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马首平原

    无名前辈的大恩,王昭与费材谨记在心,对于那位千婴榜第四的强者,两人全都心生敬畏,认为如此高人,才算得上真正的天下至强。

    徐言也十分同意两位同门的观点,只有如此天骄人杰,方可配得上金玉派老祖的怒火。

    感恩了半晌,王昭与费材这才作罢,看着一马平川的平原,王昭取出地图仔细辨认了起来。

    “这里应该是马首平原,整个平原如果从天上看的话很像一只马的头部,穿过马首平原,离着地剑宗就不远了。”

    王昭指点着地图一处山脉区域,道:“地剑宗就在这里,腾云山脉!”

    “腾云山?地剑宗在山上啊。”费材挠头问道。

    “名山腾云,四域八荒,千山百岛中的千山之一,山中终年云雾,入之如腾云驾雾,是地剑宗的山门所在。”

    王昭的一番解释,听得费材神色没落了下来,道:“原来西洲域的宗门都在山里啊,那些名山有什么好的,还是我们海岛上的景致美丽,蓝天碧水,和师兄弟们出海的时候,一定要挑个好天气,要不然会迷路的,幸好岛上有灯台,终年都燃着,希望他们能找到回家的路……”

    费材口中的他们,是十五位死去的临渊岛弟子,一行十八人,如今只剩下了三个。

    “金玉派……八兰岛!”费材眼中含泪,怒道:“早晚我要你们血债血偿!”

    “弱肉强食,修仙界本是如此,谁让我们境界低微。”王昭叹了口气,不过这位大师姐很快振作了起来,道:“到了地剑宗,我们苦心修炼,等到元婴大成,打上金玉派的老巢,我要问一问那金童玉女,何为蝼蚁!”

    悲壮更能令人奋发,看到两位友人如此精神,徐言放心了下来。

    乘风船毁掉了,王昭取出一件普通的飞行法器,是一种狭长的小舟,三人登船,飞空远去。

    马首平原中没有险地,只有一座巨大恢弘的苍明寺,位于平原的中心地带。

    生活在平原上的游牧民族,最为敬畏神灵,于是平原中心的苍明寺,成为了草原上的图腾,一年四季香火不断。

    飞行法器的速度不快,好在马首平原没有危险,当经过平原中心的时候,能远远看见恢弘到可以与巨城相比的庙宇。

    苍明寺极其庞大,高大的主殿犹如山峰,十里开外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好大的寺庙!”费材惊叹道:“比起临渊岛的道观可要气派多了,看来道主老人家在西洲域不受待见啊,等我修为有成,一定在苍明寺边上修一座更气派的苍明观。”

    “费师兄,你该去东洲域才对,道主老人家一定喜欢你这种为他打抱不平的家伙。”徐言听得有趣,这位费材一张嘴就没有好话。

    “东洲域一定要去啊,可是现在去不了,修为太低了。”费材对于东天道主极其尊重,就因为之前他一路哀求道主保佑,而后他果然没死。

    “苍明寺是佛家圣地,佛门与修士不同,但是佛门一样有高人,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僧,看似凡人之体,却能施展出惊天之法。”

    王昭望着远处的宏伟庙宇,说道:“甚至有些高僧能肉身成圣,修出菩提身,可万载不腐,虽然佛门与我们修仙界不尽相同,但是不能小瞧,我听说有的苦行僧徒步走万里,磨练身心,能与金丹元婴强者交手而不落下风。”

    “一群和尚而已,还是我道主爷爷好,有求必应。”费材嘀嘀咕咕的说着,被王昭瞪了一眼不敢言语。

    说话间一阵热浪袭来,船上的三人好比置身蒸笼,吓得费材大惊失色,徐言也为之一怔。

    “热风应该来自苍明寺,没事的。”

    王昭先是一惊,随后想起了一个关于苍明寺的传闻,道:“苍明寺里有一条极其精纯的地心火脉,可生成地心精火,一些坚韧到以丹火婴火都无法融化的材料,借助地心精火可以收到奇效,我爹曾经来过这里借用地心精火,据说苍明寺在西洲域十分有名,有名的不是寺庙本身,而是那条地心火脉,每年都能吸引很多修士前来借用。”

    “地心精火……原来如此。”徐言望着远处的庙宇,沉吟了稍许,放弃了前往苍明寺的打算。

    连临渊岛主都来借用过的地心精火,恐怕比婴火都要可怕,如果吃到肚子里,自己非得被烧死不可。

    有了雪果这种极寒之物,徐言现在所缺的是极热的灵草,不过地心精火明显吃不得。

    越过苍明寺,飞舟遥遥远处,直奔地剑宗的方向,一路艰难,即将抵达之际,王昭与费材的心头也随之越发期待,唯独徐言,暗自盘算着进入地剑宗之后的打算。

    他可不是为了拜入宗门,而是为了调查天鬼,自从得自了器奴与千婴榜的关联,摆在徐言面前的另一个难题,便是自己那些来自晴州大地的同伴。

    王启何田楚白加上六位妖王,必须要救出来,这些人不仅是徐言的故友,也关乎着瓷瓶的消息,如果其中有一人被拷问出真正的来历,那么徐言的处境可就不妙了。

    沉吟着其他九人的处境与经历,徐言的目光隐隐泛起冷芒。

    王启何田与师兄不会说出真相,这一点徐言能肯定,但是那六位天北的妖王可就不一定了,尤其雷武那个家伙,与徐言始终不合。

    当飞舟赶赴地剑宗所在的腾云山的时候,雪国一处遍布朱红之雪的高大山峰之上,金童的身影正疾步而行。

    踩着诡异的朱红之雪,金童走进了一座高大的殿宇。

    把门的不是人,而是两头浑身雪白的异兽,好似狮虎,又比狮虎庞大了十倍,模样怪异,威风凛凛。

    朱雪山,千山之一,雪国深处的奇异之地,金玉派真正的山门所在。

    “老祖!玉女被杀,求老祖为玉女报仇雪恨!”

    金玉派最为神秘的老祖面前,金童悲愤交加的取出玉女的遗骨与断裂的玉女剑,恳求着自家长辈出面,为玉女报仇雪恨。

    “何人所为?”清脆的童音从暗处传来,连金童都看不到老祖的真身。

    “人剑宗的甄无名!”

    金童将玉女追杀三个筑基喽啰,与甄无名现身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折断玉女剑,移平一片山脉,如此手段,只有元婴巅峰才能勉强做到。”

    童音听不出悲怒,只有一股冰冷的气息传来。

    “人剑宗的老家伙果然坐不住了,杀了一个玉女,我金玉派还有更多的玉女,而那天骄甄无名,可只有一个,既然人剑宗决定撕破面皮,反剑盟也奉陪好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