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虎捷营寨属于蒙恬的营帐中,蒙恬和蒙城相隔一个木桌,面对面而坐,这个时候,蒙恬却是一把拍在了木桌之上,脸上更是露出一抹怒容,说道:“这些人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

    闻言,对面的蒙尘却是露出一抹苦笑说道:“我和父亲都不赞同这件事,但是大哥你应该知道,在蒙家,祖父才是权力最大的,这一次父亲让我来找你,是想让我跟着你和二哥一起加入军队。”

    蒙恬和蒙尘在营寨之外相认,虽然蒙恬被赶出了蒙家,但是对自己的父亲、母亲以及自己这个三弟蒙尘却是没有丝毫的怨言,因为赶他出门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祖父蒙骜。

    两兄弟三年未见,自然有很多话讲,蒙尘让那八百骑士就在寨门之外驻扎,蒙恬也派人送去酒食交待,而后,蒙恬带着自家的弟弟,来到了自己营帐之中,酒过三巡,蒙尘也是对蒙恬说及了蒙骜对汉军的野望,于是乎也就有了先前那一幕。

    “三弟,你这话可是真的?父亲真的让你来找我跟你二哥?”蒙恬询问道。

    点了点头,蒙尘说道:“这是自然,祖父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变得特别有野心,一直对整个荣成有着一丝想法,想要统一荣成,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蒙家加起来也就三万人马左右,想要占领荣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嘿,祖父是人老糊涂了,虽说现在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但是想要崛起,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真的不知道祖父是怎么想的!”蒙恬嘲笑着说道,说实话,现在对自己的祖父,蒙恬还真没什么尊敬的,因为就是他的祖父将他和他二弟蒙毅,以及他们的妻子逐出了蒙家。

    “对了,三弟,你带来的骑兵,你能不能彻底控制?”顿了顿,蒙恬又是对着蒙尘询问道。

    这话一出,蒙尘的脸上露出一抹自豪之色说道:“这是自然,自此你跟二哥离开之后,父亲便是将我送入蒙家军中,这些年,我缴过悍匪,参加了其他主城的争夺战,大大小小数十次战斗,这些人都一直跟着我,只是可惜当初有一千二百人,现在就只剩下八百人了。”

    看着脸上还有少许稚气的弟弟,蒙恬也是一阵唏嘘,曾几何时还吵着闹着要跟在他身后打闹的弟弟,如今也是一个领兵打仗的将领了,不得不说,时间过得很快。

    “对了,父亲和母亲现在身体如何?”蒙恬继续询问。

    “都不错,父亲还说着,如果我们三兄弟混得好,他也来加入汉军。”蒙尘笑了笑,随后说道,“不过母亲时常念叨大哥和二哥,看得出来,母亲很想你们。”

    “我们也很想父亲跟母亲啊!”蒙恬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说道。

    就这样,二人陷入了沉默。

    良久,才有听蒙尘小声询问道:“大哥和二哥这三年一直在外,过得可好?”

    闻言,蒙恬回过神来,笑道:“之前有些窘迫,不过现在好了,你二哥和我一样,现在都是汉军的一营之长,掌管五千士卒,汉军现在稀缺的便是骑兵,三弟你带来八百骑兵,我将你引荐给主公,主公必定大悦,到时候必将重用三弟。”

    蒙尘心里一动,说道:“大哥,您跟我说说汉军主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呗?”说实在的,对于一个凭借一己之力,建立势力抗击东瀛人随后壮大的汉军主公,蒙尘心中有着不小的兴趣与好奇。

    听此,蒙恬笑道:“这个无妨,主公姓刘名辰,是一个神秘的人,比你大不了几岁,不但来历神秘,还拥有这一身强悍的实力,可以这么说,现在在汉军最厉害的并不是哪一位武将,而是我们的主公刘辰,我现在脑海中依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主公的时候,他一个人冲进东瀛人的队伍中,单杀数十人,真的令人敬佩!”

    慢慢的,蒙恬将从第一次见到刘辰以及到现在他对刘辰的看法一一说了出来,包括这几个月汉军的动向,除了一些机密的,蒙恬几乎没有保留,而蒙尘也是越听越经验,他完全想象不到一个比他只大几岁的人是如何能过做到这一点的,同时也是更为迫切的想见一见刘辰。

    蒙恬和蒙尘此刻在谈论着刘辰,那么现在的刘辰在哪里呢?

    刘辰如果按照崖西县城一路向南,只需要一百余里便是可以到达虎捷营,但是刘辰却是偏偏绕路了,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他想看一看大军没有到的地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所以四人朝着西南方向走着。

    不过没走多久,顶多也就改变方向之后十余里的地方,刘辰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被劫道了!

    “呔,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想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一个身高不过一米八左右,却是至少有着三百来斤重量的胖子,肩上扛着一柄开山大斧,身后跟着三十几个身着皮夹,手持白蜡长枪的青年,就那样大大刺刺的在刘辰的面前拦下了路。

    “你是何人?”瞬间,灌婴和栾布便是警惕起来,四人微服出访,萧何是不会武术,因此并没有武器,而刘辰、灌婴以及栾布也没有带着长兵器,手中拿的还是一柄长剑,此刻灌婴和栾布依然将手搭在了剑柄之上。

    “你别管我是谁,我只要财不要命,一个人一百两银子,留下银子赶紧滚蛋,要不然,哼哼!”那胖子哼了哼,随后将肩上的大斧一下子切在地上。

    “砰!”硬实的土地在此刻也是四分五裂,范围有数米之广,可想而知这一斧究竟有多大的力量。

    灌婴和栾布的神色已经安全凝重,就这一斧,至少也是千斤之力,这胖子虽说怎么看都不像一个高手,但是能够发挥出这般力量,就足以让他们慎重。

    而刘辰则不像灌婴和栾布二人那般紧张,反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个大胖子,同时他的脑海里也在回想着,在华夏历史上,究竟有没有这样一个胖胖的,手持开山巨斧的武将,不过刘辰有些无奈的发现,自己似乎没有想到。

    不过虽然如此,刘辰也是对着胖子有了招募的心思,这么大的力气,要是身穿步人甲,全身重装铠甲,这一个人就是辆坦克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