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2章 著名画家林海文

    林海文在华盛顿美术馆的展览,特别成功,愿意欣赏油画作品的,看过《千手观音》舞蹈的,或者是关注过新闻的美国吃瓜群众,还都挺乐意来看看,展览一共是6天,最后算了算,来看展的人次居然都超过了8000多人。华盛顿本地的电视台和媒体,都报道了好几回,直接影响就是,他接到了不少邀请,特别是《千手观音》表演过的几个城市的大小美术馆。

    华盛顿展览结束,这些画也没有运回华国,隔了大半个月,开始在波士顿美术馆展览一周。这个时候,林海文还接到一个江涛的电话。

    “在华美展览?”

    “对啊,不少游客都在问,说是你那个展,在美国受欢迎的不得了,国内的观众却都看不见。”江涛倒没有因为常硕离开央美有什么特别的感受,主要他跟林海文的联系点,还是在华国美术馆上,而不是央美。

    林海文有点犹豫:“展倒不是问题,就是可能要比较靠后了。”

    “怎么?下来还有计划啊?”

    “嗯,洛杉矶的盖蒂艺术中心,要展一周,然后是欧洲,法国、西班牙已经定了,后头应该还有两三站吧,要结束的话,我估计应该是要到10月份以后了。”

    “……”江涛在电话那头,沉默了蛮久的:“盖地,是收藏梵高《鸢尾花》的那个吧?”

    “对呀。”

    “行吧,那就再说。”

    江涛挂了电话,愣了好一会儿,跟蒋院、董副院长碰头的时候,还说起这个。

    “林海文这个水准,有点厉害啊。”

    “怎么?没约到?”

    他就把听来的话,给说了:“国内能这么来一次巡回展的,没几个吧?啧啧,这一通结束,他的身价也就不一般了。”

    “现在他的身价也不一般啊。”蒋院笑笑:“下个学期,他就要休学了。也是,美院没什么能教他的了,就是不知道他是跟常硕去天南,还是出师了。”

    江涛和董副院长相互看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

    从6月初开始,国内比较关注艺术这一块的,林海文的名字就没有消失过。

    华盛顿美术馆的展览如何如何受欢迎,某某研究员,某某教授,又在什么杂志上夸奖了他。

    歇都没歇几天,马上就是波美的展,又是一波报道、评价——当然好坏都有,不过影响力一般也不分好坏,比如马里兰艺术学院的一个教授,就觉得林海文这一幅《不语观音》立意不对,出于对古典主义的尊崇,将残疾人艺术家神化的表现方式,是另一种形式的歧视等等。这样的讨论,不涉及艺术水准,对林海文总体上是有益的。

    然后就是洛杉矶盖蒂艺术中心、法国橘园美术馆,西班牙塞维利亚美术馆——这次是真的塞维利亚美术馆了。

    林海文还特意发了个微博。

    “塞维利亚美术馆的布鲁诺馆长,塞维利亚弗拉格美术馆的弗拉格博士,《不语观音》展览在塞维利亚美术馆进行,《燕明园小街》在塞维利亚弗拉格美术馆展览。怎么样?昏头了么?呵呵呵呵。”

    “大神含蓄了很多,以前他都会直接@人的,那是谁说的来着?涂刚,还是乐军啊?”

    下头的粉丝们,帮他@,一大排过去,还让人家自己来认领。

    “谁说过的弗拉格只是个私人收藏作坊,大神够不上塞维利亚美术馆的,快点把脸送过来,别躲。”

    这么一折腾,原本底气已经差不多消失干净的刘冬冬,顿时生出了许多怒气来撑腰。

    “乐军老师、涂刚老师,早就都到卢浮宫办过个展,有些人还早着呢,抖什么啊?”

    林海文瞅见了,一乐:“你完了,冬瓜,早先你跟着人来咬我,让你混到了点好处,还不赶紧缩起尾巴来。结果还敢提卢浮宫,你没见乐军和涂刚自己都不敢说卢浮宫了么?这会儿到法国,我还跟卢浮宫的一位教授聊过呢,人说就从来没有邀请华国画家办过个展,那两位就是自个儿掏钱,在卢浮宫的边边上的一个厅摆了摆姿势而已。除了他们俩,还有呢,有一个算一个,你们去数数,但凡说是卢浮宫个展的,全都是这种。”

    这地图炮开的,常硕都快难过了。

    “还好我当初稳住了。”那些法国和华国策展人,到处蛊惑人,加上那会儿华国人也买账,去的人着实是不少,尤其是4、50来岁这一波的画家。常硕当时也是目标之一,不过他成名的早,不太有必要玩这个,就拒绝了。

    林海文嘿嘿嘿:“要是您也去了,我就不说了。”

    “天南美院也有两个被扫到的呢?”

    “管他呢,心术不正,自食恶果。”林海文挺不屑的。

    “成吧。”

    被林海文扫到的人里头,不少都是成名画家了,这种事情,赖不掉的,只好赶紧出来止损。

    有推给策展人的,涂刚就说:“当初我是被欺骗的,他说是卢浮宫方面的工作人员,也能提供卢浮宫的工作证件,我完全没有想到是他们内部人员来欺骗我们外国的油画作者。我也是感到很愤怒的。”

    乐军则是卖了自己的画廊:“一切都是交给画廊来操作的,我本人不清楚。后来知道之后,我也明确要求他们在所有宣传和资料当中,不许提及这一条的。确实,当年我们国家的油画行业跟国外联系不多,大家又都追捧国外,所有就容易受骗。还是要吸取教训,外头的花不比国内的香,我们应该要吸收华国的文化土壤,为我们的老百姓提供更好的艺术作品,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啊。”

    暗戳戳地还给林海文最近的风头泼点冷水。

    但还是影响到了一些收藏家,特别是乐军,“人傻钱多”的风波还没完全过去,他的市场价格本来就受影响,这次更是雪上加霜了,别说随着他年纪渐大,价格应该一直往上涨,现在是已经掉了3成多了。

    画廊那边,背了个锅,生意又不好做,加上乐军本身就不好伺候,两边最近也是不太愉快的。

    这些人不开心,那刘冬冬同志就更不开心了,之前混出来的交情,一眨眼就都没了,说好的几个展览机会,特别是京城双年展的机会,这会儿,也都成一场空,他悔的肠子都青了,连三赶四的,把自己微博给清空掉了。

    “有一个被大神赶出微博界的,悲惨。”

    相对于他们的不如意,林海文就比较开心了。

    9月底,他才结束这一大波展览,累了个半死,不过看着媒体上清一色的“著名画家林海文今天结束在欧美的巡展,返回华国”,心情还是不错的。

    著名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