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算你走运

    地面上,目光凶狠的海大钳抬起巨螯冲来,背生双翅的冥飞腾空而起,跟随在两人身后的,是龟元宗与冥蜂峡的数百修士,就连稳如泰山的青皮此时也迈动起脚步,朝着斩妖盟一方逼近。

    数十头飞行妖灵,靠着斩妖盟的几个虚丹根本挡不住,很快那些飞舟就会掉落地面,满身是血的苍兴也看到了机会,低吼着命令仅存的手下冲杀。

    加上青皮,总共四处势力数千人马的围剿,斩妖盟这一次绝对插翅难飞。

    嘶!

    纸脸背后,青皮的口中发出吞吐长舌的轻响,这位五地城拍卖会的主人不知为何脚步一顿,开始向后急退。

    令青皮退却的缘由,是一股惊人的热浪,其他妖灵以强横的肉身凛然不惧,可是青皮却感受到热浪之后的高温。

    靠着远超旁人的感知,青皮预感到了危险的来临,他脚步刚退之际,徐言的身前已然出现火光。

    焚山的施展,形成了一片火海,瞬间将空中的妖灵与妖物笼罩,冥飞放出的怪蜂纷纷被烧焦,海大钳带来的怪鸟也被烧得皮开肉绽,数量极多的鬼眼蜥蜴在大火中吱哇乱叫,挣扎不休。

    被火焰法术烧死的都是最弱的妖物,这种程度的烈焰,妖灵可不惧,尤其海大钳这些化形妖灵,仗着盔甲厚重,不退反进,除了青皮之外全都冲进了火海。

    “算你走运……”

    一道冷漠的传音炸起在青皮耳边,纸脸面具豁然一抖,这道传音青皮十分熟悉,正是鬼面的冷语。

    “法炼焚山!”

    低喝声从山河图上传来,徐言的左眼冲出了五道流光,没入他面前的火海当中。

    呼!!!

    本就笼罩了百丈的火焰,瞬间爆发开来,方圆千丈之内出现了一片真正的火海,远远看去,天地间仿佛燃烧起另一轮大日。

    为了斩妖盟传承的法宝,也为了了解肥九抵达天北的目的,徐言不惜动用了左眼里那股连他都很难驾驭的力量,一时间滔天大火熊熊炸起,威力暴增的焚山,已经与元婴强者施展的焚山沸海威力相当!

    虚丹巅峰的焚山法术,妖灵可以勉强抵挡,若是这股法术的威力暴增到三倍以上,别说普通妖灵,连那些身着重甲的化形妖灵也挡不住。

    无数道哀嚎声从火海中传来,妖族一方的筑基修士与普通妖物顷刻之间化为飞灰。

    徐言的左眼出现了血丝,额头青筋暴起。

    “焚火枪!!!”

    抬手一点,眼中的力量被强行汇聚在指尖,一根火焰长枪就此形成,呼啸而去,直奔退出了火海范围的青皮。

    焚火枪的威力不亚于焚山,尤其汇聚成一处的烈焰,所携带的威力更加恐怖。

    呼啦啦纸脸被狂风吹动,隐隐现出了纸脸背后遍布褶皱的阴森面孔,青皮的身影在飞速的后退,从火海中冲出的火焰长枪犹如跗骨之蛆紧追着他不放。

    咔咔咔!

    接连三面巨盾被后退中的青皮立在身前,随后三面巨盾几乎同时被火焰长枪击穿,由于法器的阻挡,火焰长枪的威力大减,变得暗淡了起来。

    脚步一顿,撑地而起,跃上半空的青皮避开了焚火枪的余威。

    噗!

    火焰凝聚的长枪直接刺进了地面,焚烧出一个丈许大小的深坑,青皮的身影落在坑边。

    阴沉的目光中带起一股忌惮,青皮这位拍卖会的主人,甚至连海大钳都没有放在眼里,更别提那些不入流的人族修士,或许斩妖盟的盟主费明远,对他还有那么几分威胁,除此之外,对于人族强者,青皮从未看上过眼。

    可是今天,青皮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威胁,来自哪个戴着鬼脸面甲的男人。

    “鬼面……”

    仰起的纸脸,看起来更像鬼怪,本想亲自出手的青皮,就此犹豫了起来。

    火海依旧在涌动,其内白骨森森,数十头妖灵尽数被重创,过半的妖灵直接被烤焦。

    冥飞身后的两只蝉翼般的羽翅早已焦糊,海大钳现出了巨蟹本体,挡在身前的巨螯泛起了红色,犹如被煮熟了一般,苍虎林一方仅存的门人弟子全被烧死,这次便宜没捡到,反而全军覆没,只剩下远处的苍兴,目光呆涩的盯着那片火海。

    “这、这是人族虚丹的实力?”

    虚弱不堪的苍兴发出了无法理解的低语,他见过太多的人族虚丹,可是从来没有一个人族虚丹,有能力一次击杀数十头妖灵!

    “元婴强者方可施展的焚山沸海……”火海另一侧,斩妖盟急急逃往远处的飞舟上,费明远不可置信的自语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一次灭杀数十头妖灵,那是元婴强者才可能拥有的实力!”

    火光照亮了半边天,更映得山河图上的身影如神似魔。

    阴森的鬼脸面甲,上挑得好似诡笑的嘴角,面甲的口唇边缘一圈血丝般的细线,再加上那只遍布血丝的左眼,此时的徐言,模样当真骇人无比,如同妖魔。

    比起他那副骇人的身影,火焰里的无数白骨更加可怕。

    噼噼啪啪,不断有焦糊的白骨从火海中掉落,地面上很快铺满了尸骨,有人族,也有妖族,有筑基虚丹,也有妖物妖灵。

    一次法炼焚山的施展,被徐言击杀的对手足有数千之多!

    脚下猛地一踏,山河图迎风而起,徐言扫了眼远处的青皮与火焰中现出了巨蟹本体的海大钳,最后将冰冷的目光落在焚火枪炸出的那个大洞,在他的目光尽头,焚火枪炸出的大洞底部,斜着向下多了一个洞口,洞口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不知里面藏着什么。

    最难缠的青皮还没有出手,徐言在动手之前就发觉到隐藏在暗处的另一位强敌,那道焚火枪其实并非要击杀青皮,而是想要逼出藏身地底,却将一只小鼠眼线留在地面的暗中之人。

    左眼中一阵剧痛传来,徐言身形一震,山河图快速拔生高度,他捂住左眼,开始拼命压制着左眼的力量,不惜调动出金丹之力。

    法炼焚山只要被催动,随后便是左眼的反噬,如果压制不住,徐言自己都会疯掉。

    远处的青皮此时察觉到了时机,眼神开始闪烁起精芒,正准备调动后手之际,他身后突然传来哗啦啦的怪响。

    一节铁链奔着青皮的后脑砸来!

    “困我三十多年,也该轮到你了,青皮!”

    轰隆一声巨响,铁链砸出了一条沟渠,青皮的身影堪堪避开了这次突如起来的偷袭。

    在青皮身后,出现了一个光头大汉,手里抓着一条锁链,锁链的另一头还缠在他的脚上,正是五地城铁匠铺的铁匠,铁三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