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第一擂(上)

    无论阴谋还是算计,到最后真正的榜首之争,所需要的还是强横的实力。

    没有实力,一切皆为空谈。

    尽管感受到了阴谋的气息,徐言仍旧义无反顾的登上了第一擂,落地之际,四周哗然暴起。

    “善公子居然挑战包小楼!第一次来千婴擂就要争一争榜首,这是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啊。”

    “夺了个第六的位置已经不错了,那可是整个人族元婴境界的第六位高手,犯不着非得挑战榜首,这要是败了,连第六都容易不保。”

    “已经保不住了,只要挑战包小楼,徐大善必败无疑,重创都是轻的,到时候他的第六擂必定被其他高手盯上,这才叫自讨苦吃啊。”

    “挑战谁不好,非得挑战包小楼,那么多年了,有几个人战败过包小楼?真是不自量力。”

    “后起之秀大多如此,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非得撞个头破血流才知道收敛锋芒,看着吧,那善公子要倒霉了。”

    “真要争榜首啊,包小楼可不好对付……”第四擂上,甄无名看到徐言登上第一擂也是为之一惊,他始终认为徐言不会当真去争第一的位置,没想到人家真要斗一斗堪称不败的包小楼。

    “小心……”与强敌已然战在一处的轩辕雪,只来得及道出一句低语,就被漫天的雷光包裹,她的对手能被称之为玄天雷子,擅长的就是雷霆之力。

    “师尊一定能赢!”场外,钱千千见师尊踏上第一擂,立刻提起了心弦,瞪起了眼睛,紧张不已。

    “挑战第一擂,你的胆子真是不小,别死掉了就好,我们的账还没算清呢。”地剑宗的看台,人群后方的蓝玉书除了目光茫然之外,整个人显得越发诡异了起来。

    “倒是有不废物的,不错,那小胖子有点胆量。”轩辕冰骂完了玄雷派,看见有人登台第一擂,顿时好奇了起来,轩辕鹏就此松了一口气,挪了挪脚步,离他这位蛮横的大姐远点。

    “如今这修仙界,但凡有几分实力就称之为公子,公子之名都被他们叫臭了。”丹圣瞥了眼第一擂,根本不屑多看。

    别说什么善公子,连包小楼在他眼里都不值一提,若非千婴擂是人族盛事,他才懒得出面,幻月宫的元婴高手有的是,却少有人去争那千婴之名。

    与道府类似,对于千婴擂这种荣耀,幻月宫一方可没看上眼,道府少有人参与千婴擂,幻月宫一脉也是一样。

    虽说参与千婴擂的人少,并不代表没人参加,幻月宫其实有高手杀入前百,只是人数稀少,比不得剑王殿反剑盟与各路的散修而已。

    魂狱的看台上,与丹圣那些化神强者的轻视不同,申屠连城在看到有人踏上第一擂的时候,独眼里忽然迸溅出一丝凶芒。

    “终于出现了,第十个器奴……”魂狱长的冷语没人能听到,更没人能听得出他声音里充满的欣喜与暴戾。

    等待了近十年之久,布置出的无数眼线毫无线索,最后守株待兔这一招出现了奇效,那最后一个也是最特殊的器奴,终于回来救他的同伴了。

    “战吧,战出你的勇气吧,战出你那拯救浩劫的力量吧,让天下人看一看,你是多么特别,多么强大……”

    第三擂,屠青烛的低语被他肩头上出现的蛇信喷吐声完全掩盖,奇异的白蛇盘在主人的肩头,一双蛇眼死死的盯着第一擂,眼中遍布着莫名的恨意。

    “小心了徐言,这一届千婴擂有些不同寻常。”道府看台,道子紧锁着双眉,君无乐察觉到一些不同的地方,但他已经帮不了徐言了。

    沉吟中的道子,忽然转头看向空蝉派的看台,佛子宁语依旧安坐莲台,浑身涌动着一股诡异又神圣的气息。

    究竟是谁在引导着千婴擂的走向,道子还未彻底确认,在最后的一天比斗中,究竟还会出现什么出人预料的异样,他也无法估算出来,君无乐却始终觉得徐言正处在一种极度的危险当中。

    第一擂台,徐言刚一落地,包小楼立刻笑了起来。

    这位榜首的笑容并非和蔼,而是充满了一种嗜血之感,说成是狞笑都差不多。

    “有些东西本该珍惜,因为失去了,恐怕就再也得不到了,比如说,第六位的名次。”

    包小楼冷笑着盯住了挑战者,万般不屑的说道:“徐大善,难道你认为用些小心机,就能夺来第一的位置么?你用卑劣的手段挑拨笑九泉,又趁着宫伯亭有伤在身将名次往前挪了一位,你应该去第五擂找岳无衣,施展些比如美男计之流的手段,没准真能将名次再往前挪一挪,你来我这,岂不是自取其辱。”

    包小楼冷哼了一声,瞥了眼徐言继续说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清楚么,现在滚回你的第六擂,还能捡条命,三息之内还敢站在这里,我就出手了。”

    随着包小楼的冷哼,顿时有三柄利刃从他脚下的擂台冲出,三柄飞剑均都在极品法宝的程度,散发着惊人的灵气波动。

    嗡!!!

    飞剑出现的同时,徐言的身后响起羽翅震颤的声响,一只头顶带有王字的巨蜂出现,八对羽翅,尾巴倒卷,正是包小楼的坐骑虎王蜂,只不过虎王蜂尾针上挂着的巨大蜂巢不见了踪迹。

    前有飞剑,后有巅峰大妖,徐言的退路已经被断,唯一留给他的出路,是虎王蜂脚下不足一尺的缝隙,走不过去,只能爬下擂台。

    扫了眼对手,包小楼冷声道:“还不快滚!”

    包小楼的用意,是让徐言从虎王蜂的爪下离开擂台。

    身为榜首,包小楼的狂傲比轩辕雪更甚,他已经不是在狂妄,而是从未瞧得起天下元婴。

    这就是傲视天下的孤高,同阶无敌的傲然!

    包小楼的气势堪称惊人,人家也有如此孤傲的本钱,但是很明显,他的气势与孤傲对徐言来说什么用都没有。

    看了眼身后的庞然大物,徐言抬手放出一物,身边出现了哆哆嗦嗦的金皮虾。

    哗啦一声一拽铁链,徐言对着这头要被吓疯了的妖灵吩咐道:“我去斗那个贫嘴的家伙,后边的大蜜蜂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这句话一说,第一擂上包小楼的气势刚刚凝聚,就被场外暴起的笑声撕扯个半点不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