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前面三里处发现大量骑兵!”魏延带着两千骑兵马不蹄停,半天的时间赶了两百余里的距离,现在绝对是人困马乏,此刻游骑回来,突然带出这样的消息,也是让魏延的脸色微微一变。

    “有多少人?”魏延将手一扬,整支骑兵队伍也是因此而停了下来,随后魏延也是朝着那传来消息的骑兵询问道,不容的他不谨慎,虽然他有两千骑兵,但是连续赶路两百里,这个时候遭遇敌人的骑兵,绝对是凶多吉少。

    “大约一千余人,正中大旗是一面汉字大旗!”那士卒开口说道。

    点了点头,魏延让那个战士下去,随后他也是稍作沉思,眉间都是高高皱起,一千余人的汉军骑兵,足以说明这汉军绝对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弱,要知道,整个威海郡城把八万余人,骑兵才五千,能够拥有一千骑兵,不论战斗力,也足够惊人了。

    “将军,我们远道而来,士兵们都疲惫不堪,这个时候如果和敌人骑兵交手,恐怕胜算不大啊!”魏延的副将钱原开口说道。

    “我们都小看了汉军,一千骑兵队,这场战争不好打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们拖不起,这里都出现敌人的骑兵了,那不就代表着潘凤将军的确是败了吗?不管如何,这一战都需要打,我们需要将潘将军救出来。”魏延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样会不会太勉强?”钱原有些疑惑的问道。

    “难免会有些。”魏延说道,“不过我们也未必不能一战,我们的骑士经历了数年的训练,即便是现在疲倦了,但是也不是刚刚组建不久的一群乌合之众能够比拟的,这一战,必须要打!”

    听着魏延这样说,钱原也是知道,他们没有太多的选择,除非放弃潘凤以及那些剩余的士兵!

    “所有战士听令,做好战斗准备!”魏延高声吼道,随后一道长长的号角声响起,两千已经很疲惫的战士,在这一刻都是强打起了精神,因为前面有敌情!

    “继续前进!”魏延手中的大刀一扬,整个骑兵队伍又是开始行进起来,只不过行进了一里多一点的地方,在一片已经荒废了的,杂草都长过人高的农田处,魏延终于是发现了汉军的骑兵。

    清一色的红色战甲,数十面大旗迎风飘扬,战士们没有丝毫的声响,就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只是一看,魏延就知道糟糕了,如果是一群乌合之众,不可能有这样的气势。

    “将军,你看,有几个人过来了。”副将钱原对着魏延说道。

    魏延看去,只见汉军的三个骑士离开大部队,单独策马而来,魏延一眼就看出,这三个人绝对不是普通士兵,因为他们身穿的铠甲和手上拿的武器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钱原,带上一个小队,跟我去会会他们!”魏延说了一声,随后策马本奔向前方,而后面,钱原带着十名骑士紧随其后。

    从汉军主阵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刘辰、灌婴已经栾布,所谓艺高人胆大,刘辰想会一会敌人的主将,此刻见到敌军中也有十几个骑士出来,刘辰索性停在了中间不动,等着敌人过来。

    很快的,当魏延领着十几个骑士来到刘辰身前不过二十余米处,停住战马的步伐,高声询问道:“我乃威海郡郡守霍大人麾下魏延,不知道阁下是谁?”

    听到魏延二字,刘辰的眼睛微微一亮,魏延,华夏世界三国时代的魏延可是一员猛将,不过天生反骨,会弑主,如果是在之前,刘辰一定会想办法将这样的猛将收归麾下,但是现在他手中的猛将很多,没有必要再要一个不怎么靠谱的武将。

    “我便是汉军主将刘辰!”刘辰淡淡开口。

    这话一出,轮到魏延的眼睛亮了,他没有想到,身为汉军主将,竟然敢只带两人便是来到这里,魏延心想,如果现在自己一举生擒了刘辰或者杀了刘辰,绝对是大功一件啊。

    之所以魏延会有这么想,那是因为魏延对自己的伸手有着绝对的自信,刘辰三人虽然看似不凡,但是魏延自以为能够轻易拿下三人,一是对方三人太年轻,二十来岁的年纪,能有多厉害?二则是他这里可是一共有十二人啊,想到这里,魏延一只手身在后面,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

    刘辰见到魏延半天不说话,心下也有些奇怪,于是又是开口说道:“东瀛人祸害威海郡的黎民百姓,身为威海郡的常规军队,不去攻伐东瀛人就罢了,竟然还镇压抗击东瀛人的力量,你们不觉得有愧于生你们养你们的父老乡亲吗?”

    闻言,魏延却是冷笑一声,说道:“自古以来都是成王败寇,历史永远都是胜利者来书写,东瀛人势大,我们适当暫避,等我们暗自壮大了,在给予东瀛人致命一击,这才是最好的战略,虽然汉军赢了几场东瀛人,但是如果东瀛人全军来攻,你们必败无疑。”

    刘辰瞬间就被气乐了,还历史由胜利者书写,就威海郡城这点实力,在怎么暗中发展,失去了民心,能强到那里去?

    刚想说话,刘辰的神色却是微微一凝,因为他发现,对面魏延身后的是一个骑士已经慢慢的一字排开,双方就二十米左右的距离,骑兵一个冲锋便是可以到达,这些其实的动作,分明就是要冲锋的前兆。

    刘辰内心冷冷一笑,他知道,这魏延怕是想要动手了,不过刘辰不惧,魏延虽然是猛将,但是顶多也就和栾布不相上下,他身边可是还有灌婴呢,再者,刘辰自己本身的实力也不弱,区区十来个骑士,刘辰还真的没放在眼里。

    “魏将军这是准备动手拿下我们吗?我劝你最好不要动手,要不你会后悔的。”刘辰蓦然开口说道。

    听了这话,刘辰身边早就戒备的灌婴和栾布更加的谨慎,长枪已经放在了最适合攻击的位置。

    而魏延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他没有想打,刘辰竟然看透了他的准备,瞬间,魏延爆喝一声说道:“动手!”

    话音一落,魏延、钱原并十名骑士朝着刘辰三人突然杀来。

    “卑鄙!”灌婴怒骂一声,和栾布二人顷刻之间冲出去,二十米的距离太近了,瞬间交锋,灌婴、栾布本就英武过人,此刻又是含怒出手,瞬间便是有五个骑士被二人所杀。

    见到这一幕,魏延的脸色大变,他原以为这三个年轻人实力应该都不怎么样,所以才会发动袭击,可是灌婴和栾布一出手,魏延便是知道,这一次袭击怕是失败了。

    “撤!”一击未果,魏延果断下令撤退,这一会儿,又是两名骑士被杀,其他几个剩余的骑士已经胆寒了,此刻听到魏延的声音,调转马头便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