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茂密的树林之外,一百几十个人厮杀在了一起,一边是装备精良的东瀛武士,一边是有着军人的影子,却是装备简陋的百姓,一接触便是一面倒的屠杀,三个百姓瞬间被一刀斩杀,而倭国武士仅仅只有一个人被箭矢射死。

    “蒙大哥,这样下去不行啊,东瀛人装备精良,而我们连刀都没有几把。”一个手持简易长枪的中年汉子,击退一名东瀛武士,随后对着身边,手持横刀的精壮汉子说道。

    那手持横刀的精装汉子,明显是个练家子,战力非凡,这一会儿,已经有三个东瀛武士被他斩杀,更是有六七个武士被他所伤,一时间有如出入无人之境。

    闻言,那蒙姓男子环顾了一下四周,虽然他这里已经解决了几个东瀛武士,但是其他人却没有这等战力,已经有十几个人倒在地上不知死活了。

    “呸!”蒙姓男子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脸色有些发青说道,“兄弟们,这一战,我们退无可退,这些东瀛人的所作所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哪怕是我们死也要给父老乡亲们赢得时间。”

    “杀!杀死这些畜生,老子和你们同归于尽。”

    “我家里如今就剩我一个,其他人都被东瀛人杀了,杀吧,就是死,我也要拉几个垫背!”

    很快的,剩余的汉子一个个大声吼叫,他们愤怒,他们悲痛,如今只能以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这些东瀛武士的脚步。

    这数十个汉子刹那间爆发出强烈的气势,一时间竟然连续杀戮七八个东瀛武士,但是东瀛武士装备太好了,而那些汉子虽然勇气可嘉,但是缺少利器,虽然解决了七八个东瀛武士,可是没有能击退东瀛武士的进攻,那些面露嗜血之色的东瀛武士不断挥舞着屠刀。

    “蒙大哥小心!”忽然,一声急促的声音响起,只见那蒙姓男子被十数个东瀛武士围攻,形势极为危急,其他人想去相救,奈何根本冲不进去,眼下,那蒙姓男子已经被武士刀命中,后背之上,已经满是血迹。

    “杀!”蒙姓男子眼中迸发出一股死意,他知道,今天自己多半是要栽在这里了,不过就是要死,他也要杀几个东瀛武士。

    “嗖!”“嗖!”“嗖!”三道破空声突兀的响起,蒙姓男子身后,三个已经挥起武士刀准备对蒙恬发动致命一击的东瀛武士瞬间如同被定时一般,一动不动,紧接着便是可以看到,那三个东瀛武士的咽喉自后上前竟然插进了一柄飞刀。

    三个东瀛武士的死,引起了身边东瀛人的注意,更是引起了蒙恬的注意,因为那一刻,蒙恬几乎是必死之举,所有热的动作都是为之一愣,随后转头看去,只见三道白光一闪,蒙恬身边又有三个东瀛武士倒下。

    “愣着干什么?杀死这些可恶的倭国人!”在蒙恬有些目瞪口呆的神情之下,一个青年男子一手操起一柄地上的武士刀,几个横批,便是有五六个东瀛武士被直接斩杀。

    好在蒙恬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咬着牙,继续和这些东瀛人搏杀着。

    出手的自然是刘辰了,杀人对他来说,并不困难,他做杀手的时候,死在他手上的也有数百之数,不过绝大部分都是倭国之人,所以这次面对同样的倭国人,刘辰可不会手软。

    刘辰是什么实力?货真价实的武道宗师级高手,那是可以开宗立派的强悍存在,这些东瀛武士虽然身手不错,但是比刘辰来说,差了远了。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是有近二十个东瀛武士命丧他手,此时此刻,东瀛武士已经折损过半,只剩下不足五十人,虽然蒙姓男子带领的人只剩下二十来个,但是因为有刘辰的出手,他们士气大振,一时间,二十几人竟然压着四十多装备精良的东瀛武士打。

    “快走!”剩余的东瀛武士终于是有些怕了,其中有一个人大喊一声,随后便是朝着后边跑去,其他东瀛武士也不慢,纷纷脱离战场,便是往后跑,但是胶着在一起,哪有那么容易跑开的?尤其是面对着如狼似虎的精装汉子,还背对着他们,这不是在作死吗?就这一下,又是十几个东瀛武士被无情斩杀。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刘辰冷笑一声,不知道何时,他左右手各一柄武士刀,双手并用,大步追上,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对着那些逃跑的东瀛武士杀戮着。

    此时,蒙姓男子身边已经聚集了剩余的二十来个汉子,一个个目瞪口呆着看着刘辰大发神威,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些东瀛武士终究是没有逃掉,最远的那个仅仅只跑了不到一百步便是被刘辰追上,手起刀落斩下了头颅。

    于是乎,当刘辰一步一步走向蒙姓男子这边的时候,那些原本还很彪悍的汉子,一个个目露惊恐之色,天哪,这个年轻人得多变态?一个人独杀六十多个东瀛武士,竟然没啥反应,苍天啊,大地啊!

    “咕噜!”蒙恬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随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一步一步走来的刘辰抱拳一拜说道,“在下蒙恬,多谢公子仗义出手,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公子您?”

    “what?”这下子轮到刘辰目瞪口呆了,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大汉,说道,“你是蒙恬?难不成我来到了秦朝?可是不对啊,秦朝貌似还没有倭国的吧?这、、、、、、这、、、、、、这到低是咋回事?”

    见到刘辰一脸吃惊的模样,蒙恬有些诧异,随后开口说道:“公子正是有异于人,只是在下不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为何公子的头发如此之短?而且您的衣服,似乎很奇怪啊!”

    刘辰又是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只是一声休闲运动装,穿的也是休闲登山鞋,似乎是与蒙恬他们有些不一样,不过难不成刘辰要跟他们说,他来自于两千多年之后?先不说蒙恬他们信不信,刘辰现在都在怀疑,现在到底是不是秦朝。

    “咳咳,这个,恩,我自小跟随我师父生活在大山之中,这些衣服也是我师傅给我的,头发自小都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了,不知道你可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刘辰轻咳一声,随后赶忙询问说道。

    听到刘辰如此说,蒙恬虽然疑惑,但是也不好在说些什么了,旋即开口道:“如今是神龙历2016年,难不成公子的师傅都没有告诉公子?”

    “呃!”刘辰有些无语,神龙历2016年,他所在的年代也是2016年,不过公元2016年,这是咋回事?莫不是这不是华夏古代时期,而是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为了查找真相,刘辰也是继续朝着蒙恬询问着,以了解这个世界更多的事情。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