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 四王遗诏(上)

    徐言要去一趟道府,不见到老道士他不会甘心。

    正好魔花传送阵能直抵道府,如果与邪灵达成约定,徐言就能在道府借助传送阵的力量再度回到魔花殿。

    定向传送阵可以将传送阵送往任意一处指定的地点,也存在着返回的能力,而这份返回的能力,只有邪灵能做到。

    趁着邪灵还存有神智,徐言打算在迎海枝的战事结束,冒险走一趟道府,如果邪灵的神智完全被恶念之力侵染,那就没机会了,这座魔花传送阵也将彻底失去传送的能力,到时候只能将邪灵覆灭。

    约定之后,徐言好心的提醒了一番。

    魔帝叫做申屠云天,魔化的刻骨之仇,可不能记错了。

    可是徐言的这番提醒,非但没有得来感谢,反而引起了邪灵的诧异。

    “魔化我的是申屠天,不是申屠云天,虽然过去了两千年,我不会记错。”

    邪灵的声音充满了肯定,道:“魔帝叫做申屠天,不叫申屠云天,还有一个人,叫做申屠云,藏在斗篷里看不到模样。”

    “申屠云,申屠天?”徐言豁然一怔,道:“两个魔帝!”

    “不对……”徐言惊讶了起来,道:“申屠云天,如果把这个名字拆开就是云与天,申屠云,申屠天……那两人到底谁是魔帝?”

    “申屠天,我记得很清楚,申屠天炼制的八尊黑魔幡,将我魔化也是申屠天动的手,至于申屠云,我没见他出手过,更看不到他的模样,只听过他的声音,申屠云的声音听起来是一种毫无情绪掺杂的感觉……很温和,很怪异。”

    来自邪灵的解释,让徐言更加糊涂了起来。

    “这两千年来,魔族出现过几个魔帝?”徐言凝声问道。

    “一个,申屠天。”邪灵回忆了稍许,斩钉截铁的答道。

    它不会记错,它比人类的记忆要强出了太多,它记得十分清楚,魔帝叫做申屠天,而非申屠云天。

    听闻之后徐言紧锁起眉峰,自语道:“怎么回事,魔帝的名字为何被拆开,或者说,两个名字被刻意合在了一起?”

    吼……

    吼……

    邪灵的目光渐渐迷茫了起来,喉咙里滚动起低沉的吼声,暂存的神智渐渐被邪恶之力压制,即将现出暴躁的状态。

    “先祖……我……我的神智要被压制!你快走,下次见面我会以全部的神智压下邪恶的力量,助你开启传送阵,然后……让我消散……吼!!!”

    邪灵最后的低语,充满了遗憾与期待。

    它遗憾着消亡。

    也期待着消亡。

    “一言为定!”

    徐言放下了关于魔帝名字的猜测,用力的点了点头,一旁的小木头也一样凝重的点着头。

    家人之间的约定,看似残忍,实际上,又何尝不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木头女孩一转身化作枯枝从新回到混元瓶,徐言则动用灵力禁锢了闯入紫府的邪灵分神,将其带出了外界。

    呼啦啦一阵响动,魔花从新开放,牢笼消失,徐言置身大殿中心的祭坛。

    远处的邪灵本体依旧被黑魔幡禁锢,雪孤晴也一样被困死在邪灵利爪里,看不到人影,只能看到一块石碑般的坚冰在血雾的困杀中屹立不倒。

    本体睁眼,徐言抬手抛出了一道血线,正是邪灵的分神,当这道血线没入被黑魔幡锁死的邪灵本体之际,庞大的邪灵顿时发出沉闷的咆哮。

    咆哮声,是契约的订立,仿佛在提醒着徐言万万不要忘记承诺。

    随着咆哮的滚动,邪灵身外的血雾涌起,古旧的卷轴渐渐浮现。

    卷轴离开了邪灵的血雾,漂浮在空中,随后落向地面,轻盈得犹如一根羽毛。

    看到卷轴出现,徐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想要调集北州所有魔族来营救他们,四王的心思果然够深。”

    徐言暗自冷笑了一声,在心头暗道:“走的时候半句话不留,怕泄漏消息引来其他人族强者,只留下一份遗诏以邪灵看护,四个老狐狸的心机太深,可惜,四王低估了邪灵的可怕,四王遗诏相隔五百年才能公之于众,千鳞,你的这番苦心,怕是太晚了。”

    眼见着卷轴飘落而下,徐言探手去接,这时候忽然异象大起。

    咔嚓嚓冰裂的脆响声突然出现,不远处被邪灵巨爪困死的雪孤晴竟然崩裂了一片碎冰!

    冰花四溢,每一片都小巧玲珑,急速旋转,仿佛一片飞雪。

    空气中嗡鸣大作,更有刺耳的鸣声响起,听起来好似无数的飞剑在呼啸盘旋。

    眨眼而已,飞雪已至,落在徐言身上传来叮当脆响,能看到一道道剑痕般的痕迹出现在角石甲上。

    这一片看似寻常的冰屑飞雪,竟是将徐言给掀飞了出去,即将抓到的卷轴随之落空。

    轰隆一声闷响,徐言的身影砸进了八面花瓣石壁上,将花瓣都砸得凹陷了进去。

    若非有角石甲护体,寻常的魔君将被这一击诛杀!

    嘭的一声,从花瓣上落下的徐言稳稳站在一座小型祭坛之上,目光冰冷的望着从噩梦中醒来的雪孤晴。

    能突破恶念之力所形成的无限梦魇,足以说明雪孤晴的心智颇坚。

    能破开邪灵的利爪围困,更能说明雪孤晴的能力绝对不凡。

    坚冰碎裂成漫天飞雪,刻意撞开了徐言,在雪花里,修长的手臂接住了古老的卷轴。

    重新出现的身影,在徐言看来有些陌生,但他知道那就是雪孤晴。

    或者也可以说成是雪罗刹!

    晶莹如冰雪般的身影,彷如冰雪中凝聚的精灵,一头白发在发梢处淋漓着无尽的雪花,看不出苍老反而更显妖娆,白皙的脸庞依旧是雪孤晴的容貌,只是眼眶里没有了眼瞳更没有了血色,而是白茫茫的虚无。

    “雪罗刹,雪铸的罗刹……”

    徐言的目光低沉,在风雪中一步步走向对方。

    四王遗诏不能落在雪孤晴手里。

    因为四王遗诏关乎着东洲是否会大乱,一旦以遗诏的命令集结魔族攻向道府,东洲域将迎来一场浩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