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死地与生机

    看到女儿与女婿的画像出现在国师手里,庞万里就知道红月和徐言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作为长辈,作为父亲,被囚禁了二十年的男人迸发起最后的生机,艰难地晃动着肩膀。

    被大妖的蛛丝缠住,以庞万里如今的状态根本挣扎不出,但他仍旧倔强的挣扎着。

    不知过了多久,庞万里耗尽所有的力气,只能将手臂从蛛网中挣脱出一半,随后变得无声无息。

    连一只手都挣脱不出,想要脱困根本不可能。

    仿佛就此死去的庞万里,呼吸十分微弱,这时候他上臂的衣襟轻轻动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衣袖里爬动。

    隆起的衣襟,从上臂游走到衣领,不多时两只小小的眼睛从庞万里的领子里探了出来,随后快速缩了回去。

    又过了许久,眼睛的主人慢慢爬了出来,不仅谨慎,还十分胆小。

    那是一只小小的青蟹,爬出衣领之后从口中吐出一些细小的水泡,将自己的两个蟹螯弄得潮湿,随后贴在庞万里的嘴边。

    庞万里干枯的嘴角动了动,虽然蟹螯上的水渍极少,但是对于濒死之人来说不亚于一份微小的生机。

    辟谷的筑基修士,哪怕是筑基巅峰的修为,十年不吃不喝也会被饿死渴死,想要将辟谷的时间延长,其实也不难。

    只需要有水就行。

    辟谷二十年而不死的庞万里,正是靠着这只当年徐言留给他的小青蟹,存活到如今!

    世上的造化,并非单指天大的好处。

    也有一些造化来得无声无息,更隐晦万分,不到绝地,不会显现。

    被囚困之后,庞万里只剩下这只小青蟹在身上,每当蜘蛛大妖出门猎杀凡人,他会放出小青蟹在木屋周围觅食,借助小青蟹时而带回来的一些露水,这才存活了二十年之久。

    小蟹吃得不多,沙石泥土都能充饥,只是长得很慢很慢,被庞万里藏在袖子里,外面有蛛丝,连蜘蛛大妖都不曾发觉。

    庞万里的嘴角动了动,小青蟹立刻爬出门外,不多时两只蟹螯沾满了露水回来喂给主人,如此往复数次,庞万里终于恢复了几分精神。

    “不能死……庞万里,你不能死……”

    无力的低语,带着一股倔强之意。

    “你死了,红月和徐言都会危险,要提前通知他们,让他们避开大妖才行……”

    挣扎了一下,身上的蛛丝如同跗骨之蛆,庞万里自己无法脱困,他唯一的希望是那只小青蟹。

    在主人的命令下,小青蟹开始啃噬起蛛网,虽然十分缓慢,只要长年累月的啃下去,早晚能将蛛网啃破。

    ……

    哗!

    天北河边,徐言右眼的白芒随着起伏的河水变幻不定。

    百妖走的哪条路线他不知道,却在河边遇到了一些古怪的东西。

    被分散到百里开外的炼魂,看到了一些人影,这些人影没在地面,而是在河水里!

    身形模糊之际,徐言以遁法挪移,瞬间抵达到那头炼魂看到异象的地点。

    这里是一处相对平坦的河道,岸边的水流依旧湍急,出现在河底的人影游鱼一般正在接近岸边。

    法决掐动,徐言的身影渐渐消失,隐匿了身形,左眼则渐渐瞪了起来。

    很快,一个个身披铁甲的高大身影从河中爬了出来,上岸后排列成队,井然有序,没人吭声,竟是一个个蛮族战士。

    越过这些怪异的蛮族,徐言猛地瞪起左眼。

    随着左眼的运转,他看到了诡异的一幕,在河水的极深处出现了一个黑洞洞彷如大口般的东西,这些古怪的蛮族不是游过来的,而是黑洞模样的大口喷出来的!

    看到那张隐匿在河底的大口之际,一股战栗的气息轰然传来。

    “天河湾里的怪物……”

    心底的自语,带着惊讶与震撼,那张黑洞般的大口徐言曾经见过,在他刚刚抵达天河湾,出现在河湾深处的河道之时,身后追来的就是这张大嘴!

    不仅秘境深处的禁制里藏着可怕的怪物,禁制外扭曲的河道里依旧盘恒着一个恐怖的家伙,认出这张大口之际,徐言不由得惊诧了起来。

    这处河边离着雪山与天河湾无比遥远,那只怪物居然爬到了这里,尤其是怪物的大嘴里居然喷出蛮族战士,这一点让徐言惊奇不定。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那怪物来自雪山,而且受雪山强者的控制。

    河边渐渐集结起数以千计的蛮族,这些蛮族没有了战马,仍旧杀气腾腾,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壮汉,浑身涌动着强烈的煞气。

    以徐言的左眼能看得出,蛮族首领隐在甲胄中的大脸上,遍布着黑色的古怪图腾,与无智身上的类似,只是没有无智的图腾繁多。

    随着首领的挥手,这一千蛮族沉默的踏上天北,开始快速行进。

    等到蛮族战士走远,徐言回头看了眼河底,那张黑洞般的大嘴已然消失不见。

    心神一动,百里之内的几头大妖炼魂被相继收回。

    百里长的河道,出现了不止一波蛮族,徐言以炼魂得知了另一波蛮族也塌了上河岸。

    “蛮族来天北,是接应无智,还是来找我?”

    徐言的目光变得阴沉了下来,无智曾经说他是雪山的贵客,要带他返回雪山,如今又有蛮族抵达天北,徐言立刻将蛮族的怪异举动与自己联系到一处。

    “雪山为何要找我,雪山的主人到底是谁呢,难道他认得我……”

    紧皱着眉峰,徐言沉吟了许久,再度施展风遁,很快追上了之前的蛮族。

    距离河边几十里的一处荒林内,蛮族正在安营扎寨,为首的头目坐在一块大石上,目光冷冽地注视着自己的手下,没有喝斥,这些蛮族士兵雷厉风行,忙忙碌碌中,一座简易的大帐被修建了起来。

    头领起身,走向大帐,这里是他帅帐。

    其余的蛮族开始建造自己的简易帐篷,有人开始埋锅造饭,行军一般的队伍处处透着精悍。

    看了眼四周,首领满意地点点头,一步迈入大帐之内,而他的脚步却就此停留住。

    本该空荡荡的帐篷里,已经有人了,不速之客背对着大门,倒背双手显得无比随意。

    “你是谁!”

    蛮族首领的身上开始遍布起更多的图腾,迸发的煞气也变得越加浓厚,当他的询问刚刚出口,剑光掠过,一颗人头就此滚落尘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