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回归!

    “解罗颇一个人的冰冻就可以的,其他人为什么要解?”“其他人……也应该都是仙人您宗门的人啊,真的不解么?”月儿疑惑的问道。“这个嘛。”陈小陌挠了挠脸。“县衙里的房子不够用了,解了这些人的冰冻,住宿都是一个大问题。”真跛脚的借口,但陈小陌想了想,也只找到这么一个理由,总不能说万一他们不认自己怎么办吧,不过看起来对于月儿来说已经够了。“仙人真是深谋远虑。”月儿敬佩的语气说道。让陈小陌以为他拉泡屎,月儿都会以为是香的。

    厚实的冰霜从罗颇的身上逐渐退下,藏青色的衣服,焕发出了生机,在冰冻解除到一定程度后,就开始微微褶皱展开,衣服之上,罗颇那颈部也露出了原本的颜色,一种蜡黄的色调。“这罗颇是什么修为。”陈小陌在罗颇化冻前,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听说是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元婴后期!而且这罗颇乃是青云剑宗之人,若是救了他,是不是直接可以使得青云剑宗在此在归云界生根发芽?这可涉及到他的宗门归属感,若是如此,倒也可以接受。

    当最后一缕冰霜从罗颇的身体上褪去之后,他的本来面目也展现在秦晓的面前,一个略微富态的中年男人。实际上,修士的外表可以随着他们的想法改变许多,这里指的是他们的年龄,若是想显得成熟一些,就让自起来很老成,就譬如说许多男修,即使年龄不大,也将自己整成了白发苍苍,仙风道骨的模样,哄的人一愣一愣的。至于女修,不管多大,永远十八,样貌对于女人来说,永远是第一位的。除非临近归墟,修士才会不可逆转的表现出老态。罗颇缓缓的睁开眼,看到了陈小陌和月儿正带着奇特的眼神盯着他,嘴巴微微蠕动。“你们……这是……”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来回环顾四周。“不对,我记得之前进入了极寒瀑布,然后整个人被寒气所冻结失去了直觉,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们是谁?莫非是极寒瀑布内的大能,抓我到此地,有什么企图?”被冻结的人,罗颇连时间的感知都失去了,只道现在还是被冻结之后不久的时间里。

    “罗颇爷爷……是我啊……月儿,你不记得了?”“月儿?”罗颇微微皱眉,用一种怀疑的眼神扫向韩小莹。“许大胖的女儿月儿?”月儿点了点头。这让罗颇更诧异了。“怎么会?大胖的女儿月儿不过是个葱角幼童!而你明明是……”明明是个成熟的女人。

    陈小陌心想,mad,记忆真特么强悍!

    这里面就需要跟这罗颇解释解释了,月儿说起了关于他被冰冻了许多年的事情,关于归云界的发展与现状等等,同时介绍了陈小陌……青云剑宗的仙人……似乎还是北君陈诺。说到这里,罗颇不禁望向秦晓,在他的眼里,陈小陌只不过是一个金丹初期的小辈,怎么着就是仙人了,金丹期的人,这么容易看的出来,怎么会被认为是北君陈诺的?

    不过从之后的解释中罗颇也发现,他被冰结于此,正是他们两个人把他救出来的,所以这份怀疑,却并没有说出来。“不是妾身救的罗颇宗主。”月儿脸红的一番低着头说道。“而是仙人救的宗主。仙人可是北君陈诺”月儿把功劳推给了陈小陌,往她脸上贴金。小月儿也真是太好了,各种帮陈小陌装逼。这就让罗颇对于陈小陌的看法改变了许多,想他元婴后期的修为,也抗不住这洞府之中的寒气,被冰结于此,而陈小陌这金丹的小辈居然有能力解除这些冰霜。

    从这一点就看的出来,陈小陌必然不是等闲之辈……或许真如月儿所说的那样,是传说中的仙人而且还是他们青云剑宗曾经的王者北君陈诺不成?

    也对,也对,许多大能人士就喜欢玩虚的,扮猪吃虎,以小博大,屡试不爽,或许这仙人只是降低修为,迷惑于其他修士,让他们敢于对其出手……然后也等于他们这些毛躁修士的死期,看起来这仙人,也是这样。幸亏他罗颇持的住,没有利用自己的修为对北君陈诺试探,罗颇有些庆幸,不然结果一定讨不得好。

    “北君在上,受青云剑宗不肖弟子罗颇一拜。”归云界本就以实力为尊,与此相比,膝盖就不怎么值钱了。见到罗颇朝自己跪拜,陈小陌也没什么在意,反正都习惯了,打了哈欠。“起来吧,我们离开这吧,太无聊了。”月儿顺从的点了点头,至于罗颇也想快一些回到青云剑宗的山门,他想知道现在的青云剑宗变成什么样子了。离开这里需要经过暗无光线的漆黑洞道,虽然三人已经不是凡人,想要加快速度也非常简单,但这个洞道没有光线,又弯弯绕绕的,稍微刹不住车,就碰壁了,所以三个人行走的也是极为小心。

    幸亏修士对于外界的感知也是增强许多,也不至于被突兀出现在脚下的碎石所绊倒。陈小陌与月儿行走在前面,月儿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小鸟依人的靠在陈小陌身边。有了肌肤之亲的他们,怎么说也感觉到亲密很多。“仙人……”月儿在路上娇嗔般的突然轻声喊道,那声音快拧出水来了。即使没有光线,陈小陌也感觉到她的羞涩。“嗯?怎么了,小莹?”“仙人的手……”月儿却不好意思继续再说下去,陈小陌的手怎么了,不是好好的么。忽然之间,视野大亮,从后面罗颇那里释放出了光芒照亮了整个洞道。陈小陌与月儿转身一看,发现罗颇的手里竟然多了一支蜡烛。

    “刚刚才发现,我的纳戒还在,在里面找到了一支道悟之烛,在烛火的照耀下,可以提升修士一成顿悟的几率。”“眼下……”罗颇还想说什么,不过看到前面的两个人又不禁摇了摇头。“仙人的手……”月儿脸红的低声道。陈小陌低头一看,自己的手正放在月儿的屁股上,就算是他,也不禁有些尴尬。黑夜中的色胆,果真是大了些,如今被烛火照亮,陈小陌顿时收了心,尴尬的笑了笑。“抱歉,抱歉。”收回了贼手。心里却是在琢磨着什么。

    洞穴不深,陈小陌三人在烛火的照亮下,也就不到盏茶的功夫,便离开了这极寒瀑布,穿过那冰冷的瀑布时,罗颇还是心有余悸,但见陈小陌与月儿安然无恙的通过后,最后还是放下心来,既然他们能救自己,若是再被极寒瀑布冰结,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此地的寒气皆因为林兮烟而产生,那是被夫君杀死后的恨意堆化出来的冷厉之寒,在陈小陌化解了她内心的仇恨以后,这些寒气也似之前那般冰冷透骨了。就算是筑基小辈,想要通过这极寒瀑布,也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变故了吧。

    陈小陌呼吸到外界新鲜的空气,心情格外的舒畅,之前差点没命了,死里脱生的感觉,相当轻松。活动了一番筋骨,金丹期的修为,浑身充满着无尽的力量,仿佛自己年轻了二十岁一般……哦,他本来就很年轻。“北君,我先回宗门内看一看。”罗颇对陈小陌还算恭敬,毕竟是救命之人,不论辈分,也应当对陈小陌存在感激。在出来之后抱拳向陈小陌说道,他那眉头微皱,似乎心有所系。

    陈小陌点了点头,默许了罗颇的想法,后者便一个闪身,没了踪影,陈小陌倒是想跟过去看看这个世界青云剑宗的模样。

    月儿在用法力解了罗颇的冰冻后,就有些透支的走路不稳,不过因为能够扶着陈小陌的缘故,才没有立刻倒下来。“仙人……”她那看着陈小陌的眼神,似是暧昧,似是柔情,陈小陌初偿滋味也是顿生旖旎之心。见月儿脱力般的靠在自己身上,那长长的睫毛,那发间的暗香被让陈小陌迷醉,体内有种叫做荷尔蒙的东西,正在逐渐发酵。

    陈小陌轻吐一口浊气,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天鼎山南峰,荒郊野外的,这总是野战,还真不太好。对了,转移注意力是陈小陌克服欲念的最好办法,他想起了自己已经是金丹修为,而金丹期的修士……都是可以飞的,不像筑基只能踏空滑行而且不能太久,所以陈小陌尝试着想要踏天而行。

    陈小陌抬起脚,踩在空气中,想要将其当做地面一样踏在上面,只是一个趔趄……失败了。月儿在秦晓怀里,顿时被这变故一惊。“仙人,你在做什么?”“我?”陈小陌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他在练习任何一个金丹期修士都会的踏天而行么。“没啥,没啥……”作为一个仙人,秦晓还真是连向别人求教知识的可能性也没有了。什么?敏而好学,不耻下问?陈小陌还是做不到,太羞耻了。……“小人,你带着我踏天回城内,不是更快么,为何还要走山路。”南峰的半山腰上,月儿被陈小陌搂着,慢慢吞吞的朝着山下回宗。月儿对此大为不解,就仿佛对面就是卖柴的,还要跑到山上亲自劈柴一样,舍近求远。陈小陌倒无所觉,现在就算是闭着眼睛都能避开道路上的障碍之物,金丹的感知力,还是很强的。听到月儿的发问,陈小陌闭着的眼睛上,眼珠子滚了滚。“你懂得。”你懂得!月儿还真懂了,低着头脸上如火,如烧,扭了扭纤细的腰肢,屁股上感觉有个东西盖在上面,让她走起路来,也十分别扭。……

    陈小陌一回到城内,就被即墨等人拉走了,赵慧儿看着月儿,月儿不见当初魅惑,却多了一份美丽,而且她发现月儿变了,不像以前那么讨厌了,两个女人之间又是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火药味。为什么要加个又?女人嘛,性格总是反反复复的,摸不透,妖娆的女孩变清纯,清纯的女孩变发骚,常有的事。当然赵慧儿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陈小陌的缘故。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赵慧儿面色微凝,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那里挤挤也可以住一起,你为什么不和我一起住?”“我……”月儿终究是刚不过赵慧儿,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居然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脸红起来,她与陈小陌这关系,全城众人皆知,就连她老爹,一个筑基的隐修,都是极为高兴于这段姻缘。但要是如此把这事情抬到水面之上,被赵慧儿正面的问起,却又有些难以掩饰的羞涩。

    “实在太过分了,一个女儿家,还没有夫妻之名,就行夫妻之实。而且你忘了叶帆了吗?”赵慧儿瞪大了双眼,义愤填膺,我本来就和他没有关系,只不过我老爹犯傻而已。

    赵慧儿旋而靠近了月儿,贴近了她的身体。“你……你要怎么样……”月儿紧张的看着赵慧儿。“帮我个忙可好?”萧魅儿展颜道,邪恶的笑了起来。月儿直听的一愣一愣的。“话说回来,月儿妹妹。”赵慧儿低下头,扫视了月儿身上这身极为修身的……连体泳衣,眉头一皱。“你这身衣服哪来的?”看着变得去如此邻家妹妹的月儿,赵慧儿心生乐趣,赵慧儿好奇的抚摸着月儿泳衣光滑的外表,突然间猛然一抓,抓住了一团柔软。直让的月儿羞耻的叫了一声。“魅儿……你……你……”虽然对方是个女人,但要是这样搞,月儿现在还是难以承受,如果是以前,那就不好说了,现在月儿却如同被把住了命门一般,浑身僵硬起来。“这是仙人送的,慧儿姐姐你不要,不要……”这身衣服,是陈小陌在系统内兑换出来,用来简单的遮羞,但确实陈小陌送给月儿的第一件东西,月儿自然舍不得脱下来。两个小女人在外面厮打成了一团,好一道美丽的风景。(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