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我来自青云剑宗!

    白客的眼神变得极其幽深,仿佛最深的海底,有巨大如山的苍龙正在缓缓游动,将要摆翅巨尾,掀起惊天的怒涛。忽然,他闭上眼睛,下一刻睁开时已经看不到任何意义,只是绝对而令人心悸的平静。依然是最深的海底,没有怒涛,却有着凡人难以承受的压力。“当处我习剑自以为剑心通明,却没有想到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你到底是谁?”

    白客已经清楚的感知到了陈小陌的境界,金丹初期,虽然比不上他金丹大圆满,可是也还是金丹,并非他所见到的筑基那样的弱小。他突然发现,似乎自己从陈小陌接近自己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陈小陌的名字。

    陈小陌笑了起来,笑的很是清澈,没有人其他的意义,然后敛了笑容,像看着慈爱的前辈一样看着白客,说道:“我叫陈小陌,我来自青云剑宗,你们所要的传承,似乎是我宗门的东西,你们是贼而我是主人。”

    随后陈小陌身形走到了白客面前,如一阵春风,没有任何的杀气,就像朋友之间一样,温和平静!

    白客闻言沉默,树林再次变得安静。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小陌说道:“你们到这里干了什么我都一清二楚,我只是不想随意杀人,所以我想知道你们要做什么,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离开了,原本我是想在传承之地等着你们,然后打败你们,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为了我纵身跳下万丈悬崖,所以我下来了。”

    “青云剑宗么,可是我不清楚为什么你来自剑宗,却还有接近我和我学习最基本的剑法,这些你不是应该早就学会了,难不成是以为欺骗我一个老头子会有很大的成就感。”白客心中有一把火看着陈小陌微讽说道:“难道你是主人就可以这样,你要杀我们,我无话可说,可你这样有点过分了?”这时,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有时候是不能随意杀人的,这是我青云剑宗的原则,哪怕你们是贼。”说话的是从法术一直观察陈小陌的罗颇。

    他的视线落在这满天落叶的古木林中,似乎在回忆当初青云剑宗还是十分强大的宗门,神族还没来,宗门也没有因为为了保护归云界死伤无数,陨落无数强者的时候,那时候他还是个筑基小辈,为了学习好的剑法,他和同门一起来闯传承界。

    “有些事情,我青云剑宗消失了你来做,或者是对的,但现在做,你就是错的。”

    ……罗颇的话,便是这件事情的结论。很明显,白客没有想到原来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有人看着,他们还在沾沾自喜,为自己的“一帆风顺”感到高兴。他静静地看着罗颇,没有愤怒,也没有绝望,只是这样看着。然后他无声而笑,却充满了嘲讽与无奈,只不过这一次还多了些疲惫与释然。

    结论已经做出来了,那么结局会是什么?接下来的事情,是青云剑宗内部的事情,白客没有想逃走,他逃不掉,他也不能逃,因为他的一切可以说是青云剑宗给的,只是当时青云还在。

    罗颇看着恢复原本相貌的陈小陌说道:“仙人,我不明白你为何要这样做,其实他们可以进入传承之地是我故意放进来的,青云剑宗要重新回到巅峰,就必须让这群贼知道错?”

    仙人?白客震惊的看着陈小陌,他不明白为什么罗颇会叫一个金丹的后背叫仙人,虽然陈小陌身上的确有一种近仙的气质!

    离青云剑宗此不远的一座古城中,一位身着血衣,年龄难辨的男子同时睁开了眼睛,目光看向西方,神色渐渐凝重起来。他知道,魏国那位皇帝按耐不住了要出征了,他也该回去了,去见见多年未见的师兄,没想到那守成的师兄居然有天也会做出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比如这一次颠覆皇权。

    魏国历代王侯都是骁勇善战,而且好战之人,一旦征途,必会兴起战火。即墨起身,召来了副将,吩咐了几句,旋即孤身走到他们刚刚打下来的徐州城前,静待战火燃起,仙人给他的训练方法实在厉害,一群没有经历过战火的兵,居然轻而易举打败了魏国的军队。

    楚国的王侯,也正是为了战争才存在的,虽然楚国刚刚建立,虽然归来的只有一位王侯,一位早已经归隐的王侯,楚国帝师苍云,楚国灭国的时候他不在,他后来无力回天,现在他来了,哪怕楚国只有十万军队,魏国百万,可是为了楚国再次复兴,为了即墨皇子他无惧。

    魏国皇宫,一封接一封的密报送到了天谕殿,坐在龙椅上的魏皇面色沉凝如水,看着这一封封密报眸子不断闪烁着冰冷的精芒。战争还未正式开启,然而,战争的气息已迅速在魏国皇城蔓延,短短三天内,一匹又一匹哨马从西方与北疆赶来,加上其他暗中的联络手段,详细地诉说着前线的情况。皇城的百姓并没有太多惊慌,魏国兴盛了数百年,无敌了千年,也使魏国的百姓养成了一种有着难以形容的自信,打心中毫不犹豫地认为魏国不会输,何况面对的只是他们曾经打败过的楚国。

    不管这种自信是好是坏,最起码让维持皇城治安的将士松了一口气。百姓依然如往常一般照常生活,最多就是茶余饭饱多了一些谈资。当然,之前青云剑宗在魅魔的飞舟上发生的事还占着说书先生和酒馆小二的大部分篇章,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准备去加入青云剑宗,为了完成自己那修仙的梦,修仙面前无国界。

    陈小陌看着罗颇:“一切有我,你先回去吧,宗门正式招收弟子了吧,还有即墨的事我现在无法帮他,你去保护他吧,我听说魏国有元婴强者。”罗颇应声离去!

    白客望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手中的剑没有放下,他不清楚陈小陌要做什么,这位在他看来很是清秀的剑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