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西县城距离成山军营两百余里,快马加鞭的话,半天就能到,不过刘辰他们倒是没有赶时间,所以到了下午才进入崖西县城。

    一路上,刘辰看到不少人大包小包的朝着成山军营的方向走,刘辰也拦下一人询问过,的值的答案是,在威海郡,抗击东瀛人的也就这一支军队了,去那里,安全,放心!

    听到这里,刘辰不禁想到前世一位伟人所说的话,得民心者的天下,现在他举兵抗击东瀛人,不正是顺应了民心?如今汉军已经带甲八千,依附的人口已经过三万之众,刘辰相信,只要自己本心不变,汉军一定可以迅速发展起来。

    这还是刘辰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走进一个城市,说实话,崖西县城不打,城墙只有五六米的高度,极容易被攻破,城内最宽的主道只有十匹马并行的宽度,或许是这些年东瀛人的掠夺,这里有着不少的流民,沿街乞讨的人不下数千。

    当然了,这崖西县城还算得起热闹,因为集市上人不少,叫卖声连绵不绝,和前世电视上看的古代集市差不多。

    “将军,萧何的府邸便是在这县城的东边,我们此行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三人早已经下马步行,关羽低声对着刘辰说道。

    闻言,刘辰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直接过去吧,现在还不算太晚,看能不能见到这个萧大财主。”

    萧府坐落在崖西县城东城,跟刘辰心中所想的不太一样,在刘辰看来,萧何是崖西县城第一大财主,按理说他的府邸应该会修的极为豪华,但是临近了才发现,这座府邸虽然说不上破旧,但是跟豪华也搭不上边,只能算是干净,宽敞道士很宽敞,占地一万多平米。

    三人来到萧府门外,栾布上前大门处拜帖,萧府大门处原本就有四个腰跨战刀的武士把守,此刻见到栾布腰间别着长剑走进,四人的右手已经搭载了刀柄之上,只听其中一人说道:“来者何人?”

    栾布也不恼,抱拳说道:“劳烦通报一声,我成山军寨将军刘辰前来拜会萧官人。”

    这话一出,那四个武士脸色一变,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栾布以及栾布身后的两人,他们虽然只是看门的武士,但是对于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成山军港还是有些了解,大败三千东瀛人,几乎所有人都是为之叫好,此刻听到栾布说,那支军队的将军来此,他们也不敢怠慢。

    “请稍等!”其中一人抱了抱拳,随后走了进去,其他三人放在刀柄的手也是收了进去,看向三人的眼中也是充满了敬意。

    不多时,从大门处走出来一个年轻人,二十五六左右,身高一米八,只见他一出来,眼中便是一亮,看向刘辰身边的关羽,笑道:“关大哥!”

    “此人便是灌婴!”关羽在刘辰耳边说道。

    闻言,刘辰的眼睛也亮了。

    “关大哥,今日怎么有空赶过来?听说您已经加入成山军港的汉军,不知道过得如何?”灌婴走近,一脸惊喜的说道。

    关羽抱了抱拳,脸上也是有着一丝笑意说道:“呵呵,灌婴兄弟,这不是陪我家将军一起前来嘛,容关某为你介绍下,这位便是我家将军,成山军港汉军的创始人,刘辰!”

    对于成山军港以及汉军创始人刘辰,灌婴也是有些了解,不过他大多是从萧何那里听来,只知道刘辰是一个既具有领导力,而且战力强大的人,真的看了,灌婴突然发现,刘辰和自己想象中隔得太远了,主要是一点,刘辰太过年轻了。

    “灌婴兄弟!”刘辰笑着对灌婴抱了抱拳。

    对此,灌婴可不敢怠慢,先不说刘辰手下数千战士,当初他和张飞一战,早已经传出,灌婴也是知道,灌婴之所以和关羽认识,也是不打不相识,因为他和关羽、张飞都打过,结果诅丧的发现,自己不是二人对手,此刻连张飞都败在了刘辰的手下,灌婴又怎么会怠慢?

    “灌婴见过将军!”灌婴眼中有这意思敬佩,对着刘辰抱拳一拜说道。

    “呵呵,我听关老哥时常提起你,说灌婴英勇无双,为何灌婴兄弟不投行军伍?眼下东瀛人大举入侵,威海郡内百姓民不聊生,我辈武人不正应该为保护百姓一战吗?”刘辰呵呵一笑,随后说道。

    闻言,灌婴脸上也是一肃,说道:“灌婴自然也想手提长枪,厮杀那入侵的东瀛人,但是我们实力有限,面对数万入侵的东瀛人,我们这点实力微不足道!”

    “此言差矣!”刘辰摇头说道,“汉军成立之初,仅仅七十余人,一战败东瀛人四百余人,而后又以不足千人支伍,大败数百于几的东瀛人,要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需要用心,一切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灌婴暂且没有答话,细细沉吟,回想着刘辰所说的话,不由得长叹一声说道:“将军比我年少,但是比我却是强多了,如果不是萧官人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必投于将军麾下效力!”

    刘辰听了,心里也是乐开了花,他没有想到,这么容易就说动灌婴,这种事情,只要自己愿意,问题都是不是很大,所以刘辰已经是信心十足,可谓之初战告捷。

    刘辰还刚想说什么,萧府大门处传来急促的跑步声,而且听这声音,应该有十余人左右。

    很快的,大门处,又是十余人走出,当先一人三十五六上下,一席简单干净的布衣,浑身竟然有着一丝儒雅之意,直到关羽在刘辰耳边轻声告知,刘辰才知道,原来崖西县城第一大财主竟然是这样的,丝毫看不出是一个有钱人,反倒是更像一个读书人。

    “将军大驾光临,真乃幸事,在下萧何,见过将军!”萧何一眼就看到了刘辰,关羽他认识,栾布的话,没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三人中虽然刘辰最年少,但是却有一股锋锐的气质,以萧何的眼力,并不难以判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