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 半张阵

    身为化神,章婉云自然知道宏志的目的与决定,因为如果换成是她,在将死之际恐怕也会一样。

    大限来临之前,闭关生死,只要没人破门而入,就没人知道闭关之人是死是生,如此手段在一流宗门中不算少见,越是修为高的宗门长辈,越会选择如此死去。

    因为他们死去的时候,别人并不知情,这样一来,就会让修仙界误以为这位化神依旧存在于宗门,只是闭生死关而已。

    如此举动,可以说是宗门长辈用来保护宗门的一种常用手段,尤其是在宗门中再没有化神的时候。

    章婉云一听徐言所言,就知道宏志恐怕已经陨落,徒留叹息。

    她又如何知道,宏志的下场与经历,不过是她身后那位初次相见的青年人一手编造出的假象而已。

    能以假乱真的假象,绝非编造出一个结局,而是营造出一份带有很大想象空间,并且简单到能让别人自己去猜测的结局。

    在这个结局中,徐言所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心思单纯又幸运的弟子,只要他扮演得毫无破绽,就没人能看破这场局。

    除非宏志的尸体被拎出来。

    章婉云在感慨,徐言则在对方那番善意的讲解之下改换成若有所思的神色,时而悲苦,时而疑惑。

    “不必多想,或许你师尊能渡过此劫。”

    章婉云安慰了一句,道:“我与你师尊相识在多年前,那时候你师尊曾经拿出过半张阵图,求我指点,他修为比我要高,竟谦虚到犹如求学的学子,实在让人敬佩。”

    回忆起故人往事,章婉云缓缓讲述了起来。

    “我精通阵法,不擅打斗,最喜一些稀奇古怪的阵图,当我看到你师尊那半张阵图之后,惊若天人,整整揣摩了一年,才看透一二,此阵极其玄奥,可追溯一些气息寻到天地至宝,驾驭此阵之人,可神游天外,但也凶险万分,稍有疏忽,将一去无归。”

    回想着当年所见到的半张阵图,章婉云到如今都充满了震撼,道:“你师尊曾经说过,他会尝试一番入阵,没想到他果然动用了大阵,可惜,阵图只有一半,如若有整副阵图,你师尊恐怕也不会……”

    不会陨落几个字,章婉云没有明说,秀美的脸睱上却泛起了几分悲意。

    在章婉云看来,宏志之死,完全是开启那座奇异的大阵所致,残缺的阵图还未完全破解,一旦强行开启,将有可能就此陷入其中,永远也回不来了,即便侥幸归来,也到了将死之时,再无回天之力。

    听完对方的讲述,徐言这才知道了真相。

    原来这位章家老祖章婉云,与宏志交情不错,而且章婉云精通阵道,最喜欢专研一些阵图,宏志因此得到了章婉云的指点。

    以高出对方的境界礼贤下士,又拿出对方喜欢专研的稀奇阵图,宏志自然会得偿所愿,徐言盘算着宏志当年的真正目的,对于章婉云的讲述有些心不在焉。

    章婉云的脸上只有一丝悲意,并无留恋之色,说明她与宏志没有太多关联,仅仅是朋友的交情。

    看了眼章婉云,徐言收起思绪,现出一种震惊的表情,自责道:“原来师尊出现在化境里是在探索奇阵,怪不得老人家脱困之时如此疲惫,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让师尊将修为传给我……”

    自责已经无用,在章婉云看来,如今的宏志,陨落已成必然。

    终究是故友,交情还在,章婉云见徐言那份自责发自内心,暗自点了点头,心说宏志倒是收了个重情重义的关门弟子。

    犹豫了一下,章婉云拿出一份古旧的竹简,递给徐言,道:“算是物归原主吧,你师尊当年留下的半张阵图,他没有拿走,始终被我保管,既然见到宏志的关门弟子,这半张阵图传给你正合适,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

    对于这份意外的收获,徐言可没想到,接过竹简时候的诧异绝不是装的,而是真实表情,看在章婉云眼里更加顺理成章。

    “多谢前辈!”徐言衷心的抱拳施礼,人家白给的阵图,哪能不拜谢一番。

    说着谢字,徐言却有些同情起这位章家老祖。

    宏志明显有整张的阵图,却拿出半张来装模作样的求指点,不就是不想让章婉云掌握觅天阵么,如果真有半张阵图,以宏志那种一宗的化神老祖,岂能轻易去涉险?

    宏志的心机,用在了友人身上,章婉云还丝毫不知,若是知道她那位故友是在利用她而已,不知这位章家老祖会作何感想。

    既然是宏志的半张阵图,徐言哪能不要,谢过之后直接收了起来。

    章婉云没在多说,仿佛心情不太好,挥手开启一条通路,示意徐言返回原地。

    沿着化神强者开辟的通路,徐言回到了甄无名与李非鹰所在之处。

    “章前辈找你何事?”甄无名一见徐言回来了,立刻好奇的打听了起来,一旁的李非鹰也抻着耳朵听着。

    “章前辈询问一番我师尊的近况,原来章前辈与我师尊是多年前的故友。”徐言简单解释了一番,阵图之事可没说。

    “居然还有如此关系,两位长辈既然是故友,那我们九星岛与地剑宗可要多亲多近才行啊,哈哈。”李非鹰打着哈哈,反正朋友不嫌多,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徐言的战力他可深有感触,能与这种战力惊人之辈拉进关系,自然利大于弊。

    “我也没想到师尊与章前辈是故友,看来我与九星岛有缘,先是结实了李岛主,又遇到了章前辈。”

    徐言说了两句,来到角落里的道子近前。

    此时的道子脸色苍白如纸,气息微弱,双手与心口处彷如透明,看起来触目惊心,封在道子身上的连啼妖丹也改变了颜色,仔细看去其上遍布裂痕。

    本可解百毒的连啼妖丹,在两仪本源之毒面前几乎毫无用处,可见本源之毒的可怕。

    再次取出一枚玲珑果给道子吃了下去,见对方泛起了些许生机,徐言眉峰紧锁。

    连啼妖丹加上章婉云的灵丹都很难缓解毒力冲击心脉,对于本源之毒的存在徐言越发心惊,可是又有些不解,因为他曾经在瓶中界空手摘取了本源木毒。

    感知着道子身上两仪本源之毒的可怕,徐言能断定如果自己中了两仪本源之毒,绝对不会比道子好多少。

    难道晴州界的本源木毒是假的?

    两界的差距,不亚于井底与天空,晴州界的木毒本源真有可能算不得本源之力。

    想到这里徐言也就释怀了,转而以灵识观看起刚刚得到的半张阵图。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