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郡城城守霍乱此刻正一脸烦躁的看着手中的信纸,在他旁边,郭鑫也是一脸无奈。

    齐山一战,威海郡城损兵折将,回到威海郡城之后,霍乱加重统治区的徭役,大规模招兵,几月时间便是让麾下军队突破十万大关,一时间他也是信心大增,又继续朝着汉军用兵的打算。

    不过他这边还没有用兵,就有消息传来,汉军一夜之间夺取荣成,这一侧消息让他大吃一惊,荣成好歹也是一座主城,虽说没有统一的政权,但是那些个氏族手中都有私兵,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易手给汉军了?这让霍乱实在是想不清楚。

    不过他也是有着想乘汉军立足未稳,发动进攻的意思,可是当他派遣侯斥前去探查汉军的时候,却是发现,齐山那里已经修建了一座关隘,并且有汉军重病把手,易守难攻。

    齐山这条路算是断了,要想进攻汉军,唯有绕过齐山或者从水路上走,但是绕路太远,光行军就要半月时间,后勤困难,水路要快点,但是此刻霍乱手中没有水师,威海郡城的水师早就在东瀛人来临的时候覆灭了,之后东瀛人纵横海上,霍乱也懒得去重组水师了,因为此间种种原因,霍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霍乱这边刚打消念头,汉军方向又是传来让他一阵心惊肉跳的消息,汉军拥兵十三万!这一侧消息可不得了,直接就让霍乱傻眼了,他经营威海郡城十余年,现在才有十万大军,可是汉军满打满算不过一年时间,竟然带甲十三万!这是霍乱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先生,汉军此刻拥兵十三万,可以说是整个威海郡地区最为强大的一方,我们昔日联合东瀛人攻打汉军,要是汉军兵出齐山,为之奈何?”霍乱有些坐不住了,朝着身边的郭鑫询问道。

    郭鑫此刻也是心乱如麻,他也是没有想到汉军发展的如此之快,当初的一句话还真的成真了,只听他说道:“主公,昔日要是我们不惜代价,一举歼灭汉军就好了!”郭鑫无不叹息的说道。

    霍乱听了后悔不已,说道:“悔当初不听先生之言,如今却是酿成如此大祸,请先生指点迷津!”

    “哎!”叹息一声,郭鑫说道,“主公,汉军发展迅猛,而且首领刘辰也着实不凡,练兵很有一套,虽然我们两家都是新兵居多,但是真个一战,恐怕我们是输多赢少,凭我们自己是无法应对汉军的,我们只有联络其他势力才能抗衡,而且想必现在威海郡这一块土地上,不少人心里都是不好受吧!”

    “何出此言?”霍乱有些不解。

    看了一眼自家的主公,郭鑫解释道:“当今天下大乱,谁不想乘势而起?只要手中有些实力的,谁没有争霸天下的想法?威海郡威海、文登、乳山、荣成,四座主城各占据威海郡一部分,现在荣成已经被汉军掌控,以汉军的实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发兵征伐其他势力,以统一威海郡,如此一来,文登。乳山二位城主岂会不心惊胆战?”

    郭鑫看得很明白,汉军的崛起势不可挡,荣成不会是汉军所要占领的唯一一座主城,汉军想要壮大,一定会继续扩张,而在威海郡这一块地界,乳山、文登以及威海郡城便是汉军的目标!

    霍乱听了恍然大悟,说道:“先生,你的意思是联络文登、乳山两座主城的城主?是了,如果我们三家联手,几十万大军,根本就无惧汉军,弄不好还可以一起发兵对付汉军,对,就这么办!”霍乱大喜,因为这绝对是一条对付汉军的好主意。

    “主公!”郭鑫打断霍乱的兴奋,说道,“如果要对付汉军,那就一定要尽快,汉军此刻都是新兵,战斗力地下,如果再过一段时间等汉军新兵接受了训练,再想击败汉军,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这话一出,霍乱也是猛然惊醒,道:“先生说的不错,我这就派人联络乳山和文登主城的城主,此外我让魏延领兵三万兵出齐山,震慑汉军,等说服那两位城主之后,我们威海郡的军队便由齐山进去,对汉军实施多线路作战,先生以为如何?”

    “善!”郭鑫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是目前来说最好的方法了,如果三座主城同时对汉军用兵,汉军将面临三面作战的局面,汉军成立没多久,三线作战消耗巨大,如果手段运用得当,汉军必败!

    当下,霍乱便是以郭鑫为使,去文登和乳山两座主城会见两位城主,然后又是命魏延领兵三万前往齐山,并嘱咐魏延,大起攻城器械,随时待命。

    。。。。。。

    刘辰此刻还不知道霍乱正准备联络其他两座主城对付他,现在的他正陪着一位先天强者聊天!

    这位先天强者自然不是来投奔汉军的,名叫钟意,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气息起伏不定,应该是刚刚晋升先天境界不就,境界尚未稳固,不过他到来之后禀明来意却是让刘辰有些摸不着头脑。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钟意说他的身份是东龙帝国的影龙卫!刘辰不久前便是斩杀了两名影龙卫的先天强者,此刻又来一位影龙卫的先天强者,还是正面堂而皇之的来求见他,这让刘辰有些不解。

    “敢问大师来此何事?”茶过三巡,刘辰也是笑着对钟意询问道。

    闻言,钟意哑然一笑说道:“刘兄直接称呼我名字即可,大师二字可是担当不起,况且晋升先天之后,不分年龄,平辈而交就是。”

    这话一出,刘辰也是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刘辰就称呼钟意先生一声钟兄了,不知道钟兄此来是为了什么?按道理我杀了两名影龙卫的成员,影龙卫应该对我恨之入骨,你此番前来,难道不怕我下手?”

    钟意脸色微微一变,不过旋即也是恢复正常说道:“刘兄,此次前来并无恶意,先前可能刘兄与我影龙卫有些误会,刘兄放心,从今以后,影龙卫不会再对刘兄出手的!”

    “哦?”刘辰诧异的看了一眼钟意,有些不解的说道,“这是为何?影龙卫是东龙皇帝的利剑,难不成东龙皇帝不想杀我?”

    刘辰现在虽说没有举旗说反对东龙帝国,但是没有丝毫官方背景,便是成立军队,这和谋反没什么两样,这个时候影龙卫却是说不和刘辰为敌,这让刘辰有些疑惑。

    看出了刘辰疑惑,钟意笑道:“刘兄不要着急,此次前来,是奉了陛下的命令,给您带来一道圣旨,您接手之后,我们就不再是敌人了!”说着,从他的怀中也是拿出了一道金黄色的圣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