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月如无恨月常圆

    看着离去的长老,聂隐的眼里现出一丝疑虑,好像想到了什么。

    “聂师兄,坐。”

    徐言恢复了原本的神态,神色轻松地说道。

    “魏长老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话说得重,也是为了你们这些新弟子着想。”

    聂隐替长老说了句好话,坐到徐言对面,沉吟稍许,道:“这阵子陆续有新弟子离开宗门,徐师弟,是否接到了一些宗门委派的特殊任务?”

    聂隐这种在宗门修炼多年的真传,应该经历过被宗门委派的特殊任务,徐言并未吃惊,而是微微点头。

    “知道了,不必透露,各大支脉委派门人的任务大多是隐秘的任务,我也曾经完成过一些,说实话,很难,而且大多以失败告终。”

    聂隐没问任务的真相,而是提点徐言,道:“遇到隐秘任务,需要万般小心,一个不慎,或许连命都要丢掉。”

    “多谢聂师兄提醒。”徐言笑了笑,道:“即将支脉小比,师兄可否讲一讲我们灵烟阁小比的规矩,到时候师弟登台,别出了什么笑话才好。”

    不在多谈宗门任务,聂隐也笑了起来,讲道:“我们灵烟阁的支脉小比,与其他支脉有所不同,不仅比试打斗,还需要比试提炼的法门,毕竟灵烟阁的基础为炼丹炼器,而提炼的手法最为关键。”

    听闻还要比试提炼的手法,徐言微微蹙眉,聂隐则继续讲道:“灵烟阁的小比,前十名都会有不俗的奖励,前三名则会得到在灵眼中修炼三天的机会,如果真能在灵眼中修炼,三天的时间足以抵上在外面修炼三月甚至是半年之久。”

    “聂师兄,灵眼是何物?”徐言问道。

    “灵眼只是一种统称,意为灵气之眼,也可以理解成灵气的源泉,那是真正的天地至宝,灵眼的所在之处,便是宗门的禁地,即便我们这些真传弟子,也无法时常到灵眼内修炼。”

    聂隐大致讲述了一番不久之后的支脉小比,想起徐言还有个表兄,不由得问了一句:“徐师弟,你那位表兄是否也会上台比试一番?”

    徐言的目光晃动了一下,一缕冷意被隐入眼底,沉吟稍许,道:“我是孤儿,没有表亲。”

    聂隐微微一愣,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人都有自己的隐秘,对方没有透露太多,聂隐不好细问,点了点头,离开了徐言的住处。

    这次请聂隐来,其实是徐言的刻意之举。

    徐言料定了魏明不会容他留在宗门太久,所以在几天前就去找过聂隐,让这位聂师兄如果得闲,来一趟弟子居住区,今天聂隐来得正是时候,魏明应该不会再来为难,至于说出自己是孤儿的出身,徐言其实是在隐隐警告聂隐,那个姜大不寻常,如果去彻查身份,或许会发现些蹊跷的地方。

    只是这番提示,聂隐好像并未理解,姜大就在隔壁住着,徐言不可能多说。

    不到半月就要进行的支脉小比,徐言志在必得,随着复灵决的越发熟练,徐言渐渐的掌握了新的飞石功夫,不仅用石头打人,还能用石头砸人,打与砸糅合在一起,将成为一份防不胜防的绝杀。

    别人可看不出他扔出来的小石头会不会变大,或许第一块只是普通的飞石,而第二块则变成了巨石。

    徐言在苦练功法的时候,他的邻居一样在筹划着什么,每天的夜里,徐言都会感觉到隔壁阴风阵阵,甚至有一次他看到墙壁上浮现出一些巨大的鬼影,不过很快就被姜大给拽了回去。

    等待徐言的不仅有支脉小比,还有小比之后的丹阁破阵,更有来年的天鬼宗之行,连番的危机,好像看不到尽头,让刚刚拜入宗门的小道士,彻底陷入了磨难之中。

    自从得知徐言要参与小比,魏明果然没再来过,徐言也乐得清闲。

    距离支脉小比还有两天的时候,弟子居住区的后山,徐言再一次见到了他的娘子。

    时隔不到一月,庞红月送回了母亲的遗物,已经从京城赶了回来,只是女孩显得有些消瘦,看得徐言心疼不已。

    “饲灵堂没有饭堂么,要么来灵烟阁吃吧,这边饭菜不错,有酒有肉的。”徐言一张嘴,就是嘿嘿傻笑的调笑。

    庞红月没有被逗笑,反而目光中泛着一种担忧,道:“徐言,这段时间我总是心神不宁,昨晚还梦到你了,梦里,你浑身是血,样子好吓人……”

    “心神不宁,是不是身体的原因?”徐言没在乎什么噩梦,一个劲的打量庞红月的小腹。

    “看什么?”

    庞红月先前还不明所以,发现徐言眼神的古怪,她这才想到对方的可恶心思,挥起小拳头怒道:“肚子里什么都没有!”

    听说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徐言明显失望了起来,气得庞红月咬牙切齿,然而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却越发强烈了起来。

    “年底之后,我要离开宗门。”

    徐言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庞红月则愣住了。

    “你要去哪儿?我陪你一起走!”

    女孩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葱白如玉的小手捏得死死的。

    “灵烟阁的任务,没什么危险,或许时间长点而已。”

    徐言嘿嘿傻笑了起来:“一年半载的应该就会回来。”

    “什么任务?”庞红月紧蹙秀眉,追问道:“告诉我。”

    徐言摇头,道:“长老颁布的任务,禁止泄露消息,很多新弟子都要参与,又不是只有我一个,放心好了,我家娘子要在宗门快些修炼,等你成为虚丹长老,我去拜你为师,又是娘子又是师尊,多好。”

    一边说着笑话,一边握着女孩的小手,徐言的眼睛在笑,可是庞红月看不到他眼底的那一丝无奈与不舍。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

    天道无情,修行界一样无情,情深似海的夫妻,即将迎来分别的一天,再见面,不知是何年。

    相聚总是短暂,如白驹过隙,天空中,北雁南飞,大普虽说四季如春,而南方,依旧预示着更加的温暖,来自乘云观的小道士,却在准备深入北地。

    走出林间的脚步,缓缓停了下来。

    回身望去,天边那道红衣的身影犹如一缕烈焰,徐言的嘴角掠起一丝开心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打稽首,默念了一句道言,祈祷着他所深爱着的女孩,别像他一样,要平安康泰才行。

    随着庞红月的远去,宁静的心神仿佛被微风吹拂,渐渐躁动了起来。

    清秀的眼眸里,泛起一股冷冽,比起少年时要沉稳许多的脚步,再次抬起,一步步,走向远处的屋舍,走向未知的宿命。

    ……

    “人各有命么,师父?”

    多年前,宁静的乘云观里,小小的道士曾经仰着小脸儿好奇地发问。

    “是啊,每一个生灵,都有自己的命运。”

    老道士微笑着说道:“然而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怎么改变命运?”小道士天真地指着猪圈里的小黑猪说道:“小黑怎么吃也不胖,如何才能改变它是一头瘦猪的命运呢?”

    啪。

    头顶挨了一巴掌的小道士落荒而逃,老道士气得须发皆立,小道士一边逃一边噘着嘴嘀咕:“命运真可怕,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挨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