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5章 运气

    黑暗的山腹,坟墓般的木屋,亮起的青铜灯上,燃着的不是火焰,而是一缕灵魂之火,没有温度,只有生机。

    “这是……言通天的魂灯!”

    青铜灯前,徐言无比诧异的惊呼了起来,但是并未惊慌,如此景象其实他早已想到过,只是无法确认而已。

    琳琅岛是言通天的洞府,洞府里留存魂灯来预示生死,是很多修士都会使用的办法。

    为的,是在远行不归之际,留给家人一些自己生死的消息,即便散仙也不例外,除非是孤家寡人,才不会设下魂灯。

    徐言不知道言通天是否有弟子后人,但他知道言通天有家人。

    林惜月的存在,或许就是言通天留下魂灯的缘由,而远在海外的幻月宫,又预示着两位至强早已天各一方,所以孤零零的魂灯,看起来十分萧瑟。

    一股莫名的悲意随着亮起的魂灯而涌现在徐言心底,仿佛一种沉沉的思念被唤醒。

    “为什么,会有幻月宫呢……”

    不解着天各一方的夫妻,徐言下意识的问出了悲意的源头,本该共枕而眠的道侣,为何要分割两地?

    “因为道统不同,师门不同。”

    苍老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守夜人好像能看破徐言的心思,沙哑的语气打断了徐言的沉思。

    “现在能说了吧,你究竟是谁,而我,又是谁。”徐言盯住了守夜人,沉声道:“言通天的魂灯亮起,是否预示着残魂未散?”

    “的确如此,魂灯熄灭了千年,如今复燃,只能说明仙主未死……”

    低语中,阴森的守夜人浑身颤抖了起来,忽地单膝跪地,眼眶中闪烁着泪光,朝着徐言大礼参拜,口中高呼:“老仆恭迎仙主归来!”

    若非已成魂体,苍老的守夜人怕是要大哭起来。

    因为他等得太久太久。

    千年光阴,只为守护这盏根本不会亮起的魂灯,他怕有一天自己消散,更怕在消散之前,他所守护的这盏魂灯被人夺走,更怕整个琳琅岛改名换姓,成为其他强人的洞府。

    忠仆的悲哀,莫过于家主亡故,府邸易主。

    颤抖的守夜人,以头触地,哽咽不已,终于,他期盼的一天到了,消散之前,他终于等来了仙主重生!

    “果然……”

    “我,就是他……”

    “言通天……”

    愣怔在魂灯近前的徐言,没有惊喜也没有悲伤,平静得有些怪异,或许从梦境里体会到言通天的过往之际,潜意识里,徐言早已经将自己当做了言通天。

    只不过他不是真正的言通天,他只是缺失了善念的仙主残魂。

    “不,我不是他,我是徐言……”

    轻轻摇头,徐言叹息着低语。

    如果残魂也算重生的话,那么他连重生都不算,遗失了善念的残魂,根本就不是残魂,而是只剩下一半的魂力而已。

    哈……

    徐言苦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或许很渺小,没想到会渺小到连沦落到残魂的地步都无法完整。

    确切的说来,他只是言通天的一缕恶念残魂,能引动魂灯不假,但是终究无法完整,除非,将善念的残魂融合。

    “善魂在什么地方呢,善恶相克,你死我活,如果善恶相融才会完整,那就无需完整了……我是徐言,不是言通天。”

    随着低声的呢喃,目光冷冽了起来。

    他不允许自己的魂魄被其他人同化融合,也不喜欢同化其他的魂魄,如果善恶共存于世,那就各活各的,犯不着为了完整而相融。

    “仙主不在乎善恶,善也好,恶也罢,只要魂灯亮了,你就是仙主。”

    守夜人缓缓抬起头,摘下兜帽,现出一张古怪的鬼脸,脸上遍布褶皱,眼珠极大,光头无发,看起来不太像人。

    既然被当做仙主,徐言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问道:“说说吧,你又是何人,怎么只剩魂魄游荡在岛上,你的本体被谁杀了?”

    “老仆运气,已死五百年了,幸好以残魂之体护得仙主魂灯安然,如若魂灯被毁,老仆死不瞑目啊。”守夜人唏嘘感慨。

    “死了五百多年也叫运气?你这家伙脑袋有问题吧。”徐言听得大为不解,不明白守夜人为何死了还说自己运气。

    “老仆名叫运气,运气这个名字还是仙主起的,仙主如今怕是记不起来了。”守夜人的怪脸上现出温和的笑容,如同慈祥的老者。

    “好名字,你家仙主真有才。”徐言恍然大悟,原来守夜人的名字就叫运气。

    “这魂灯究竟是何异宝,难道是先天等阶,要如何驾驭,将其收走没关系吧?”

    徐言看向魂灯,问出一连串问题,在他看来这盏魂灯能被守夜人守护千年,必定是琳琅岛上最珍贵的异宝,没准能达到先天之境。

    自己就是言通天的一缕残魂,勉强当做通天仙主也没错,徐言认为收取自己的异宝是人之常情,谁敢阻拦就宰了谁。

    “魂灯只是上品法宝而已,天下间魂灯无数,等阶大多不高,只有预示魂灯主人生死的能力,没有其他用处,也无法驾驭,仙主想要收取,没人敢阻拦。”

    “就是一盏普通的魂灯啊……”徐言大为失望。

    “虽说普通,但是意义非凡,这盏魂灯是老仆的执念所在,守得它亮起,老仆死也无憾啊。”

    “知道你是个忠仆。”徐言摇摇头,道:“谁杀的你,你这魂体因何能五百年不散?”

    “是人族所为。”

    守夜人声音发沉,道:“每隔百年就有很多人族化神抵达琳琅岛,老仆与其抗衡多年,终于不敌,在五百年前战死,只有元神逃进倒空山,栖身龟甲当中而得以存活至今。”

    “龟甲?什么龟甲?”徐言又是一怔,这时候他才发现,叫做运气的守夜人,语气与其他人不同,总是人族人族的,好像他不是人族一样。

    只有异族,才会用人族化神这种说法,如果本身是人族,无需加上人族二字,只说化神修士即可。

    “我们所在之地,就是龟甲之内,龟甲是老仆的背壳,也是存放魂灯的地方。”

    守夜人现出一种难看的笑容,满脸褶皱堆积成沟渠,看起来很是吓人。

    但他语气偏偏十分和善,对着徐言解释道:“老仆的本体,是一头化羽境的海龟,而非人族啊。”

    听闻化羽,徐言先是一惊,接着大为不解,问道:“既然你是化羽至强,怎么会被人族化神围杀致死?”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