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你想怎么死

    从炼魂口中得知,八兰岛的靠山,的确是雪国的金玉派。

    这个小倩,是八兰岛培养出的炼气弟子,在岛上的时候专门教导魅惑他人的手段,而后送往金玉派,归为八兰岛驻扎在金玉派的金丹长老驱使,多为用来收集各方的消息。

    像小倩这种女弟子,八兰岛派遣了不下百人,她只是其一。

    临渊岛十八位弟子赶往地剑宗的消息,早在数月前就被雪城的八兰岛之人得知,亲自送消息的,是八兰岛的一位金丹,王昭的画像小倩早就看过,找到临渊岛的十八位弟子,也是她的任务。

    炼气期的小倩,魂魄太弱,仅仅被拷问了几句,就变得越发暗淡,最后消散成虚无。

    “看来临渊岛上也有八兰岛的眼线了,一条下品灵脉而已,至于么。”

    徐言自言自语地摇摇头,扫了眼对面的一张无人的大椅,道:“你说是吧。”

    “不错,居然能发现老夫。”空无一人的大椅上,闪过一丝流光,随后现出了一人。

    此人白眉白须,一身暗金的长袍,神态和蔼,目光却泛着阵阵冷意,谈笑间一股金丹初期的威压澎湃开来,笼罩了徐言,更挡住了唯一的出口。

    “区区筑基修为,你是如何做到的呢?”

    老者安坐不动,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徐言,问道:“居然会控制阴魂的手段,还能崩开上品法器的禁锢,又能察觉到老夫的隐身之法,如此筑基,不该默默无名才对,为何老夫不认得你呢,难不成,你不是临渊岛的人?”

    “你的问题不少,我该先回答那一条呢?”徐言故作为难,道:“这样好了,我回答你一个问题,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

    “公平!哈哈,老夫就喜欢公平,那么你先问吧。”白眉老者笑了起来,十分痛快的答应了徐言的要求。

    “大厅外存在挪移的阵法,入口在坊市之内,此时我们身处之地,并不在坊市里吧。”徐言也不客气,当先问出了问题。

    “眼力不错,正如你所言,此地入口在坊市,而这座大厅则远离了坊市,位于雪城中一处不起眼的民宅之内,没人能找到,而且有阵法笼罩,就算里面打得惊天动地,外人也无法察觉。”

    白眉老者说出了此地的真相,转而问道:“该你回答了,你是如何看出小倩是八兰岛的人,老夫来晚了一步,小倩可是我最看好的一个弟子。”

    “下次教她说谎的时候,记得将手背变白一些。”

    徐言神色如常的说道:“雪国出身,居然连手背都被晒黑,你们也太大意了,最好在八兰岛教导这些女弟子的时候,不仅让她们带上面纱,还要带上手套,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好注意!”白眉老者抚掌笑道:“这一点的确是我们的疏忽,下一次不会了,多谢小友相告,你放心,凭着这一点,我会送你个痛快,绝不会让你死得痛苦。”

    “不必了。”徐言摆手拒绝了对方的好意,怪异的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想怎么死?”

    “什么?”白眉老者一怔。

    “第二个问题了,你想怎么死。”徐言认真的说道。

    “我想怎么死?哈哈哈哈!”白眉老者大笑,眼泪都要笑了出来,好半天才说道:“你真有趣,一个筑基弟子,问金丹强者要怎么死,好好好,既然你问了第二个问题,那我回答你好了,我想不得好死!”

    老者脸色一沉,道:“回答完了,该我问了,你……”

    嗡!

    不等老者问出问题,徐言抬手攻出了一柄长剑,足有上品等阶,是在临渊岛交付灰囊后的一份奖励。

    “胆子真不小!”白眉老者不见出手,一股强横的灵力直接将长剑震开。

    “区区筑基,敢挑战金丹,老夫今天就成全你了,不仅你会死,你们临渊岛的十八个筑基,谁也别想活,拜入地剑宗,哈,下辈子吧!”

    白眉老者狂笑着起身,双臂一震,立刻有一团强横的灵力散出,直接将徐言笼罩其中。

    “到此为止了,在金丹强者的灵力之下,筑基……”

    本想说筑基巅峰也动弹不得,白眉老者的下半句却说不下去了,因为对方还在催动那件可笑的上品法器,固执的斩来。

    “灵力无效!”

    白眉老者大惊,再次震开飞剑之后,讶然道:“你身上应该穿着宝甲,品阶还不低,怪不得金丹初期的灵力都奈何不了你。”

    老者的判断,听得徐言浑身一震,不由得低喝出声:“居然能看出我穿着宝甲,好眼力!”

    说着好眼力,徐言心底却在暗骂着对方是个大傻瓜,他自己就穿着一件单衣,有个屁的保甲。

    以强横的肉身之力,轻易撑开了对方的灵力禁锢,看起来徐言身穿宝甲,实际上根本没有,不是不想穿,而是早在冲出瓶中界的时候就碎了。

    之所以白眉老者出现了误判,其实与他金丹初期的境界有关。

    金丹初期,为聚气凝丹,开辟紫府,可将灵气转化为灵力,虽然拥有了比灵气强大的灵力,金丹初期可没有灵识感知。

    只有达到金丹中期,火蕴金丹的时候,才会生出灵识,这是真武界金丹修士的特征,也与徐言当年在瓶中界的时候一模一样。

    徐言当年也是出现了火蕴金丹的时候,才能动用灵识来感知周围。

    既然白眉老者自以为是,徐言可不会提醒人家,赞了一声好,仍旧不紧不慢的催动着那件上品法器,速度不快,威力不大,偏偏无视对方的灵力禁锢,气得老者须眉炸立,脸色发青。

    “筑基中期的小辈,居然有宝甲护身,看来你与临渊岛的关联颇深,莫非三公子之死,与你有关?”

    低吼中老者施展出一道寒风法术,整个大厅顿时风声呼啸,雪花飘落,眨眼间地面一片晶莹,如此强横的风雪足以让筑基后期乃至筑基巅峰的修士动弹不得,最不济也会行动迟缓。

    徐言的飞剑根本伤不到对方,白眉老者单单以灵力就能挡开这件上品法器,可气人的是,金丹初期施展的风雪法术依旧对徐言无效,他还能顶着风雪,催动飞剑。

    接连崩开飞剑,白眉老者终于大怒。

    “还真是个难缠的小辈,既然你有宝甲护身,老夫就让你见识一番法宝之威!”

    怒吼中老者张口喷出一道豪光,宛如匹练,在豪光中现出一柄玲珑的小刀,小刀旋转中寒光大起,更在顷刻间变成了一柄宽大的巨刀,长有过丈,宽有三尺,威风凛凛,煞气森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