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不速之客(上)

    “妖……”

    木屋深处,脸色苍白的庞万里被困在墙角,三年来动都动不了分毫,但他仍旧活着,筑基巅峰的修为让他可以辟谷很久。

    被困三年不算什么,可是庞万里却看到了太多的恐怖景象。

    那个与他夫人一模一样的女人,每天都会抓回活人,之前还是每天吃一个,到了后来越吃越多,荒山周围的蓝羽国百姓,甚至是入侵蓝羽国的蛮族,只要经过这处荒山,都会成为女人的口中之食。

    “我本来就是妖啊,不像你们人族,不仅虚弱,还虚伪。”女子点燃油灯,瞥了眼角落里的庞万里。

    “杀了我,让猪兄离开,你不该教它吃人……”

    庞万里挣扎了一下,无神的双眼里暴起一缕精芒,这是他三年来唯一说过的一句话。

    “它是妖,天生就要享用血食,我喂它什么,是我的事。”

    女子邪异地笑了笑,道:“它本是一头凶兽,真想看一看那头猪会变化成何种模样,不过,我最想看到的,是它将你这个主人吃掉,咯咯咯咯!”

    经常以人族喂猪的女人,发出一阵嘶哑而阴森的笑声,伴着女人的笑声与猪吃食的响动,荒山里的小屋显得更加诡异。

    “它的主人,不是我。”

    庞万里凄凉的闭起双眼,低语着:“它的主人,不会放过你的……”

    ……

    天北,白雪皑皑的山脉深处,一道娇美的身影正踏在雪地上,裹住身形的黑甲,让女子看起来更显妖娆。

    略微有些尖的小巧鼻梁轻轻动了动,冷冽的空气中,女子抬手摘下了面甲,现出一张美丽的脸庞。

    “躲得很远啊,鬼面。”

    脚步再次前行,诡异的是,女子的身后并无脚印,犹如飘在雪上一般,一阵冷风吹来,那道妖娆的身影就此消失不见。

    雪面下方,仿佛有很多小兽在爬行,一道道微不可查的隆起出现在人迹皆无的山脉深处,最后聚拢到一座不起眼的荒山周围。

    吱吱。

    低叫声在雪面下响起,下一刻,那道黑甲身影鬼魅般从雪中穿出,一条长长的尾巴猛地一卷,仿佛卷中了什么无形的东西。

    女子眼中闪过一道金芒,低低的娇笑道:“妖灵炼魂守门,看来你在闭关啊,鬼面,你的客人到了。”

    啪的一声轻响,长尾卷入雪中,再提起的时候,炼魂已经不知去向。

    “你们守在这里。”

    低声吩咐了一句,金睛一个人来到山脚下,眼中金光流转,很快看出了洞口所在。

    分开杂草,山脚处出现了一块巨石。

    嘴角扯出一丝冷笑,金睛迈步撞向巨石,坚固的巨石犹如泥潭,那道迷人的身影就此没入了石中。

    “修建出如此宅院般的洞府,你真是好大的手笔!”

    走在府邸之内,金睛不由得惊讶了起来,穿堂过户,在她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花园。

    “好大的一颗陌阳花!”看到花园里那颗小太阳一样的巨花,金睛再次失声说道:“至少三百年的火候,陌阳花方可过丈,如此奇花用来照亮洞府?”

    连化形妖灵都惊讶的巨花,有着提升妖族实力的奇效,金睛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不过并未妄动,穿过花园,来到一间大厅近前。

    大厅的门户大开,里面铺着厚厚的白毯,白毯上盘膝坐着一位青年,面容俊秀,一动不动。

    带着欣赏的目光,金睛缓步走入大厅,先是打量了一番周围的布置,最后将目光落在徐言的身上。

    娇笑声响起,一股幽香隐隐弥漫开来。

    “没想到,原来鬼面居然有着如此俊秀的一张脸,喂,客人来了,你这位主人,不招待一下么?”

    女子的娇笑,惊醒了闭关中的徐言。

    睁开眼,看到面前的女子,徐言面无表情地说道:“不请自来的不是客,扰人清修,是为罪过。”

    “谁说扰人清修,我是来陪你清修的,怎么,不欢迎?”

    嘎吱吱,铁片摩擦的声响出现,金睛身上的铁甲纷纷缩回背部,现出了白皙的身形,兽皮裙,兽皮的抹胸,除此之外再无旁物。

    赤脚而立的女子,微微昂起头,火爆的身姿尽显妩媚,配上那张秀美的脸庞与略尖的鼻尖,便是一副异域风情的女子模样。

    “还是说,你是那苦修之士,磨灭七情六欲,只想肉身成圣?”

    略显调皮的话语中,带着一丝迷惑之意,口唇轻启之际,更有香风扑来,直奔对面的青年而去。

    “凝风。”

    呼!

    抬手一挥,一片狂风出现,哗啦啦吹得金睛的衣裙飞舞,修长的双腿猛地倒退了两步,又稳稳地停在门口。

    低头看了眼几乎被掀起的兽皮裙,金睛居然无惧狂风咯咯直笑。

    嗖!

    破风声暴起,长尾卷动中炸起一股裂空之声,犹如铁鞭甩动,刹那间缠住了盘坐的身影。

    “我金睛看中的男人,从来没有人逃得掉,你也一样!”

    瞬息而至的鞭影化作了一身绑绳,金铁般的长尾一旦缠中猎物,即便虚丹修为也挣脱不开。

    长尾虽然缠住了徐言,可是金睛的神色却微微一变,冷哼的一声,倒飞而出,站在了大厅外的空地,被她缠住的身影更是化作清风,碎裂了开来。

    “遁法……”

    女子眼神微冷,一道金芒在双瞳中闪烁了起来,豁然扭头盯住了院落的一侧。

    “魔血窟的金魔鼠一脉,果然眼力过人。”

    徐言在院子里现出身形,淡淡一笑,道:“如此类似人身,看来你修炼的年头不短了,既然修炼了多年,就该知道一只老鼠,怎么也配不上人族才对。”

    “你说我配不上你?”金睛冷笑了起来,双手一翻现出两件金色的皮鞭,不知何种材料祭炼,其上隐隐有雷光闪烁。

    “在魔血窟我金睛也是说一不二,你这种人族虚丹,依附于我是你的造化,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惹了本姑娘,你会后悔的。”

    “弄错了吧。”徐言无可奈何地说道:“我闭门家中坐,是你强闯进来,还抓了我的炼魂,分明是你来惹事,我是无辜的啊。”

    “咯咯咯咯!”金睛一阵娇笑,居然收起了金色皮鞭,扭动腰肢重新走进大厅。

    “原来是我莽撞了,那小女子给你赔不是好了,一坛灵酒不成敬意,鬼面,可敢与我共饮一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