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 结些善缘

    谁在与百岛为敌,不用于毒说,在场的修士也十分清楚,对于徐言击杀于毒的举动,非但没人阻拦,反而很多人在大呼解恨。

    黑水岛以售卖会为引,险些坑杀了上万修士,谁能同情一个差点杀了自己的敌人。

    封死于毒的元婴,此战徐言收集的炼魂足足有四十多头,均为元婴境界。

    反剑盟的元婴陨落之际,徐言可没闲着,追踪唐乐山而来的最初目的,就是收集足够的元婴炼魂,这一战过后,徐言的元婴炼魂已经达到了百头之数,加以祭炼,即可动用出元婴炼魂所组成的百鬼夜行。

    收取了于毒的元婴,黑水岛一脉就此彻底消失在海域,继八兰岛之后,黑水岛覆灭。

    虽然赢了,但是在场的修士没人高兴,反而神态低沉凝重,无数双担忧的目光均都汇聚在道子的身上。

    “两仪本源之毒,化神分身携带的全部毒力,若是找不到解药,道子他……恐怕要危险了。”甄无名站在道子身边,查看了许久伤势,摇摇头叹息着说道。

    “不是危险,而是致命,两仪毒的解药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就去找。”徐言听得出甄无名说得婉转,这种时刻用不着安慰谁,尽力找到解药才是关键。

    “我们也帮着找解药!道子救了我们所有人,这份恩情我们海岛修士不会忘!”有人高声说道,立刻有更多修士大吼着附和,一时间可谓群情激昂。

    “两仪本源之毒,所需的解药必须也带有本源之力,解毒丹等阶必定在极品程度,天下间少有人能炼制。”一旁的文曲岛岛主沉声说道,李非鹰的伤势不算太重,服下几粒灵丹已无大碍。

    “极品灵丹本就稀少,达到极品的解毒丹更少见,以我们元婴修为,恐怕没人能炼制出解开两仪之毒的解毒丹。”

    甄无名深吸了一口气,欲言又止,若有所思的看向徐言,解毒丹怕是没机会得到,除非徐言施展那种能起死回生的秘法。

    轻轻摇了摇头,徐言无声的回复了甄无名询问的目光。

    虽说并肩而战,他对道子可以说十分投缘,犹如多年未见的故友,但是仍旧生不出一丝善念。

    救下轩辕雪的善念,来自对庞红月的思念,救下花晓菱的善念,来自元山寨投井的女孩,用尽了这些积累上百年的情绪才转变出的善念,如今的徐言再也感知不到善的存在。

    无善,就施展不了善若水。

    “天下生灵无数,谁又能不死呢。”

    道子微笑了起来,虚弱的声音听不出悲喜,但能听出一份怪异的无畏,就如同看破了生死,又好像生死已经在君无乐的眼里不再重要。

    道了句生死自然,道子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徐言身上,那份期待徐言看得懂,却始终不解。

    君无乐极力邀请徐言去道府,可不仅是做客,还有着一分拉拢之意,道子有心让徐言拜入道府,这一点其实不算难猜,让徐言不解的,是道子对他自己伤势的那种默然的态度。

    难道世上真有看破生死之人?

    紧锁着眉峰,徐言以灵识沟通千机府,一枚玲珑果与连啼兽的妖丹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袖口当中。

    千机府里只剩下一些能延寿十年的玲珑果,百年延寿丹早已用尽,能否以十年程度的玲珑果解开两仪之毒,徐言并无把握。

    木本源的灵果虽然主生,但是两仪毒的本源是什么,徐言不知道,木本源能否克制也不得而知。

    “别想着死不死的,有我们在,怎么能让你死。”

    甄无名不喜道子那种看破生死的境界,撇了撇嘴说道:“虞千娇的分身藏身阴阳古玉,只要能破解阴阳古玉携带的两仪之毒,就能解开道子的毒,为今之计,一是找到成品的解毒丹,二是找一位炼丹高手炼制出解毒丹。”

    “百岛中最大的坊市在何处?”甄无名询问起百岛修士,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以他的经验,应对这种局面不算太难,

    对于百岛最大的坊市,在场的修士发生了争议,毕竟百岛只是个笼统的称呼,算上古百岛在内,这片海域中的海岛多达数百之多,而每一处被修士占据的海岛,几乎都存在交易坊市,最大的坊市真就难以定下。

    “古百岛上的交易坊市,大多不小。”说话的是王语海,经历黑水岛一战,这位临渊岛岛主伤得不轻,但并不致命。

    文曲岛的岛主李非鹰此时开口说道:“古百岛的交易坊市的确不小,但是坊市上能否找到专门解开两仪毒的解毒丹可在两说,道子中毒颇深,如今我们时间紧迫,不如先回九星岛,我九星岛九岛相连,其上的坊市不敢说沧海最大,但也绝对不小,况且还能召集其他岛主想想办法,不行的话我们还能求一求化神老祖,贪狼岛的老祖刚刚出关,就在岛上,既然是章家惹出的麻烦,贪狼岛的人怎能袖手旁观。”

    李非鹰看见了之前章石强行拉着徐言作证的闹剧,虽说黑水岛的陷阱与章石没什么关联,但章石毕竟是贪狼岛的人,如此一来,道子中毒之事贪狼岛就不能置之不理。

    “九星岛算是距离此地最近的古百岛了,李岛主所言有理。”王语海一边服下丹药,一边肯定了李非鹰的建议。

    道府与九星岛关联不浅,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道子先带回九星岛,徐言略一沉吟,点头赞同,甄无名摊了摊手也没意见,至于其他百岛修士就无需过问他们的建议了。

    实力高绝的就这几位,既然徐言与甄无名点头,李非鹰当机立断,决定带着道子先返回九星岛。

    玉舟升空,载着道子飞向了大海深处,王语海本打算也去,被徐言留了下来,王语海的伤势不轻,如今需要的是静养,与其跟着奔波,不如养好伤势才最重要。

    有李非鹰指点方向,甄无名驾驭的玉舟风驰电掣,以庞大的灵力加持飞行法宝,令得玉舟发出阵阵响动,如此长久驾驭,飞行法宝也要损坏。

    救人如救火,甄无名与徐言都欠着道子的一份人情,如今只能尽全力帮着道子解毒。

    玉舟上,君无乐望着越发遥远的黑水岛,眼眸里的深邃有些让人意味难明,只是目光越发暗淡。

    “结些善缘而已……”

    自语的君无乐,嘴角挂着平和的笑容,心口处的玉色汇聚得越来越多,虽说玉舟的速度极快,恐怕比不过君无乐流逝的生机。

    “道家人慈悲,可是一人慈悲,能救千人万人,终究救不了天下生灵。”

    徐言坐在君无乐对面,见到对方的生机开始消散,急忙以灵力将手里的玲珑果送入对方口中,又将连啼妖丹封在了道子的心口。

    一枚玲珑果入腹,道子的神色变化了几分,心口处的玉色在连啼妖丹的封印下仿佛凝固不动,隐隐有缓和的征兆。

    带着一丝感激与诧异,君无乐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谢意,徐言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心头的凝重终于放下了几分。

    玲珑果解除不了两仪之毒,却有延缓之效,木之本源的灵果,以其特有的生机,替甄无名抵挡着毒力的侵蚀,连啼妖丹也有用处,只是无法真正的解开两仪本源之毒。

    能称为本源的剧毒,早已超出了百毒的范围,连啼妖丹能解百毒,却对本源之毒的效用不大。

    即便解不开致命的毒力,至少争取到了赶回九星岛的时间,徐言长出了一口气。

    道子没有多问一句,而是闭起双眼,努力的汇聚着灵力用来抵挡剧毒,既然别人都没有放弃,他又怎会放弃自己。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