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九尾猫妖

    其实我在这两兄妹身上看到了两样东西,林耀然具备英雄胆,看林耀然这眉宇之间那股英气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林耀然必定是一个英雄一般的人物,若非如此也不会出世斩妖除魔,由此可见林耀然是几个极具英雄情怀的人。

    而林林却有一个极为纯洁的心灵,再加上这林林一看就知道是天生道体,修道的领悟力就算是林耀然都有所不及,所以这兄妹两人都是妙人,可见茅山林家是多麽积德行善,才有这样的晚辈,也正是因为这两,我对于这两兄妹的好奇心情更加大了。

    “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我实在是看不出是什么妖魔鬼怪,或者是什么神器,你老是不是该指点一二?”我回来以后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部好书老谢,这种情况太过于诡异,若是不和老谢说恐怕我一直都会是没有头绪的,不过老谢这早已修成先天卦象的人,只不过心神微微一动就可以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奈若何,看来胖子你这先天大劫就要来了”老谢突然间说出这番话,倒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这说我的先天大劫我也是听说过的,原本老谢也说过这先天大劫不一定会降临,但是若是降临那就是可以买彩票的人了,没有想到我就成为那个传说中可以买彩票的人,只可惜这个彩票恐怕不是很好的彩票。

    老谢缓缓说道“这先天大劫乃是无形大劫,或许是有妖魔要侵害己身,或许是有天雷降临,看来你现在就是属于前一种,原本我以为你原本就是先天貔貅之体,不会有先天大劫降临,却没有想到还是躲不过这先天大劫,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老谢缓缓的看了看天花板,反复在祷告一般。

    “老谢你不用如此,我大不了就是渡劫而亡呗,反正神话管理人每到三十岁都会有一个大劫,若是过不去还不是要牺牲,还不如现在就牺牲了”我倒是豁达的可以,毕竟这先天劫难我也是听老谢说过的,并不好躲过去,若真是能够度过,我体内的貔貅真灵或许会受到压制,到时候我的情况就会像这样痛苦了。

    “既然你准备好了,这个你带上,虽然我现在没有办法帮你解决身体上的问题,但是度过先天劫难以后会有一阵的虚弱时间,这段时间你可以隐藏起来,至于你去哪没有必要告诉我,我自然能够找到,若是你不想和老张那边说,我可以代你去转达这件事情”老谢将一切都看的极为通透,自然明白我若是离开,恐怕整个张家都要地震了。

    “既然你愿意去说,那就交给你了,反正老爷子也不敢对你说三道四的,但是我就不同了”说着我做出一个受气宝宝的样子,这倒是将老谢给逗乐了,老谢去说那是极为完美的,毕竟老谢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老爷子不给我面子,也会给老谢面子的,毕竟老爷子和老谢关系极好。

    “你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晚上就要出动了,我可以提前告诉你,这次要对付的是九命猫妖。”老谢见到我这么坚定的决心也就将我要对付的目标说了出来,只不过不说还好,说出来了以后我身心就是一个踉跄,差点就晕倒在地面上,这九命猫妖可不是寻常货色,要对付起来那是需要费劲心力才可以做到的。

    这九命猫妖和九尾狐一样,都是以九条尾巴作为标志的,这九尾狐的尾巴乃是天生的,只不过这九命猫妖乃是一个品种,叫做九命猫的一个猫妖种族,传说这一胎九命猫只能生下九子,而九命猫族的争斗就从这出生这一刹那就开始了。

    要知道就算是猫族都和九命猫族保持这一定距离,原因就是这九命猫族杀气过重,从而导致猫族对于九命猫族那是十分忌惮,担心猫族会被九命猫族拖累,从而导致猫族灭族的祸患,而我之所以说九命猫族的争斗从一出生就开始了,要知道生下九命猫族的母猫,从他们一出生那一刻,全身精华就会被九只幼崽吸收殆尽,就这么直接变成了干枯的猫尸。

    而九命猫族每修炼九百年,这一胎所诞下的九只九命猫,就要进行一场生死搏斗,从而剩下八只,周而复始知道最后一次才会成为九条尾巴的九命猫妖,而这个时候的九命猫妖也是最强的时候,很多强者碰到了,都会觉得害怕,因为这九命猫妖的能力实在是太强,太霸道了。

    值得一提的是猫妖的眼睛,流光溢彩,堪称世间最美丽的眼睛。猫妖是相当具有灵气的邪妖,也是在民间被认为最接近与现实的妖怪,而极品的猫妖,碰见了可不是好事,是非常凶残的,利用不逊色于丧犬的怜牙力齿,能将山中的其他妖兽撕裂得粉碎后吃掉,同时也会咬伤人类和家畜。此外还能像杂耍木偶戏一样用妖力招手操控尸体。

    我也总算是明白刚刚为什么老谢半天没有说话,原来是推演出是九命猫妖的事情,才愣神的,不过见到这种情况我也没有啥好说的,毕竟这九命猫妖若真的为非作歹,也只有高等级强者才可以做到,现在老谢既然说出来,那就代表这九命猫妖并非真的厉害,要不是这样恐怕老谢会选择亲自出手的。

    “你也不用太过担心,那茅山弟子对于九命猫妖有着一些独特心得,所以让他们和你一起去就可以了,你现在想去打坐一下,把自己修为提升一下,你看你现在的修为简直是乱七八糟。”老谢很不耐烦的吐槽一句,就直接走来了,我倒是没有反应过来,也是老谢说出来我才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实在是有些奇怪。

    此时离我远去的老谢却嘴里面嘀咕的说道“这胖子只不过是几天不见这心性修为为何会差距如此之大,难道真的有一步登天的人,还是说由于其他原因。”老谢感觉到我体内真气的磅礴,而且体内隐隐有些不对劲,只不过老谢并没有在意,毕竟能够比我现在的貔貅之体还要可怕的事情是没有了。

    我盘膝打坐下来,感觉到自己的体内真气十分磅礴,而体内那种随时有东西要冲出来的感觉却不见了,我尝试了一下,却发现那种有东西要冲出来的感觉果然消失不见了,这让我感觉到惊讶之余也觉得有些好奇,毕竟这东西早就寄存在体内,现在消失了,明显是不寻常的事情,我想了想也没有说话,只是体悟自己身体的变化,就算是一丝一毫的变化也不放过。

    只不过我体内方法有一股神秘力量阻挠着我的探索,这就越发让我感觉到怀疑,但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够感觉一下我身体的变化,却很让人死亡,因为除了那股力量以外,没有任何的改变,当下我就当做是老谢故意为之,就是为了让我在对敌的时候不至于分开心神去对付随时会暴动的貔貅之体。

    这一夜无话,第二天我直接去找班导办理了休学,其实我的学分早就已经够提前毕业了,只不过我不想这么早毕业而已,班导也没有想到我是办理这件事情的,当下也有些蒙圈,经过我的解释他也总算是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当下也就批了我的申请,不过我却感觉到一种陌生感油然而生,仿佛什么东西不太对劲一样,不过我也没有在意,只是回到家和张依雪大概说了一下情况,就直接前往了酒吧一条街。

    我和林耀然兄妹二人就约在这里见面,按照老谢的说法,那九命猫妖正在蜕变的阶段,所以需要大量的男人精气和心脏,借此来补充自身亏损的真气,其实九命猫妖正是因为在蜕变的阶段,所以才在如此虚弱,只要她度过这段虚弱,气穴将会无比强盛到时候可就让众人蒙圈了。

    现在只能够让林耀然和我分开行动,将自身强大的气血力量释放出来,借此吸引九命猫妖上钩,不过这一切我都没有和林耀然说过,我也只是随口一提九命猫妖的事情,毕竟这九命猫妖茅山有着十足的把握对付,根本没有必要让我出手解决,这也是我和他们联手的主要原因,就是想要借用茅山的气运,看看能不能抵御住这先天大劫的难度。

    我和两人碰头以后,见到时间还早就在车里面坐着,其实能够不在酒吧一条街闹事是最好的,因为整个酒吧一条街都是人群,尤其是晚上人更加多,若是误伤的别人,那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所以我是不太像在酒吧一条街动手的,只不过现在已经由不得我们选择了,这要看这九命猫妖有多大的力量再说了。

    林耀然听我转述了老谢的话,这倒是让林耀然双眸一亮,因为林耀然虽然也感觉上像是妖类的所作所为,却不知道什么妖类,但是经过我这么一提醒他立马就明白这必定是猫妖无疑了,这茅山和九命猫妖有过数次战斗,对其还是十分了解的

    “这九命猫妖若是修成九条性命必定已经成就斩神境界,只需将九条尾巴合二为一,炼化自身本源,就可以成就圣人境界,这和九尾狐倒是有所不同”林耀然这就开始讲解两者的不同“九尾狐炼化九尾融入自身修为便会大进,而这九条尾巴就像是八条鼎炉,可以说每条尾巴上面都有着之前猫妖的怨气,只有练成自身本源才能够更进一步。”。

    “看来两者虽然上都是九尾,实际上九尾狐出身更加高贵,而九命猫妖的怨气最重,两者可以说是天上地下的不同,不过我们到底该如何对付九命猫妖?”我看着林耀然拽文以后,当即就问道最关键的话题,那就是该如何解决这九命猫妖的问题,毕竟这九命猫妖戾气和怨气过重,若是瞬间成魔,可就是祸害众生了。

    “百年前也有一只九命猫妖修成,只不过这只九命猫妖却有些孱弱,当时家父也参加了这场九命猫妖的围剿,最后是一位高人出手相助才得以将其斩杀,现在却不知道从哪里去找这么一位高人了,按照家父的说法,那人乃是剑宗的南天剑圣前辈”林耀然说这话的时候,双眼之中射出两道金光,那是崇拜的目光,可见林耀然对南天剑圣的崇拜之情。

    我听到南天剑圣心里就是一突突,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了,笑着说道“南天剑圣久居川蜀地区,想要找到南天剑圣十分困难。”我才不会说自己认识长风一刃,到时候对方要是不知道长风一刃那岂不是闹笑话了,而且长风一刃就是个武疯子,若是面前这两人以前和长风一刃交过手那就麻烦了。

    “看来想要寻找高手是不可能了,我们现在只能尽力而为,只要将其远离这样人群密集的地方,就是个不错的选择,林林你待在车上面,若是有风吹草动你立马通知我们。”说着了林耀然和我双双下车朝着两家不同的酒吧而去,要知道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们不可能同时出现在一家酒吧,若是同时出现,必然会引起九命猫妖的警觉,到时候更加不好抓到手,说不定还要引起不小的风波。

    我一走进酒吧就感觉到十分不舒服,那种浑浊的空气,震耳欲聋的低音炮,人跟人之间说话都需要扯着嗓子大声喊,可见就酒吧有多麽的吵,我强忍着自己身体对此的抗拒,走到吧台边上,看也不看就说道“来杯深水炸弹试一下吧。”。

    我也不是没有来过酒吧,只不过我和徐茂等人去的酒吧都是清吧,要不就是那种自家开的酒吧,都有独立的包房和隔音的单面玻璃房,自然感觉不到这样的吵闹声音,现在我只感觉两个耳朵都是嗡嗡作响。

    这时候调酒师看着我说道“先生,您应该是第一次来吧,我们酒吧的深水炸弹最多可以点三杯,号称三杯醉,这点我必须先和你说明了。”看来这调酒师是担心我喝醉,才故意这么说的,不过我也不在意,毕竟每个酒吧有每个酒吧的规矩,这我早就知道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