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 我叫徐子剑

    第五境的天人魔,已经能与先天灵宝抗衡,可以说一个天人魔相当于一件天灵宝,如此奇门功法,已然让徐言惊讶不已,没想到魔炼之法居然还有第六境。

    “天人魔之上,难不成要超越先天灵宝的威力!”徐言惊呼出声,地剑宗这处宗门内斗不断,虽说底蕴不浅,但是难成大器,如此宗门早已在数百年的内斗中即将分崩离析。

    然而来自主宗剑王殿的玄奥法门,着实让徐言大吃一惊。

    真武界最强的异宝天灵宝,已经是传说般的存在,如果有超越天灵宝的东西,岂不是仙家之物了?

    “这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传闻未必属实,照我看来应该是谣言而已。”徐姓长老呵呵笑道:“小师叔不必惊讶,这种传闻真真假假,难以分辨,眼不见,不信就是了,何必烦恼。”

    听闻胖长老这么一说,徐言对这位本家倒是有些刮目相看。

    “魔炼之法,不会是剑主大人独创的法门吧。”徐言继续问道。

    “剑主大人才华横溢,天赋异禀,自创奇功自然不在话下,我地剑宗传承的森罗剑法与罗天剑法,均为剑主独创,想必魔炼之法应该也是剑主所创。”

    徐姓长老提及剑主尽是瞻仰之词,拍马之言,就差没将剑主说成是真仙下凡了。

    徐言知道这位是在吹捧剑主,而且那魔炼之法很有可能是剑主在其他地方所得的功法。

    不说最后第六境的人魔是否存在,第五境堪比先天灵宝的天人魔,就不是凡间修士能独创而出的,哪怕散仙也未必能创出如此奇功。

    记下了魔炼之法,徐言不在关注胖长老口中的剑主,转而对地剑宗的两种剑道法门大感兴趣。

    盘问之下得知,森罗剑法,是地剑宗的基础剑法,适合炼气期与筑基期弟子,将森罗剑法修炼到九层之后,可修习更高级的罗天剑法。

    罗天剑法传承自剑王殿,是地剑宗最主要的剑道法门,威力惊人,金丹修为才有资格修炼。

    这套剑法一样分为九层,而且第九层只有一招,真正的剑道天才才能演化出第九层的天罗一掷,至于传说中的圆满,也就是第十层,非天骄无法领悟。

    “其实罗天剑法总共十层才对,第十层的罗天之眼,才是这套剑法的精华所在,据说施展之下,剑成红轮,堪比大日升天,霞光普照,那是真正的天骄才能施展的绝杀之法啊,剑出,则天下惊!这才是剑主大人的绝学!”

    徐姓胖长老说着说着,胖脸上的肥肉直颤,竟是激动不已,仿佛剑主就是真仙真神,让人只能仰视般的至强存在。

    西天剑主周晴天,一域之地的剑道至强,如此人物该当无敌。

    “想必剑主老人家的剑道早已炉火纯青,不逢一败了吧。”

    徐言见地火洞的这位本家如此兴致,自己也夸了一句,接下来准备朝人家要来两种剑道的功法,省得去一趟蕴剑殿,那个大长脸的赵天宏,徐言不想看见。

    除了厌恶之外,刚刚宰了人家徒弟,徐言也是为了避避嫌,反正元婴强者不可能不会宗门剑道,身边这个胖子应该也会。

    “剑主大人的剑道的确登峰造极,可惜,却败过一次,哎……”徐姓胖长老忽然神色变得没落,仿佛被人家提及了什么伤心事。

    “散仙强者又不是天生的,剑主大人也要从凡人修起,败过几次不足为奇,又不是圣人,谁能没败过呢。”徐言尴尬地笑了笑,劝道。

    这个胖长老还算不错,徐言还打算要剑法呢,没成想这次又没劝对,听他说完,对方的眼圈都发红了。

    “剑主大人,是在剑道大成之际败的,算起来应该是千年以前的事了。”

    徐姓胖长老沉声一叹,讲述道:“我们地剑宗传承的绝学,是罗天剑法,人剑宗的绝学名为无极剑法,天剑宗的剑法称之为霸皇剑法,天霸皇,中无极,地罗天,此乃天地剑法中的三式,而天地剑法,则是剑王殿绝学,剑主大人的至强剑道,却在一次与另一位强者恶战之时,败给了对方的一种刀诀,那场千年前的大战,被后人称之为刀剑决,刀与剑的对决,散仙强者的较量,结果,剑主不敌……”

    仿佛能看到千年前那场恶战的恢弘之势,胖长老双眼茫然的望着头顶,沉浸到这份宗门传说当中无法自拔。

    将剑主当做圣人的家伙……

    徐言看着胖长老沉迷的模样,摇了摇头,崇拜一位强者没什么,可是如此沉迷在强者的身影之下,自己的心境也要受到影响。

    人家崇拜剑主而已,再入迷也没什么大碍,徐言等了半晌,算算时间快要天亮了,只好打断对方的沉寂,道:“剑主老人家败给谁了?”

    “还能有谁,天下间能以刀诀胜剑主的,只有那位琳琅岛主,沧海之仙,言通天了。”胖长老唏嘘说道,听得徐言反而错愕不已。

    原来两位人间至强还交过手,剑主败给了通天仙主。

    都是仙主之流,散仙大能,以徐言这种境界根本想不出当时的情景,苦笑了一声,转而询问起剑诀。

    “森罗剑法与罗天剑法,在蕴剑殿都可见到,小师叔可以去蕴剑殿所要。”

    徐姓胖长老随口一说,忽然想到这位小师叔与蕴剑殿的赵天宏不太和睦,急忙改口道:“地火洞里没收藏剑诀,不过我的洞府之内却有不少剑法,小师叔如果想要,我去取来就是了,省得小师叔多去一趟蕴剑殿。”

    看着胖长老孺子可教的模样,徐言现出温和的笑容,道了句带路,两人转向一条隧洞,不多时来到胖长老的洞府。

    地火洞长老的洞府,自然不能小气,虽然建在地底,占地可不小,相当于一座地底宫殿一般。

    回到洞府,胖长老命门下弟子奉上灵茶,端上灵果,自己告罪称去拓印剑诀,实际上这位储物袋里就有,请小师叔来洞府一坐,本意是为了与徐言交好而已。

    地剑宗第一人,元婴见面就要叫人家小师叔,如此辈分,宗主都得讨好。

    看得出对方的目的,反正天还没亮,没到斗云试炼开始的时候,来元婴洞府休息一番也好,喝杯灵茶,拿上剑谱,徐言接下来就准备看一场斗云试炼的好戏了。

    不多时胖长老取来了两份剑法,分别是低阶的森罗剑法与高阶的罗天剑法。

    不仅将剑法交给徐言,胖长老还将自己修炼这两份剑法的经验与心得一并送给了小师叔。

    扫了眼两份剑法与心得,徐言大为满意,端起茶杯问道:“有劳徐长老了,还不知长老尊姓大名?”

    说着徐言喝了口灵茶,紧接着他就听到了一个让他无比震惊的名字,连着嘴里的灵茶都被喷了出去。

    “回禀小师叔,我叫徐子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