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好汉住手

    留兰谷外,一道白衣身影正手掐剑决,一柄长剑轰隆隆的撞击着山谷入口的空间,每一次劈斩,山谷入口的空气中都会浮现出一道波纹。

    “躲了我十五年,司马留兰,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躲!”

    男子的目光中并无怨恨,反而深邃得犹如大海,那眼底的深处藏着一缕沧桑,或许,还藏着一丝深深的遗憾。

    刚从通天河归来的男子,途径栖凤山之际,决定顺手破开这座挡了他十五年的大阵。

    他要见到山谷深处的女人,因为那是他这辈子的挚爱所在,即便那份挚爱曾经是别人的女人,即便那份挚爱为别人生下了一个女儿,他却从没在意过,他只是恨自己年少轻狂,在这片大地上闯荡得太久,等他归来,才发现自己所爱的女人,早已嫁做人妇。

    那有如何呢?

    把自己的所爱,从别人身旁要来就是了,或者,抢过来!

    俊逸的男子,拥有着一颗比帝王还要霸道的心,所以当他凝婴之后,必然要破开这座挡了他多年的大阵,而且他也有了破开阵法的能力。

    山谷入口的波纹已经出现了细密的裂痕,很快就要破裂,守在山谷里的留兰谷弟子们,一个个神色凝重,随时准备出手对敌,只不过留兰谷的弟子全都是女子,连一个男弟子都没有。

    到不是没有男子,至少有一个东张西望的少年正混在那些女弟子当中。

    “我现在出去,不会被人家误杀吧?”

    徐言询问着左边的女弟子,人家没理他。

    “要不要通知对方一声,我是谈判的,不是拼命的?”

    徐言转头问着右边的女弟子,人家冷哼了一声。

    “诸位姐姐帮帮忙吧,跟我一起喊住手,或许外面能听得到,要不我怎么出去啊,来来来,一二三……住手啊!!!”

    哀嚎着的徐言,硬着头皮冲了出去,他身后,鸦雀无声……

    留兰谷的人真是石头心肠!

    在心底大骂的同时,徐言已经冲出了山谷,没等看到敌人先拼命喊道:“好汉住手,我们有话好说!”

    “咦?”白衣男子停下了长剑,饶有兴致的看着徐言,自语道:“留兰谷怎么收男弟子了?”

    “在下并非留兰谷之人。”徐言放下护着头的双臂,察觉到没什么危险,立刻神色一怔,道:“这位好汉,可是与留兰谷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你要杀将进去,切记里面还有个无辜的女孩,还望好汉莫要伤到她为好。”

    徐言一边胡说八道,一边打量着对面之人。

    好一个俊朗的男子!

    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连徐言都无法抑制的想要赞叹一声,来人一身白衣,外罩白袍,手持长剑,眉若朗星,目似古潭,容貌俊逸内敛,却偏偏带着一份桀骜的气息。

    “哦?谷里还有无辜的人么,这你可要说清楚了,要不然等我杀进去,可就鸡犬不留了,你,不拦我么?”俊逸的男子微微弯起嘴角,现出一副邪魅的笑意。

    “阁下修为太高,想拦,拦不住。”徐言十分诚恳,道:“不知阁下究竟与留兰谷有什么怨恨,我与那谷主还算有几分交情,如果信得过我,在下愿意为你们双方调解调解,只要不是杀父之仇,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你说对吧。”

    面对很可能达到了元婴的强者,徐言那刚刚筑基的境界连他自己都觉得半点用都没有,动手是找死,那就只能动动嘴皮子了。

    “你是何人呢,想要调解这份恩怨,先报上名来吧。”俊逸的男子倒是很好说话,只是眼里的戏虐根本不加掩饰,徐言都看得一清二楚。

    被人瞧不起没关系,徐言从来不会在乎自己的名号有多大,张口就说:“在下大普镇山王,楚白,楚啸天。”

    自己的名头太小没关系,徐言又不是不知道名头大的,反正都这时候,他认为还是报出个名头大点的或许能管用。

    本着胡说八道的心思,一筹莫展的徐言面对如此境界的对手根本毫无办法,然而他可没想到,一句楚白出口,对面之人就是一愣。

    “你是楚白?”俊逸的男子震惊不已。

    有门!

    徐言心中大喜,表面上冷静万分,道:“如假包换。”

    “你真是镇山王!”俊逸的男子更加惊讶,道:“原来是王爷在此,多有得罪,恕罪恕罪。”

    对方的恭维,听得徐言不太是滋味。

    因为人家说得恭敬,眼神里可没什么恭维之色,而且越发戏虐了起来,眨眼间,俊逸的男子快如闪电的身影直接到了徐言面前,一把掐住徐言的脖子,笑道:“小子,你是楚白的话,我又是谁呢?”

    掐住脖子的手根本就没有用力,徐言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动不了了,而且一股恐怖的气息好像乌云般压了下来,在这股气息之下,他觉得浑身都战栗了起来,就如同野兔面对着猛扑而来的雄鹰一样。

    修行者的威压,震慑之力!

    以元婴境界来震慑筑基,根本是轻而易举,可是徐言却好像发疯了一样,不顾浑身颤抖,拼着老命哀嚎了一句:“师兄!”

    俊逸男子的调笑,徐言听得一清二楚,对方最后一句话立刻让徐言断定了来者的身份。

    徐言报出名号冒充楚白,没成想面前的这位就是真正的镇山王!

    “师兄?谁是你师兄?”楚白微微一怔,收起威压,放开了掐住对方的手,像徐言这种筑基境的小辈,他连弄死的兴趣都没有。

    “你真是师兄!楚白,楚啸天!”徐言顾不得颤抖的身体,哆哆嗦嗦的说道:“是我啊师兄,我是止剑啊!”

    楚白可不认得什么止刀止剑,疑惑不已的看着对面的少年,他虽然不认得徐言,却能察觉出对方心绪的起伏,那种看到亲人之时的伪装绝非轻易能装得出来。

    抖手祭出长剑,一剑轰击在留兰谷入口的阵法之上,楚白这一击,将阵法后方想要凑到近前听一听外面情形的留兰谷弟子全都给吓退了回去。

    探手抓起徐言,楚白几个纵跃之后已经到了远处的密林。

    将徐言仍在林间,楚白拧眉问道:“你认得我?”

    “不认得。”徐言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很少失态,然而在这种身陷死地的时候遇到自己的师兄,实在让他意想不到,他沉声道:“我师父,叫徐道远。”

    一句徐道远,犹如一声惊雷,将大普最具传奇的一位亲王,彻底惊在了原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