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斩雍齿!

    雍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双眼阴鹫,显示出他那阴险而又残暴的性格,事实上也是如此,雍齿穷苦出生,仇视一切富人,所以他得势之后,整个崖西县城,除了萧何之外,所有的富商几乎都是被他洗劫一空。

    雍齿残暴、好财,还好色,就他做崖西县城不过三年的时间,便是纳了七十多位小妾,强抢民女多达数百,所以崖西县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恨死了雍齿。

    但是不可否认,雍齿武力过人,而且还能够收复一些人为他卖命,六千城卫军,他能正真调动的也不下三千,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没有人敢叛乱,尤其是搭上了霍乱这一条线,他更加猖狂。

    此刻雍齿看着紧闭大门的萧府,心底冷笑连连,他知道自己多半是奈何不了萧府,但是快了,再过几天,威海郡的先锋大军就到了,到时候,他要看看萧府之人怎么抵挡,一想萧府那些财富,他就心痒难耐。

    “吱呀!”一声,萧府的大门打开,数百人蜂拥而出,很快的和雍齿所率领的城卫军对峙起来。

    萧府中的五百义勇,有二百骑士,三百步卒,此次刘辰没有动用那些骑士,而是让这些步卒和他一起营敌。

    三百身着布甲的义勇成圆弧形防御,随后三道身影从中走出,站在对前方面对雍齿而立。

    雍齿有些狐疑的看着三人,喊道:“灌婴,萧何那杂毛怎么不出来?他们又是何人?”

    雍齿没有见过刘辰和关羽,到是见过灌婴,而且知道灌婴骁勇,所以一边朝后退了几列,等身前的士兵有十余列的时候才就此问话。

    在刘辰的示意下,灌婴答道:“雍齿,我们素来互不侵犯,此番你屯兵于萧府之外是何意?”

    雍齿嗤笑一声说道:“我不与你废话,我奉了威海郡郡守大人霍大人的命前来抓捕霸占成山军港的贼寇贼首,识相的就把人交出来,要不然,呵呵,这后果,你们萧府担不起。”

    “一个勾结东瀛人,鱼肉我们汉人的败类也敢称郡守大人?早晚灌某结果了他,哼!”灌婴发出了一声冷哼。

    “呵呵,废话少说,交人吧,不怕告诉你,郡守大人亲自发兵五万要来剿灭成山军港的一众叛军,先锋部队还有几天便到,识相的,把人交出来,然后投靠郡守大人,否则等郡守大人的大军一到,你们都死定了。”雍齿狂笑道。

    这话一出,刘辰的脸色却是一变,威海郡发兵五万来袭?如果这是真的,对刚刚成立的汉军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你说的可是真?”不等灌婴开口,刘辰当先问道。

    “你又是何人?”雍齿反问道。

    “哼,我就是你所说的成山军港的贼首,我人就在这里,你可有本事来取?”刘辰冷哼说道。

    “好好好,果然在这里,你们萧家窝藏叛军贼首,来呀,给我抓了他们,谁抓住那贼首,赏银五百两!”雍齿下命令说道。

    雍齿所带来的一千士卒,绝对是他的心腹,是他信得过的,绝大部分都是这城中原本的泼皮无赖,和雍齿绝对的一丘之貉,所以听到雍齿这么讲,他们便是大叫着杀了过来。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关羽,斩了他,灌婴,下令士卒就地成防御阵型阻敌!”刘辰眼中杀过一丝杀意,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知道一些关于威海郡的情报,所以敌人动手了,他也懒得墨迹了。

    “所有人听命,就地防御!”灌婴手持长枪一震,大声喊道,身后三百义勇,迅速靠拢,最前面一百人手中多了一面一米多高的厚重木盾,后面两百士卒也是准备就绪,虽然敌人众多,但是他们都没有丝毫的畏惧。

    “关某只为斩雍齿而来,阻我者死!”手持一柄普通的大长刀,爆喝一声,关羽只身杀入敌军之中。

    “杀!”俗话说重金之下必有勇夫,那些属于崖西县城的城防军一个个冲了上来,除了最前排的一百多人是拿着长矛之外,其他的清一色战刀,他们大喊着朝着关羽搏杀着。

    关羽被称之为万人敌,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只有一人,但是却丝毫不惧,长刀直劈,将其中一个士卒的劈杀,一个横扫,又是几个士卒战死,关羽每次出手,绝对有人丧生。

    见关羽一个人冲杀敌阵,刘成丝毫不担心,关羽的英勇他是知道的,比张飞还厉害,刘辰自己估计,全力出手,如果要战败关羽,起码也得一百回合之后,在这,这里是城中,街道本就不宽,并排十几人已是极限,所以看似杀进人堆,其实关羽真正要面的的也就是和他临近的十几个士卒。

    “哈哈哈,关大哥真英雄也,灌婴来助你一臂之力!”灌婴哈哈大笑,挺枪加入战团,刘辰对此也不反对,他也正好看看灌婴的身手。

    灌婴手持长枪,或刺、或劈,那些个城防军的士卒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他和关羽两个一左一右,虽然只有两人,却是杀得那些城防军落花流水,直到有近百人丧生的时候,那些城防军终于知道怕了,他们眼中露出恐惧,这还是人吗?两个人斩杀一百余人如同看瓜切菜啊!

    在后面观战的雍齿此刻也是目呲欲裂,眼中更是有着一抹骇然,灌婴的英勇他知道,没想到这个面脸通红的大汉也不弱于灌婴,自己的手下虽多,但是却没有高手,再加上场地施展不开,竟然被两个人杀得节节败退。

    “都不许退,不准退,给我顶上去!”雍齿大喝道。

    关羽和灌婴充耳不闻,虽然斩杀一百余人,但是他们气势不减,丝毫不减疲惫,反而越战越勇,那些敢于朝他们出手的士卒,基本上都是被斩杀与此。

    “魔鬼!他们是魔鬼!”有的士兵恐惧了,大喊着掉转头便是要跑,这些士卒本就被关羽和灌婴杀得心惊胆战,此刻见到有人逃跑,他们的气势更弱,于是乎,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转身就跑,他们不是正规军,他们只是一些泼皮无赖,也没有怎么经历过军队训练,所以不管是战斗力还是凝聚力,都是低的要命。

    “给我回来,不准走,谁要是敢走,我灭了他九族!”雍齿的脸色狂变,手持着一杆狼牙大棒,一挥手将一个逃跑的士兵拍死,大声喊道。

    他这一手道士怔住了不少人,但是更多的人却是绕过他,继续跑,他们可不想在哪两个杀神的面前逞能,这是要死人的。

    “混蛋,你们这些混蛋!”雍齿气的大叫,但是兵败如山倒,一千人竟然被两个人杀败,这根本就不可能,但是如今却是真实存在着。

    “受死!”雍齿怒吼着,关羽确实已经杀到了他的身边,怒吼一声,长刀从上至下直劈而来。

    雍齿心中一怯,但是为了活命,还是咬着牙手持狼牙棒去格挡。

    “当!”雍齿的虎口一疼,关羽这一刀宛若雷霆之势,雍齿虽有些武力,但是跟关羽比较,什么都算不上,虎口鲜血直流,雍齿大骇,转身便是想走。

    “死!”然而关羽可是那么容易让雍齿逃跑的?长刀横批,速度快如闪电,雍齿只不过刚刚转过身去,突然,他的眼睛一瞪,走了不到两步,一颗头颅便是直接掉了下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