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雪鹰的鄙夷

    夜已深,临福客栈的后院里十分宁静,正如胖掌柜所言,没人来打扰。

    只有虫鸣伴着忽隐忽现的月色,照耀得小小的院落忽明忽暗,一如那些少年人起伏不定的心绪。

    徐言躺在外侧,一时也睡不着,明知后背抵着一柄长剑呢,换谁也睡不着啊。

    “把剑收起来吧,我睡觉不老实,别明天早上一瞧自己浑身是血。”徐言无奈地商量着。

    “谁让你睡觉不老实了。”庞红月的声音中带着嗔怒。

    “红月,楚白到底是谁啊。”徐言睡不着,于是询问起自己那位师兄来。

    “楚白是镇山王,大普亲王,先皇的亲弟弟,当今圣上的皇叔。”耳边吐气如兰,女孩的轻语幽幽讲述起那段闻名大普的传说。

    楚白,字啸天,大普镇山王,因其喜穿白袍,才被送了楚白袍的雅号,从庞红月的讲述中,徐言得知了自己的师兄可不是个普通人,而是比他这位邪派太保还要可怕的狠角色。

    十六年前,齐国曾经对大普发动过一次突如其来的恶战,想要一举攻破普国,当时的大齐军队成功冲破了祁渊峡,挥师百万,直扑大普的京师重地。

    那是一场筹谋已久的突袭,直到祁渊峡告破,数座边境大城在十天之内被攻破,大普一方才发觉到齐国这一次进攻究竟有多么可怕,那是真正的灭国之战,亡国之争。

    普国兵弱,面对齐国的百万雄狮,大普一方被打得连连后退,直到齐国兵士出现在京城百里之外,整个大普朝堂顿时乱做了一团。

    能领兵的武将大多在镇守各处边境重镇,朝堂上的武将基本都是摆设,普国的皇帝急得汗流浃背,即便当时的左右双相都是面如死色,后来大普一方靠着神武炮之威,勉强将齐国重兵拦在了京师百里之外,不过局面仍旧不容乐观,因为无险可守,只要齐国分兵扑向京城,调去的神武炮就成了没用的死物。

    危机关头,白袍入京,常年游历天下的镇山王,回来了。

    于是白袍挂帅,逐云卫出征。

    当年的朝堂,流传出一个十分奇怪的消息,楚白挂帅之际,不要封赏,不要富贵,只是对他那位皇兄提了一个要求。

    他要皇兄的一位妃子。

    只要得胜归来,楚白要皇帝赏赐给他一位皇妃!

    楚白的大逆之言,在当时的朝堂上引起了滔天巨浪,皇帝的妃子,哪能赏赐给别人,然而最终的结果,是皇帝答应了楚白的要求,这场交易,最终成为了大普皇族的一份孽缘,只是其中的真相,少有人知而已。

    得到皇兄的承诺,楚白挂帅出征,以逐云卫的战力加上神武炮之威,硬生生将齐国的大军逼回了祁渊峡,夺回祁渊峡之后,楚白单枪匹马冲进齐国的境内,血战三十里,白袍染成了红袍,最后立马于通天河畔,点指着齐国皇城的方向破口大骂,这次是三十里,下次如果齐国胆敢进犯大普,他就会冲杀三百里,直至杀进大齐皇宫。

    一人一骑,浴血之战,在无数敌军中冲杀自如,这番画面,听得徐言浮想翩翩,心头不由得被那位镇山王的武勇所折服。

    镇山王必定是修行者,这一点徐言十分确定,因为除了修行者之外,单人独骑冲杀百万大军的,不是疯子就是傻子了,更别提能活着回去。

    难道是虚丹境?

    徐言心中好奇,然而庞红月也不知道楚白袍的真正修为到底如何,她只知道这段流传在大普的传说。

    “那位皇妃呢,最后真的被皇帝送给楚白袍了么?”徐言好奇地发问。

    “没有,当镇山王归来的时候,那位皇妃已经不在皇宫,而是远走他方了,只留下一个婴孩……”

    庞红月仿佛也被当年的孽缘所感概,声音里充满了悲意,在楚白向皇帝要那位皇妃的时候,那位皇妃,已经怀了皇帝的骨肉。

    注定无法相聚的局面,仿佛早已被注定,听到这里,徐言也不由得沉默不语。

    “白袍浴血归,深宫兰未留……那位皇妃,名字里也有个兰字吧。”徐言轻声问道。

    “兰妃……”庞红月幽幽说道。

    呼出一口气,徐言无奈地撇了撇嘴,心说自己那位师兄原来是个情种,看来楚白与兰妃应该早就认识才对,或许在年少的时候互相喜欢,只是再相见的时候,人家成了皇妃,还怀了皇帝的骨肉。

    晚了一步啊,徐言为他那位倒霉的师兄叹息着。

    或许楚白不在乎自己所爱的女人是不是皇妃,也不在乎嫁没嫁人,但是那位兰妃自己却知道自己怀了皇帝的骨肉,哪怕两人再情深,也注定无法相聚。

    带着一股淡淡的遗憾,小屋中的少年们陷入了梦乡。

    庞红月梦到了含泪离去的兰妃,徐言则梦到了一脸愤怒的镇山王,正犹豫着要不要掐死面前的婴孩。

    自己所爱的女人生了别人的孩子,这就尴尬了啊……

    徐言在梦里都觉得不是个滋味,有心劝一劝那位师兄,还不知说什么好,这种事,谁也不知道要如何规劝。

    梦不长,天还没亮,徐言就醒了。

    望着身边卷缩成一团儿,犹如猫儿般的女孩,徐言的眼眸里难得现出一丝深情。

    还好,他所喜欢的女孩就在身边。

    蹑手蹑脚的下了地,徐言对着站在柜子上的雪鹰龇牙咧嘴,那意思是在警告对方别出声,别吵醒了庞红月。

    雄健的雪鹰歪头看着徐言离开了小屋,它始终有些想不明白,徐言又不是它的主人,为何要带着那种‘别跟来’的警告意味?

    不是庞家人,死不死的谁管……

    雪鹰的目光里闪过一丝鄙夷,对于徐言的自以为是大加不满,昂着高傲的头颅,守护着床榻上的少女。

    离开临福客栈,徐言也没用马,运转着身轻如燕,朝着远处的栖凤山奔去。

    先探探路,如果山上的瘴气当真难缠,徐言也不会真去涉险,只是他可不知道自己居然被雪鹰给鄙视了,如果知道的话,徐言很容易在没人的时候吃一顿雪鹰火锅来败败火气。

    徐言刚刚推门出去,庞红月的眼帘也随之动了动。

    少女眨着明眸,脸睱上升起一团晕红,她知道徐言自己离开是不想让她跟去冒险,她更知道在对方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相知,才会相恋,庞红月因为猜到了徐言的心思,自己反而羞得不想睁眼,慌张张将被褥盖在了头上,过了半晌才惊叫了一声。

    徐言去的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栖凤山绝非善地,想到这里,庞红月急忙翻身跃起,收拾利落之后追了出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