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霍乱的震惊!

    东瀛人的进攻,前后不过一刻钟便是解决战斗,而这个时候的潘凤才刚刚要离开。

    五千人在这狭窄的地形汇集,后军变前军,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轻易做到,一刻钟的时间,也仅仅使得五千威海郡城的士兵朝后退去不过百米的距离,当汉军营寨中的喊杀声想起,潘凤的脸色在这一刻突然大变。

    “怎么可能!”潘凤回头看去,只见东瀛人全部战死,而汉军的军营大门处,正涌现出骑士,朝着自己的方向发起了冲击。

    “副将,带领骑兵队阻挡敌人,一定不能让敌人杀进军阵!”慌乱之间,潘凤大声喊道,现在自己的军队可是背对着敌人,这个时候骑兵冲锋,自己绝对抵挡不了,唯一的退路就是用自己的骑兵去阻挡,这样的后果潘凤很清楚,自己辛辛苦苦才到手的四百骑兵,绝对没了!

    不过心疼也得这样去做,因为如果不这样,那么这五千人一个都跑不了。

    那副将闻言一震,他知道自己如果回头了,绝对难逃一死,但是看了看已经慌乱的大军,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对着现在在大军最后的四百骑兵吼道:“兄弟们,随我冲,掩护大军撤退!”说着,第一时间拔出战刀,朝着后方杀去。

    威海郡城扩张了不少的军队,但是潘凤这五千先锋军,绝对是精锐,那四百骑士也都十分忠诚,此刻明知道这一去难逃一死,但是还是毫不犹豫的调转马头,呼啸着杀去。

    “杀!”带着绝望的心情,威海郡城的四百骑兵朝着宛如猛虎般的汉军骑兵发动攻击。

    两支稍具规模的骑兵队伍就在这狭窄的地形中冲击在了一起,如果从高空看,可以看到,汉军的骑兵十分凶猛,冲势势不可挡,,经过了一百多米的助跑,汉军的骑兵队已经完全发挥出了战马的速度与冲击力。

    而反观威海郡城的骑士,当他们转过身的时候,给他们的只有十余米的距离,这点距离,战马的步子都还没有迈开,试问这样又如何抵挡来势汹涌的汉军骑?

    刘辰手持残雪枪,冲在了第一个,关羽、张飞、灌婴以及栾布紧随其后,当敌军副将第一个冲来的时候,刘辰只是随后长枪一刺,便是结果了那副将的生命,而后直接杀入到了敌军还未跑开的骑兵队形中。

    兵器的碰撞声,士卒死伤之前的惨叫声以及战马的嘶鸣声响彻这一方天地,以刘辰为首,汉军骑兵很轻易的便是杀穿了敌人的骑兵阵营,而后一个漂亮的转身,刘辰这先行杀透的数百骑兵朝着死伤惨重的威海郡郡城的骑兵,发动了第二次冲锋,而汉军营寨大门处,数百后续骑兵也是朝着这里杀来,对中间的骑兵展开了两面夹击。

    “杀!”刘辰暴喝出声,所有骑士挥舞着手中的屠刀,对着这些威海郡城的骑士展开了屠杀,是的,是屠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使得这一场战役变成了屠杀,尽管刘辰他们佩服这四百骑兵有勇气来断后,但是对于敌人,他们也绝对不会有丝毫手软。

    当前后两支汉军会军之后,四百威海郡城的骑兵已经全部战死,刘辰看了一样已经跑远的敌军,长枪所指,喝道:“勇士们,随我追击!”

    “轰轰轰!”阵阵宛如雷鸣般的马蹄声响起,刘辰对潘凤撤走的歩军,展开了追击!

    。。。。。。

    距离齐山以北三百余里处,一支庞大的军队正在缓缓前进,最前方的是一个万人组建的步兵方阵,随后是规模在三千左右的骑兵队,在之后又是数万人组建的步兵队伍,一面面霍字大旗迎风飘扬,这是威海郡郡城霍乱的军队。

    此刻骑兵队的最前方,霍乱、郭鑫以及霍乱麾下武力排行第一的大将魏延正并肩策马前行。

    “大军到达成山军港,还有近五百里,六天左右应该可以赶到,你们说,那些东瀛人和汉军交手了吗?也不知道战况如何!”霍乱居中,脸上带着笑容,对着身边的郭鑫、魏延说道。

    “主公,东瀛人比我们提前八天出发,潘凤将军比我们早六天,恐怕这个时候,东瀛人和汉军已经交手了,至于潘凤将军,有主公的命令,相信他知道自己怎么做,这一站之后,既可以消灭汉军、东瀛人,又能赢取威海郡百姓的民心,绝对是一举数得啊!”郭鑫笑着说道。

    “军师说的不错,主公,咱们如果能将整个威海郡收归己有,那么主公也能在这山东之地参与争霸,如果我们一路势如破竹,即便是争霸天下,也不无不可啊!”魏延看起来也就三十五六岁,脸上时常带着一抹藐视天下的神情,

    听到郭鑫和魏延如此说,霍乱自然也是极为开心的,况且他对这一战有着充足的信心,汉军只不过是一群农夫组建的军队,而东瀛人虽然凶猛,但是人少,经过和汉军的搏杀之后,定会身形疲惫,皆是自己挥兵猛攻,大事可期,要知道,除了先锋部队,霍乱此刻手中也是汇集了四万五千士卒啊。

    “加急战报!”突然,队伍的最前方传来急切的喊叫声,霍乱的神色稍凝,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些许不安,不过暂时也没有说什么,没过多久,一个士兵满是狼狈,骑着一匹已经气喘吁吁的战马来到了霍乱的前不远处。

    只见这个士兵在马上对着霍乱抱拳开口说道:“主公,在下潘凤潘将军麾下亲兵,奉潘将军之名,前来请主公救援!”

    这话一出,霍乱的脸色微微一变,身边的郭鑫脸上也不怎么好看,对着那士兵说道:“可有手信?”

    那士兵急忙将手伸进怀中,从中拿出一个蜡丸,策马上前,来到郭鑫身边,对着郭鑫说道:“这是潘将军的手信!”

    郭鑫接过蜡丸,随后对着一边的魏延使了一个眼色,魏延瞬间了然。

    “呔,尽然敢冒充我军士卒刺杀主公,饶你不得!”魏延突然大喝一声,在那传信士兵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举起了大长刀,一刀之后,那士卒尸首分离,只是那一双不曾闭目的眼睛里满是错愕与不解。

    这一幕霍乱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郭鑫和魏延这样做是对的,姑且不说这情报是不是真的,就单单传出潘凤战败,就足以扰乱军心,好在还没有说出具体的东西,这种情况下,这个士兵非死不可。

    在霍乱身边的,都是霍乱的亲信,当下便是有亲兵将那士卒的头颅悬挂在长枪上,朝着队伍的前后来回奔跑,并且宣扬是有人行刺霍乱,那些不明所以,而又忠于霍乱的士卒听了,一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将幕后黑手揪出来杀他个几万遍,一时间,数万人的大军爆发出一股强暴的气势。

    而此刻,霍乱神色凝重的接过郭鑫递过来的蜡丸,展开之后,只是看了一眼,霍乱的神色徒然大变,双眼中满是震动之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