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程毅

    至少一月左右的路程,在日夜兼程的跋涉之下,半月一过,先锋营已经出现在灵水城附近,一份份斥候回报被送回左相的车架,而那位老人的眉头,也在一天天的锁紧。

    灵水城的局势,超出了程昱的预料,在这半月以来,守城的军兵伤亡过半,高耸的城墙变得残缺不全,最棘手的是,在灵水城的后方,出现了蛮族的阵营。

    城内的情形无法得知,左相本以为能勉强挡住蛮族的这座巨城,竟然变成了两面受敌的局面。

    灵水城的两侧是陡峭的高山,蛮族的战马绝对翻不过去,能越过巨城与悬崖,预示着蛮族中的强者,已然出手了。

    “不计代价,打通与灵水城的通路。”

    左相的命令只有一道,充当先锋营将军的程羽,就此陷入了苦战。

    一路上已然聚集起接近五十万大军的庞大队伍,不可能同一时间抵达,在左相的命令传到前军的时候,押运神武炮的辎重营才仅仅走了一多半路程而已。

    当徐言沉浸在修炼筑基心法的时候,遥远的前方,大普的军兵已然与越过灵水城的蛮族彻底厮杀在一处。

    战火一旦被燃起,就很难再熄灭了。

    灵水城,中军大帐。

    面色阴沉的将军独坐在空旷的大帐里,半月以来,这位年过四旬的边军主帅,几乎从未合过眼。

    “报!”

    刚从城头下来的校尉匆匆而入。

    “将军,城外出现了许多百姓,看模样是北诏国的难民。”

    北诏国早已被蛮族攻陷,这几年来聚集在灵水城外的难民也就越聚越多,前些年的时候灵水城还会打开城门让这些难民到大普避难,自从一年前有一队近百人的蛮族混入灵水城之后,灵水城的城门,就再也没向北诏国一方开启过。

    听闻城下出现了大批难民,程毅布满血丝的双眼闪过一缕寒芒。

    半月而已,蛮族的攻势来得猛烈无比,更有着一道道奇异的冰梯能让蛮族铁骑直跃城头,若非边军勇猛善战,又靠着近年来不断增派到灵水城的神武炮,别说半月,恐怕这座大城连三天都守不住。

    即便如此,守城的五万边军,如今不足两万余人,灵水城的粮草不缺,可是伤药却没剩多少了。

    哗啦啦铁甲晃动,身形魁梧的将军大步而行,在校尉的陪同上登上了城墙。

    远处,一片黑压压人头攒动,破衣烂衫的北诏难民,一个个面黄肌瘦,这些被蛮族破国的异国百姓,始终生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下场不是被饿死,就是被蛮族杀死,对于他们来说,唯一的生机,只能是灵水城。

    过了城,就能抵达国泰民安,四季温暖的大普了。

    “将军,怕是有诈。”

    年轻的校尉担忧地提醒着自己的将军,城内的守军已经不多了,战力更是日渐低下,如果遭遇奇袭,灵水城很可能就此被破。

    “调集神武炮,准备开启城门。”程毅冷静的下令,那校尉则是一惊。

    一年来,灵水城的城门从没开过,如果这时候放那些难民进来,不用想都知道里面必然混入了蛮族,到时候内外夹击之下,城还守得住么?

    “将军!不能开城门啊!”

    “执行军令!”程毅瞪着通红的眼睛低吼着。

    他也不想开城门,可是不开城门,就引不来蛮族真正的主力,神武弹已经没剩多少了,灵水城在两面受敌的情况下若想坚持得更久,必须要重创一次蛮族铁骑。

    机会已经来了,程毅决定将计就计,这招险棋,他已经等了好久。

    城外的哭喊声越来越大,聚集在城门下的北诏难民面对着冰冷的城门,已经不奢望能逃进大普了,他们只希望隐藏在远处的那些可怕的异族别在冲过来,被夹在大普与蛮族的战场之间,他们的下场只能是灰飞烟灭。

    “门……门开了!”

    不知是谁第一个发现了城门的异样,紧闭了一年的高大城门,居然在缓缓开启。

    城门一开,数千难民立刻发疯般冲了进来,这时候没人想着前面有什么,蛮族的可怕让他们经历了地狱般的磨难,哪怕死在灵水城里,他们也不愿回头。

    呜……呜……呜……

    低沉的号角在远处的蛮族营地中响起,黑压压的铁甲洪流犹如开闸的洪水一样奔袭而来,隐藏在难民中的一些低着头的壮汉更是纷纷抽出钢刀,杀向城门附近的大普边军。

    巨大的城门一旦被开启,可就再难关闭了。

    眨眼间的功夫,那些负责吊索的大普军兵被藏在难民中的蛮族屠杀一空,城门大开,远处,潮水般的蛮族铁骑越来越近。

    城头上,身着重甲的程毅静静的扶着垛口,看都没看身后那些混在难民中的蛮族,他的目光始终盯着远处的铁甲洪流。

    五里,三里……

    大将军计算着距离的同时,一排排黑洞洞的炮口早已对准了城下,只要主帅的一声号令,千门神武炮会被同时点燃。

    “开炮!”

    随着程毅的轰然爆喝,天地间的空气仿佛被万炮齐鸣的巨响震动得晃荡了起来。

    轰!轰!轰!

    仅存的神武弹,被一次用尽,而那些悍不畏死的蛮族铁骑,终于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寸许厚的铁甲也挡不住炮火之威,大普独有的杀器,在这一刻发挥出了令人胆寒的威力。

    犹如千道流光倾泻而下,每一颗神武弹炸起,都会带起一片血肉翻飞,近万的铁骑,在炮火之下顷刻间伤亡过半,剩下的蛮族本想继续冲杀,可是剧烈的轰鸣,让那些战马再也没有了冲锋的勇气。

    城内的厮杀仍旧在持续,而城门已经开始缓缓落下,毕竟混杂在难民中的蛮族不多,守城的边军殊死相搏之下,很快被绞杀一空。

    看着纷纷退却的蛮族,城头上的将军没有丝毫的喜色,程毅的眼底,掠过一片遗憾与决然。

    蛮族被重创不假,可是神武弹也用光了,等到下一次的交锋,耗光的,就该是那些边军的性命。

    徐言是被天边的阵阵嗡鸣惊醒的,收敛了心法,看向车外。

    灵水城还离着老远,听声音应该是神武炮的响动,即将到来的战场,让徐言嗅到了一丝沉重的气氛。

    看来边军早就与蛮族交手了……

    想起当年在齐国遇到的那队蛮族骑士,徐言不由得心头发寒。

    蛮族铁骑的确强横,那还是普通的骑士,如果蛮族中真正的强者出手,一座灵水城真就未必挡得住,连齐国皇城人家都能冲进去,齐国最强的飞龙军都无计可施,可见蛮族的强大,不仅仅只有武勇。

    蛮族中也有修行者么?

    徐言的疑问,无人能解答,随着越发接近灵水城,徐言心底的一丝不安,也随之缓缓浮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