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辰没有想到,从东瀛人发动进攻,到有东瀛武士爬上木墙,仅仅只有不到两刻中的时间,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实在是太乐观了一些,一直到战斗开始,他才发现防守的许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好。

    第一是木墙外面可以设计土沟,里面放置尖锐的木桩,一来可以让敌人没那么容易靠近木墙,二来那些摔下去的敌人,绝对有死无生。

    第二,刘辰没有备用守城的时候该有的滚石、擂木,这些东西在对付爬上梯子的敌人时,绝对比弓箭好用。

    第三则是刘辰没有考虑到,敌人压根就没想过进攻城门,一心只想从木墙之上进攻,想想也是,木墙总共就三米的高度,这点高度根本就不算什么。

    当东瀛人登上城楼的时候,便开始有陈山军的战士出现了死伤,弓箭手开始向左右两侧退撤,继续射杀还在城下的东瀛人,蒙恬所指挥的轻步兵中队,和东瀛人在不到三米宽的平台之上展开了殊死搏杀。

    成山军和东瀛人,绝对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一交战便是不要命的打法,不时有战士发出嚎叫,鲜血横飞。

    不过成山军的战士虽然悍不畏死,但是单论士兵素质,还是东瀛人强了一线,蒙恬的步兵中队开始被压制,不少的东瀛武士直接朝着木墙里面一跃而下,他们想打开寨门。

    但是里面不但有栾布率领的一百重步兵,蒙毅的轻步兵中队,还有陈婴的超过三百人的预备队,所以那些跳下来的东瀛武士都是在瞬间被砍成了肉泥。

    爬上木墙的东瀛武士越来越多,已经有三十多个陈山军的战士战死,这个时候,刘辰带领他的亲兵出手了,空间不大,不可能数人同时出手,刘辰也放弃了残雪枪,手持寒阳剑,浑身杀气的冲到了第一线。

    刘辰的武力是毋庸置疑的,眨眼间便是由数个东瀛武士被他一剑斩杀,众多交战的陈山军见到刘辰亲临一线战斗,他们气势如虹。

    “杀!”刘辰怒吼着,朝着东瀛人冲击着,一人一剑,犹如杀入无人之境,不少的东瀛武士胆寒之下,竟然朝着城外纵身一跃,跳下去还不一定死,但是被刘辰杀到身边,那就真的死定了。

    有了刘辰的杀入,原本占据了优势的东瀛人开始溃败,渐渐地,木墙之上的东瀛人已经不足二十人。

    “呜呜呜!”远处,东瀛人再次发出悠长的号角声,剩余的五个步兵方阵,抬着十余架攻城梯飞奔而来,他们竟然打算这个时候发动总攻。

    见到这一幕,刘辰浑身一凛,因为他发现,那五个中队的方向并不是这里,而是两边几乎没有人把手的墙断,因为这里激战,其他城墙上的战士基本上都已经集中过来,其他地方已经空旷起来,这个时候敌人进攻,绝对没有有效的远程打击。

    “蒙毅,带领你的步兵中队,分左右两边,上城墙阻击敌人,丁复,下令弓箭手不要理会这个墙段的敌人,朝着新来的那些东瀛武士射击!”刘辰猛然暴喝,他们距离木墙更近,可以更快的到达位置进行阻击。

    “大人,这样不行,我们人手不够,这样消耗下去,怕是兄弟们会死伤殆尽啊。”蒙毅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刘辰身边,抹了一把脸上溅到的血水,对着刘辰说道。

    闻言,刘辰顺手劈杀一个战士,看了看四周,蒙恬中队的战士此刻已经不足八十人,虽然暂时木墙之上没有敌人了,但是城下还有五百多敌人,他们正在不断攀爬着。

    “蒙恬,你带人继续坚守,我将亲兵卫也交给你,我带着重步兵出去,这城墙之下的数百东瀛人一定要击杀,蒙毅、丁复他们挡不了太久。”刘辰极速说道。

    听闻刘辰要出去一战,蒙恬脸色一变,说道:“大人,您在这里守住,属下去城外!”说着便是要下木墙。

    哪知刘辰一手拉住蒙恬,喝道:“蒙恬都统,这是军令!”随后还不待蒙恬说话,便是对着城门内侧早已经摩拳擦掌的栾布喊道,“栾布,带领一百重步顷刻出寨,随我灭了这些东瀛人!”然后手持寒阳剑,纵身一跃,竟然直接从木墙之上朝着城外跳去。

    见到这一幕,别说蒙恬吓了一跳,就是栾布眼皮也是一跳,唯恐刘辰有失,暴喝道:“快,杀出去!”登时,寨门大开,栾布手持一杆长枪,带着一百重步兵杀出了军寨。

    再说刘辰,以他的实力,别说三米,就是十米也不见得一定会有事,所以一跳下来,便是大开杀戒,不知道何时夺过来一柄武士刀,左右手同时出手,一时间杀得东瀛人人仰马翻,就在这数百东瀛武士放弃登墙,转而围杀刘辰的时候,栾布带着重步兵突然杀出。

    身披六十斤步人甲,带着头盔,右手持横刀,左手持铁盾,如同一堵墙一样撞击在了数百东瀛武士的阵营中,一时间,凄厉的惨叫声从东瀛人的嘴中发出。

    “杀!”一百重步兵怒吼着,一步一步朝前推进,他们的动作整齐划一,完全就是人型坦克,再加上防御力极强的步人甲,如果不是直接命中面门,根本就难以凭借武士刀穿透步人甲的防御。

    东瀛武士恐惧了,面对这样一股人型坦克,他们感到一股无力,一个东瀛武士撒腿朝着后方跑去,有了第一个便是会有第二个,很快的,第二个东瀛人跟上,栾布率领的重步兵从出门到现在只不过半刻钟的时间,便是屠灭了上百东瀛武士,其他的东瀛武士纷纷溃退,这一幕让刘辰格外的惊喜。

    刘辰没有想到,东瀛武士虽然精锐,但是几乎都是轻步兵,在绞杀成一堆的时候,突然杀出一支重步兵,对身披轻甲,防御力欠佳的东瀛武士来说,绝对能是一股重创!

    “当当当!”东瀛武士军营方向,鸣金声突然响起,所有东瀛武士开始撤退,刘辰没有下令追击,只不过丁复所率领的弓箭手一顿乱射,又是留下了数十个东瀛武士的生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