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战斗就简单了,东瀛人气势全无,一路丢盔弃甲,又被数百战士追杀,死伤大半,等东瀛人溃退到滩涂边时,剩下还不到两百人,他们的头领黑田金泽早已经被张飞所杀,这两百人彻底的失去了抵抗之心。

    他们来的海边,疯了一样朝着赤马舟上爬去,他们想要前往艨艟战船处,一旦上了船,那就算是安全了。

    不过不管是刘辰率领的成山军,还是关羽、张飞带来的骑兵,对不会这么简单的让他们跑了,一直追杀到岸边,刘辰喝道:“重步兵原地休息,轻步兵即可抢夺赤马舟,跟我一起追杀上去,这一次非得夺来几条艨艟战船不可。”

    刘辰麾下的成山军,大半都是昔日成山水师的士兵,个个会水,而且精通水战,此刻听到刘辰所说,嚎叫着开始通过赤马舟杀向艨艟战船。

    关羽和张飞二人所率领的骑兵队也有不少人会水,二人一合计,亲自出马,带领数十个会水的士卒抢夺战船。

    东瀛人一共三千三百余人,其中留守在战船之上的只有一百三十人,每一艘艨艟战船之上只有十个东瀛武士把手,见到大军大败,他们心胆俱裂,想要控船开始逃跑,但是想要操控已经抛锚了的艨艟战船逃跑可是需要不少的时间,

    战船争夺战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最终,只有三条艨艟战船逃了出去,东瀛武士不足两百人,其他十条艨艟战船有八条被刘辰所率领的成山军所获,还有两条,关羽和张飞各夺得一条。

    战斗到这里便是结束了,刘辰开始命令战士们打扫战场,并且派人去军寨,让李信带五十重步兵和近两百青少年组成的预备队留守,陈婴的水兵中队还有丁复的弓弩手中队都前来一起帮忙。

    不出意外,每一艘艨艟战船都是找到了一百二十个奴隶,他们多是昔日水师的战士,也有许多被强行抓来的壮丁,共得一千二百余人,对于这些人,刘辰暂且让栾布带人先看住,随后也是朝着关羽和张飞走去,他想要招揽两位悍将!

    此刻关羽和张飞也是一片欣喜的站在岸边,只听张飞说道:“哥哥,这番赚大了,两艘艨艟战船,可以卖出近万两白银,还有从这两艘艨艟战船上搜寻到了一千多两白银,尤其是有二百四十个奴隶,咱们的队伍又可以扩充了。”

    闻言,关羽却是摇了摇头说道:“银子还好说,但是那二百四十个奴隶可就不好说了,现在都在成山军的掌控之下,他们不一定会给我们啊。”

    “啥?不给?凭什么?这是咱们的战利品,那刘辰小子要是不给,俺去捅他一万个透明窟窿!”张飞眼睛一瞪,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哪知,关羽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二弟,方才你没注意,我可是看了,战斗中,那刘辰年纪虽轻,但是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恐怕不会比你我二人弱,怪不得如此年轻能够组建这样一支极富有战斗力军队,这刘辰不简单啊!”关羽明显眼中有着对刘辰的赞叹。

    张飞却是不服气,哼了一声说道:“哥哥,何必长他人志气,我还就不信那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子会比我厉害,我去找他比试比试!”说着拿着那八尺长的蛇矛。朝着刘辰的方向气势汹汹的跑去。

    “二弟!二弟!”关羽没有料到张飞这般冲动,大惊失色,挥手将青龙偃月刀抓在手中,急速追了上去,他可不想和刘辰发生冲突,毕竟他们刚刚联手交战,也算的是袍泽,再者,刘辰实力让他忌惮,内心也极为佩服刘辰,更加不想和刘辰交恶。

    刘辰一步一步朝着关羽和张飞这里走去,哪知走到一半,突然发现张飞气势汹汹的走过来,不禁有些好奇,停下脚步,等张飞临近,这才开口说道:“壮士,为何如此行事匆匆?”

    “呔,我哥哥说你武艺不凡,俺张飞不服,要与你单挑,看招!”张飞喝了一声,随后手中长矛直刺,朝着刘辰杀来。

    见张飞突然动手,刘辰心里也是一惊,一来他没有想到张飞会突然出手,二来他将残雪长枪交于亲兵手持,寒阳剑也为拿在手中,好在他身手不错,一个闪身,颇有些狼狈的躲过一击。

    “张飞,你这是何意?”刘辰心下也是有些怒气,他没有想到张飞竟然直接动手。

    “哼,战过再说,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张飞哼了一声,再度杀来。

    这下子刘辰有了警惕之心,闪避过去,二人刹那间已经交手数个回合,由于刘辰手中没有武器,张飞的武艺确实也不弱,所以刘辰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不过刘辰的右手中已然多了一抹寒芒,如果这张飞继续这样,那么他也就不会留手了。

    “保护大人!”刘辰和张飞的交手也是引起了成山军战士们的注意,一道声音突然响起,还在岸边的近两百成山军战士疯了一样冲过来,尤其是栾布,速度最快,刹那间已经临近,对着张飞便是一枪刺出。

    察觉到危险,张飞出手格挡,只听“砰!”的一声,栾布向后退出四五步方止,而张飞仅仅后退一步,栾布可谓之占尽先机,张飞则是突然放手,还能打成这样,足以说明张飞悍勇。

    “哈哈,好小子,武力不错,再来!”张飞哈哈大笑,舍弃了刘辰,朝着栾布杀来。

    栾布心里一惊,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这个黑脸大汉的对手,但是此刻他也不会弱了成山军的名声,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成山军出了刘辰之外的头号悍将啊,见到张飞杀来,他便是要去挺枪去迎。

    “当!”就在张飞和栾布武器快要碰撞的时候,白光一闪,衣服硕大的长刀从中将两柄武器隔开,那赫然便是青龙偃月刀!

    “二弟住手!”关羽一声暴喝,随后将青龙偃月刀忘身后的地上插下,对着一脸怒气的刘辰抱拳一拜说道,“将军,我二弟生性鲁莽,冲撞到将军还请恕罪,关羽在这里赔罪了!”

    关羽可是不敢耽搁,因为此时成山军在岸边的近二百战士已经全部围过来了,还有数百战士原本在艨艟战船上,也是纷纷以赤马舟赶过来,超过两百的弓弩手已经张弓搭箭,对着关羽这一方的人。

    关羽虽然麾下有三百余人,但是一战之后,还剩下不到二百人,其中大半都在那两艘艨艟战船上清点物品,岸上的士卒不过数十人,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关羽知道,自己这一方绝对会吃大亏,况且,别人没有发现,关羽却是发现了,刘辰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柄飞刀,关羽在见到这一柄飞刀的时候,感到一股心惊肉跳!

    闻言,刘辰止住栾布的脚步,面色生寒,冷声呵道:“我很想知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欺我成山军中无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