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水牢死斗

    “天门侯?”

    徐言的耳边传来女孩低微的声音,发现楚灵儿醒了,徐言抬头看了一眼,手里不停,道:“这里要塌了,我得背你出去,得罪了。”

    说话间,徐言一把抱住对方,背过身去开始往自己身上系绳子。

    “不得罪,你第二次调戏本宫了……”

    一听这话徐言就气不打一处来,在峡谷的时候他是被人家给耍了,这次在地牢明明是在救人,还被说成是调戏,换谁能不生气。

    “调戏你一百次!都快没命了,还有心情耍我呢!”

    一阵灰土从上方落下,落了徐言一头一脸,他拍着灰尘低声喝道:“这里快塌了,你要先被砸死记得叫一声,我好扔下你自己逃命。”

    “咯咯咯咯,咳咳咳咳……”背后的女孩虚弱的笑了起来,一边咳嗽一边说道:“你现在就可以扔下我,出去了我也活不成的,咳咳咳,没关系,我死之后不会变成厉鬼去找你。”

    徐言没有理会楚灵儿疯疯癫癫的低语,看了看头顶,开始沿着铁梯子往上爬,只有先爬出水牢,才能逃出地牢,要是被埋在水牢里,那可就死定了。

    躺在徐言背上,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公主好像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始终翘着嘴角,目光显得迷茫,随着徐言所带来的晃动,竟是哼起了不知名的歌谣。

    冰封的巨城,阴森的地牢,徐言的耳边除了落石的轰鸣之外,只剩下少女轻灵的哼唱。

    快了,就快爬出水牢了……

    背着个娇弱的女孩,徐言的身手并不慢,很快,他的一只手已经攀到了最后一节铁梯,然而下一刻,一阵恶风从水牢外扑来,一个巨大的铁锤轰鸣而至。

    哐!!!

    半截铁梯被砸了个稀巴烂,水牢的一角出现了一个大坑,而徐言的身影已经跳回了水牢里。

    差那么一步就出去了,徐言懊恼之际,目光冰冷的盯住水牢边出现的高大身影。

    “小老鼠……”

    巨汉的心口血肉翻卷,能看到白惨惨的骨茬,一颗神武弹之下,这位蛮族力士居然没被炸死!

    “我要撕了你!”

    一声野兽般的咆哮,巨汉抡着两个铁锤跳进了水牢,三四丈高的囚牢顿时晃动了一下,抡起的铁锤带着恶风砸向徐言。

    面对轰然扫来的铁锤,徐言就要单手撑地避开这一击,他刚刚弯腰,立刻想起来后背还背着人呢,这一下可麻烦了,徐言想往旁边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如果不想楚灵儿被砸死,他只能硬接这一锤。

    双手握剑,徐言无奈之下运转全力斩出了长风剑,带着剑气的长剑直接砍进了铁锤里。

    轰的一声,铁锤被砍开了一多半,眼看着用不成了,徐言的身体也被铁锤带来的巨力崩飞了出去,长风剑撒了手,他与楚灵儿一起撞击在水牢的一角。

    徐言被撞得是七晕八素,楚灵儿则喷出一口鲜血。

    徐言是被肩头的一阵灼热给烫醒的,龇牙咧嘴的用袖子胡乱擦了两把,拿到眼前一看,居然是血迹。

    滚烫的血迹,来自身后的少女,楚灵儿不但手脚烫人,连吐出来的鲜血都好像沸水一样。

    她是不是要熟了?

    徐言根本没时间多想,他的脖子已经被两只铁钳一样的大手给掐住。

    “小老鼠,给我死吧!”

    嘎吱吱!

    剧痛从勃颈处传来,背着个累赘的徐言到底陷入了绝境,他拼尽了全力阻挡着对方的大手,可那双野兽般的大手依旧在越捏越紧。

    以巨力闻名天下的蛮族力士,捏死一个筑基境的修行者根本轻而易举。

    再捏真就要被捏死了,徐言暗骂着倒霉,如果没有楚灵儿,他也不至于被铁锤砸飞,长风剑落在一边,这时候除了神武弹之外,徐言再无对策。

    神武弹的确能用,但是这种距离之下一旦炸起神武弹,自己也会被炸死的。

    筑基境的修行者比先天武者的体魄要强大了许多,但也强大得有限,人族的本体本就脆弱,比不得野兽,更比不过妖物。

    无计可施的徐言,渐渐瞪起了双眼,血脉翻涌之际,被他藏在心底的暴戾再度升腾而起。

    脖子上传来了骨骼即将碎裂的响动,徐言的眼睛开始遍布起血丝,左手死命的掰着敌人的大手,右手则渐渐撤去了力道。

    他已经准备抓出神武弹了,与其被人掐死,不如来个同归于尽。

    噗!

    就在徐言连气儿都喘不上来,决定不顾后果的动用神武弹之际,从他耳边喷出了一口鲜血,一道血线直接溅在了巨汉的脸上,随后那巨汉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

    楚灵儿的一口鲜血,喷得很是时候,而且正好溅在了巨汉的眼睛里,这一下把巨汉疼得哇哇暴叫,顾不得徐言这只小老鼠了,扔下徐言用手胡乱得抹着大脸,脸上花花绿绿的图腾被抹成了一片。

    “啊!!!我要撕了你们!!!”

    好机会!

    在巨汉的怒吼中,徐言挺着脖子冲向自己的长风剑,他不敢低头,怕自己的脖子再折了,现在他的脖子连点感觉都没有。

    灵气仅仅剩下一丝,不能妄动,徐言开始调动起自己的真气,低吼着刺出了一剑,以长风剑的锋利,到底在巨汉的肚子上开出了一个洞,随后他手腕一番,绞得伤口血肉模糊。

    一击重创了对手,徐言立刻向后急退。

    挨了一剑,巨汉仍旧没死,抓起了自己的两个铁锤,不管不顾的抡动,爬向地面的铁梯被砸落,水牢周围的墙壁上被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坑。

    濒死的蛮族力士,爆发出最后的战力,这种反击极其可怕,那两只铁锤带上了数千斤的力道,别说徐言,一只牦牛被砸上都要没命。

    失去了铁梯的水牢,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困兽之地,徐言小心谨慎地躲避着发疯的巨汉,始终贴着墙根缓缓的移动。

    巨汉被血迹烫了双眼,耳朵可没聋,一旦声音大了,必然被引来。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徐言看了眼地牢棚顶时不时落下的尘土,知道这里不能久留了,一旦地牢塌了,谁也别想出去。

    探手掏出一颗神武弹,徐言瞪着左眼寻找着机会,当巨汉再一次抡起巨锤的时候,一道流光从徐言手中发出,神武弹直接打进了巨汉肚子上被开出的那道伤口。

    脚步飞快,徐言用出了所有的力气围着水牢急奔了半圈,而后调转仅存的灵气,猛刺长剑,一道剑气呼啸而出,从巨汉的后腰处扎了进去。

    打进血肉里的神武弹没有炸开,被骨肉卡住,这一道剑气才是引爆神武弹的后手,将巨汉的身体当做了挡箭牌,徐言发出剑气之后向一旁猛地扑了出去,他的身后,惊天的轰鸣伴着血肉翻飞而起!(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