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3章 暂时的合作

    阴森的魔花殿长廊,两侧的花瓣巨墙在缓缓的晃动,好似魔花的呼吸。

    面对雪孤晴的质问,徐言忽然笑了起来,笑声诡谲。

    “我知道的不多,只是喜欢猜一些谜团,比如说,你这位近卫军的统领大人为何要孤身蛰伏西洲,成为雪国国主。”

    徐言围着雪孤晴缓步转了一圈,道:“既然是近卫军,守卫的自然是魔帝了,雪统领不远万里跨域西洲,会不会是得到了帝王复生的消息?千年而已,魔帝那种强者没准真没死,留一下一缕残魂转世重生,他会不会从魔族,变成了人族呢?”

    轰!

    徐言话语刚落,只见雪孤晴的长发被气浪涌动得漂浮了起来,连着双眼都变成了殷红。

    于此同时雪孤晴的单手鬼魅般探出,直奔徐言的脖颈。

    嘭的一声,如玉的单手没抓住对方的脖子,而是抓住了另一只修长的手。

    嘎吱吱一阵骨骼响动,两只握在一起的手,绝非代表着友情,而是充满了杀意,互相在催动巨力,对峙不下。

    “你不是寻常的化神初期。”雪孤晴目光森冷,以她巅峰魔君的力量,居然没能捏动对方。

    “你也不是寻常的魔子。”徐言面带微笑,雪孤晴的力道的确可怕,但他丝毫不惧。

    “你究竟知道什么,说出来,否则你别想活着离开魔帝城。”雪孤晴声音渐冷,另一只玉手中多出了一物,看似一块古旧的令牌。

    当看到这块令牌的时候,徐言忽然间生出了针芒在背在错觉,仿佛自己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住了一样。

    雪孤晴的手里出现古旧令牌的同时,在城里始终巡弋的骑士猛地勒住了战马,明暗不定的双眼燃起了幽芒,看向魔花殿的方向。

    “我知道的不多,我说过了,我喜欢猜测一些东西,也喜欢胡思乱想,只要我能安然无恙,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我不会轻易说出来。”

    徐言目光微眯,默默的看着雪孤晴,道:“你有我的把柄,我能猜到你的动机,我们扯平了,独身一身来到外域之地,能找到庇护可不容易,放心,我不会乱说的,想必雪大人也不会乱说。”

    徐言的瞳孔已经变成了针芒,刀剑龙离在指尖中转动,只要雪孤晴敢出手,徐言可不会坐以待毙。

    反正这里是魔花殿,一旦引动了邪灵,雪孤晴可讨不到好处,除非她也有黑魔幡。

    默默的对峙了半晌,雪孤晴最终没在动手,而是将手里的古旧令牌收了起来。

    “我的容忍有限,希望你不会真的惹怒我,忘掉你的猜测,我也会忘掉你雕刻的鬼面冰雕。”

    雪孤晴斟酌了许久,终于做出这番决定,不仅是她的对头太多,已经被孤立出六大魔子,还有着一份不为人知的苦衷。

    为了这份苦衷,她必须隐忍,而且不能出现半点差池。

    “什么猜测?什么冰雕?雪大人怕是被魔花的气息冲昏了头脑。”

    徐言将龙离也收了起来,心头放松了几分,刚才的局面是他的摊牌,还好,雪孤晴果然顾忌颇深。

    “雪大人莫要担心,有我在,绝对不会让那邪灵伤你,我们走吧,四王或许真有遗诏遗留,想必你也十分好奇吧。”徐言轻笑了起来。

    “只要是魔族,必然对四王遗诏好奇,想要知道四位大人去了何处,又留下了何种遗诏。”雪孤晴眉峰微蹙,道:“不过我更对你的忠心好奇,你当真对我一见钟情?”

    “当真!我对大人一见钟情,如若半点谎言,我徐三天打雷劈!”徐言十分认真的说道,还发下毒誓,看起来憨厚又腼腆。

    “徐三,你不觉得这名字太假了么……松开!”

    雪孤晴根本就不信誓言之说,她又不是人族的痴情女子,而是冷酷凶残的魔君,冷冷哼了一声,这时候才发现两人的手还捏在一起。

    之前是运转巨力打算搏命一战,此时力道不在,这两只捏在一起的手就变得古怪了起来,甚至隐隐有着一丝暧昧之意在其中。

    分开的双手,各自带上了对方的温度。

    可惜的是,这两位全都是冷血之人,看似暂时的合作,也是建立在各自的利益与把柄之上。

    “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如果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

    徐言倒是没什么尴尬,抬起刚才抓住雪孤晴的手,放在面前仿佛在欣赏着刚刚的刹那温存。

    “其实,我不叫徐三,我叫姜大川。”徐言很认真的报出了名讳,他越是认真,雪孤晴越是不信。

    “姜大川……这名字更难听,你还不如叫徐三呢,或者称呼你为鬼面大人。”雪孤晴冷声说道。

    “那就叫鬼面好了,这名字我用得最久,听起来也最亲切。”徐言呵呵一笑,当先迈步走向长廊尽头。

    “那冰雕的模样,就是你自己披着甲胄的模样吧。”雪孤晴跟了上去,沉声说道。

    “是啊,儿时喜欢玩闹,特意打造了一副吓人的盔甲,看习惯了,也就顺眼了,后来用的甲胄大多如此模样。”

    “真是特别的爱好,没听说有谁在儿时就喜欢以鬼面遮脸的,除非你没脸见人。”

    “这你可说错了,不是我没脸见人,而是一见到我啊,周围的小动物们都被吓得望风而逃,怎么样,威风吧。”

    “吓唬小动物?你还真有出息。”

    “也有些大动物来着,可惜它们都没有心,一吓唬就逃了,呵呵。”

    “没有心?什么意思。”

    “没什么,老家那边动物比较多而已。”

    一路上看似在闲谈,徐言的感知已经达到了极限,始终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以及身旁的雪孤晴。

    魔花殿他第一次来,虽然有黑魔幡在手,小心一些总没错,尤其与雪孤晴的交易,徐言可无法保证对方会不会暗中动手。

    没见到雪孤晴之前,徐言并不知道当年为何雪国国主会蛰伏西洲。

    即便是巅峰魔君,蛰伏西洲也有着不小的风险,人族中的化神巅峰可不是摆设。

    自从得知了雪孤晴近卫军统领的身份,结合屠青烛就是魔帝复生,徐言能大致推算出雪孤晴当年蛰伏西洲的目的。

    必定是为了听从复生的魔帝调遣!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