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荒林搏杀

    祸害不能留,尤其是可能牵扯到家人的祸害,就更不能留。

    许敬之的险恶,已然触动了徐言心底真正的杀机,如果对方单纯是对他而来,徐言大不了接下来就是了,管他阴谋诡计,还是笑里藏刀,徐言可不惧。

    许敬之将主意打在了庞红月的身上,才是徐言升起杀机的关键所在,要不是今天徐言来得及时,后果将不堪设想。

    对于那些找死的人,徐言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送他们一程。

    庞府并非徐言的家,因为他从小就没有家,如果说真正的家在何方,恐怕只有临山镇的乘云观了,然而住在庞家的这段时间,徐言的确生出了一丝家的感觉,尽管他总和庞红月斗口,不时还会交手,可是心底的深处,徐言并不讨厌那个嘴巴如刀,莽撞蠢笨,可心地却十分善良的女孩。

    一连串的雨滴从刀锋上流下,暴雨中,徐言的左眼闪烁起一缕暗淡的星芒,缓缓扫视着周围,很快,他的目光停留在西北方向的一片荒林。

    远处的荒林里,许敬之依旧贴着隐身的符箓,只是手里多出了一块小巧的玉牌,而那只被他叫做黎易先的厉鬼,正在张牙舞爪,发疯般的想要扑杀过去,却被那块玉牌死死地挡住,尤其厉鬼身上的阴气竟然在那块玉牌面前快速的消散。

    玉牌挡住了厉鬼,可是表面上已然出现了细密的裂痕,随着厉鬼愈发狂躁,玉牌上的裂痕就会变得更多。

    寻灵玉!

    看到许敬之手里的玉牌,徐言微微皱眉。

    寻灵玉他在丰都城的城主府见过,当时闫临褚用来验看灵体,如今见到许敬之也有一块,而且寻灵玉居然能挡住厉鬼,徐言才发觉那种寻灵玉不仅能验看出灵体的存在,还可以吸纳或者说撕裂阴魂鬼体,因为厉鬼此时已经变得暗淡了许多。

    鬼气一旦消散,凶恶的厉鬼也会变得寻常的阴魂,寻常的魂魄是很难伤到人的。

    荒林中,暴雨下,许敬之面孔狰狞地抓着寻灵玉,这种法器他催动不了,却能靠着寻灵玉抵挡住一些鬼体或是灵体。

    一个隐匿身形的武者,一个无形无体的厉鬼,就这样在雨中对持,而且各不相让。

    “黎易先,你死不瞑目么,既然如此,你就再死一次好了!”

    “你敢动红月,我不会饶你!”

    天边再次泛起阵阵雷鸣,两道同样狰狞的声音在空旷的林中响起。

    “当时就该连你的尸骨也一并烧掉,让你永远消失在世间!黎易先,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许敬之的低吼中充满了疯狂:“如果你不对红月动心,我怎么会杀你!”

    “喜欢红月的人很多,你去全杀光啊!让他们全都变成厉鬼,看你有多少法器可挡!”

    “滚回你的埋骨地,否则拼了寻灵玉不要,我也要让你魂飞魄散!”

    “我已经死了,许敬之,你认为我还会怕死么?”厉鬼的青脸上出现了一丝遗憾,下一刻却被无比的愤怒所掩盖,怒吼道:“既然只能显形一次,我会在乎魂飞魄散么!真想告诉爷爷,你这个卑鄙小人才是害死我的凶手,可惜,只能碎掉你一块法器,没关系,早晚会有人替我报仇,除掉你这个人间败类!”

    “你给我去死!”

    “碎!”

    咔嚓,咔嚓!

    随着两道怒吼的咆哮,许敬之手里的寻灵玉破裂了开来,而那只厉鬼的身影也变得模糊不堪。

    不愧为许家最得宠的小公子,许敬之能随身带着寻灵玉,可见他在许家受宠的程度,有寻灵玉这种法器在,厉鬼根本杀不掉仇家,本来可以借助鬼气在人前显形的机会,也被浪费在这次救助故友的关头。

    厉鬼生前的名字,叫黎易先,与庞红月和许敬之都是儿时的玩伴,因为透露出爱慕庞红月的心思,被许敬之记恨在心,终于被杀害在城隍庙里。

    变淡的鬼魂依旧怨气深重,不肯消散,却无法对许敬之造成丝毫的伤害,黎易先只能默默的漂浮在荒林里,眼睁睁看着他的仇人在得意的冷笑。

    没人能看见许敬之,只有他这种鬼物,才能察觉到贴了隐身符的人。

    悠悠的叹息在林中响起,天穹的深处再一次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不知何时出现在林中的少年,那柄寒光闪闪的长刀,正倒映着天空中如龙的电芒。

    无声无息的身影,将许敬之吓了一跳,当他看到是徐言的时候,脸上的惊诧顿时变成了狞笑。

    又来个送死的!

    “这么大的雨,不带把伞么,衣服都湿透了吧。”

    张口便是怪异到极点的话语,徐言说着,将目光望向许敬之的方向,关切的说道:“这么大的雨,隐身符可不太好用喽,这位朋友的身形轮廓,很像我的孙儿许敬之啊,别说你就是我那不孝的孙子,喂,你不是我孙子吧?”

    听到徐言这番明损暗骂,许敬之这才惊觉自己大意了。

    隐身符的确能隐匿身形,可无法让身影彻底凭空消失,说到底,这种符箓不过是一种高明的障眼法,而且别人根本发觉不了,别人看不见他,却能摸到他,而且一旦被雨水淋到,更会显现出身体的轮廓。

    就像一块冰被扔进水里,再怎么伪装,也无法抵消身边出现的水纹。

    徐言本来能清楚的看到许敬之,说这番话,是为了隐瞒自己左眼的能力,而且不等许敬之多想,刚才还一脸关切模样的徐言,已然暴起发难。

    嗡!

    长刀划破了雨幕,斩向许敬之的咽喉。

    知道自己躲不过了,许敬之一把抽出长剑,一边后退,一边抵挡徐言的猛攻。

    他和徐言交过一次手,知道对面的少年出手有多狠辣,尤其一手飞石的功夫让人防不胜防。

    仗着隐身符的能力,许敬之不怕徐言辨认出他的轮廓,只要没有现出真身,谁能证明他就是许敬之,能动用隐身符的可不止许家。

    急退之际,许敬之已经心生退意。

    今天的机会十分难得,他的爷爷去了庞府,注定会缠住庞万里,而隐身符加上麻骨的毒药,对付庞红月兄妹绰绰有余,他只是没有料到,即将成就好事的时候,徐言居然半路杀了出来。

    机会错过了不要紧,下次一样会有,不过临走之前……

    格挡住徐言的刀锋,许敬之的眼底现出了一丝阴险的神色,他决定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让面前这个可恶的家伙断子绝孙!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