到心腹回来了,便喝道:“你们几个找的名医呢?怎么没带过来?”

    一个心腹连忙拱手说道:“将军,不是我们不找,而是城中医生,都去看望过主公病情,都是束手无策啊,我们都找遍了,皆不愿意来了。”

    “混账,城中名医那么多,就没有几个能为我兄长看病的?”张飞大喝一声,提着酒坛子晃晃悠悠来到那说话的士兵跟前,一酒坛子砸在那士兵脑袋上。

    那士兵哪里受得了张飞这么一下?当即便头破血流,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你们快去给我找,找不到名医治好我兄长的病,这就是你们的下场。”张飞指着这些心腹冷喝道。

    “是,是!”几人惊慌失措,连连点头。

    “站住,把他拖下去,别打扰了本将军的酒性。”张飞指着地上心腹的尸体说道。

    一个心腹连忙上前,将地上的尸体扛了出去,几个心腹来到营房,将尸体放在地上,一探鼻吸,哪里还有呼吸?

    “兄弟,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其中一人与那死去的心腹情同手足,不断摇晃着他的手臂,痛哭失声,悲痛不已。

    “这可如何是好啊!”几个心腹愁眉苦脸,望着地上的尸体,脸上皆是恐惧之色。

    张飞虐待士卒是除了名的,他麾下兵马,训练成绩不好,便打,事情没做好便打。若是张飞喝醉了酒,那更是想打就打,要做张飞的兵,不仅得武艺出众,还得顺着他的意,还要能喝酒。

    这些心腹可是没少被张飞打过。

    但以前打骂,顶多也是受点皮肉之苦,可如今张飞却是杀了人。

    看张飞喝的这般烂醉如泥,若是在找不到名医,怕也是死路一条。

    “这城中名医一听是为主公治病,皆大门都不开,却是让我们如何去找,便是敢去的,治不好主公的病,咱们还是难逃一死啊。”一个士兵满脸苦涩道。

    “那些医生被上头那些将军没少打过,哪个还敢来?”一个士兵愤愤道。

    地上,那摇晃着被张飞打死的士兵的同伴站了起来,满脸杀气,看着一众士兵说道:“诸位,咱们如今只有一条路可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