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3章 点名道姓

    挂名这两个字,几乎是圈里心照不宣的。

    林海文一开口,不止是田鸥,很多其他人,包括刚刚开口喷演员演员片酬虚高的筱思远,都非常意外地看着他。

    这是要揭行业黑幕?

    所谓编剧挂名,是有很多情况的,头一个,成名编剧写不出来本子了,但名字有,不用的话,岂不是浪费?一则是市场推动,一则是贪心作祟,找抢手写,写完过目把关之后挂上自己的名字,就卖出去了,但抢手的本子,质量是可以预见的,所以那些江河日下,还挺多产的编剧,基本都是这种情况。

    今天在座的,连带着筱思远、林海文在内,有6个编剧在场,未必就没有这么干的。

    “现在说IP说的很多,小说改编,歌曲改编,漫画改编等等吧,正儿八经的编剧是越来越少。所以筱老师刚刚说演员虚高,编剧待遇低,客观存在,但也有它存在的原因,成名成家的那些,你都不好好写,找枪手,甚至是好多人一起写,四不像的一个本子。这也对不起制片公司,对不起投资商,更对不起观众啊,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尊重编剧这个行业?”

    “很多年轻编剧入行,只能去不署名帮人写,三五千一集,这已经是不错了,但一集,改改改的,也得要一个月吧?等于是平均收入,也就是2、3000块,还不稳定。这样的局面,怎么能够培养出好的编剧来?怎么能吸引年轻人加入这个队伍?”林海文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年轻人,这些人呢,家学渊源,坊间说是有背景。”

    来了!田鸥眉头一挑,都有点庆幸了,李江没通过他来操作这个事情。

    “这帮人呢,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另外一些年轻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署名权。一个本子,名家写出来了,他能通过关系,咱们国家人情社会嘛,联合署名一下,也不是特别大的事情,对不对?他就把名字挂在名家之后,就算是这个剧的编剧之一,后头评三级编剧、报价,就一步一步上去了。甚至呢,诸位你们想没有想过?拿联合署名涨名气,有了名气之后,再去找抢手写本,挂自己的独立编剧。等于是前前后后,他自己一个本不用写,名气、财富、地位,什么都有了。这叫什么?计划经济时代的批条啊,那就是无本生意,只要有关系就成。”

    “这都21世纪了,我们编剧行业,我们电视剧行业,还存在这样的事情,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啊。每年能出头的剧和本子,就那么多,这种人多了,那真正冒出来的就少之又少,对行业来说,就是雪上加霜。我认为啊,咱们做电视剧,不能说一下子就涤荡乾坤,把什么抢手、代写都弄干净,那也不现实,没有可操作性。但对于这种背后走关系挂名的问题,应该毫不留情地打击,这点不公平下的公平,应该要给予年轻人。”

    “陈局,各位前辈,作为一个新编剧,一个年轻编剧,我是感同身受,不得不为之奔走呼号啊。”

    啊咧?

    你什么时候不署名呢?你头个剧本不就是大红的《婆婆》么?

    “咳,海文,也遇见过?”

    “当然。”林海文坐直了身体:“你们都知道,我这个人比较简单,比较单纯,平时也很少跟外界打交道,一直是安分守己做自己的工作,为老百姓奉献好的故事,好的作品。所以呢,对世事了解不深,总认为这世界上,处处是光辉灿烂,没有黑暗,没有阴影,人人都心善心正。要不是遇见了,我也真不知道这些呢。不过既然我知道了,我必然不能保持沉默的,必须要站出来。”

    呵呵。

    “林先生还是公司大老板呢,这话看来也得从制作公司那边来听啊。”一个导演,拍历史正剧的,想要搅混水,把林海文的意图跟公司利益混一混。

    林海文瞥了他一眼:“李导这话说的不尽然,我们敦煌娱乐,什么时候用过外面的本子?”

    “……”

    “我林海文开公司以来,不管是音乐、剧本,电视节目,向来没有让人插过手。说实在的,哪怕外头的编剧一个不剩了,通通饿死了,跟我林海文又有什么相干?在座这么多人里头,敢说这句话的,不多吧?所以啊,李导,你小人之心了。我说这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得罪人,那不是因为我开公司,而是我真正捧着一颗红心,想要照亮那些阴暗之处,为我们的精神文明的建设,文艺环境的清明,不惜此身啊。”

    “林先生此举,让人钦佩。”筱思远笑着捧了他一把。

    然后就有不少人跟着了,一时间,林海文倒是成了个英雄。

    “不敢当,不敢当。”林海文摆摆手:“我就是这么一提,也建议呢,我们电视局,我们剧协,能牵头出个声明、承诺书什么的,承诺自己不那么干,也不让别人在自己的项目上那么干。如此,则河清海晏,万方安和矣。”

    “林先生说的很对,这个事情,我们下面也要研究,看看怎么个处理法,维护编剧行业,电视剧制作行业的风清气正,这是主席在文艺工作会议上得的要求,必然要好好贯彻落实……”

    要说陈局就是牛,这么一拉,拉到上面去,一拖,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了。

    田鸥也松了口气,林海文好歹没有点名道姓的,不然李江可就丢人到头了。

    会议结束,林海文都没有再说什么,似乎他就真是为了年轻编剧伸张正义来了。

    不过,田鸥也好,其他一些人也好,显然高兴的太早。

    这个会议,媒体关注是必然的,会议上陈局说了什么,也许就是电视剧行业的大地震。但林海文一通行业内幕,也是赚足眼球。而且他说自己遇见到过挂名的事情,自然会有媒体想知道内情。

    这年头,媒体胆儿都肥。

    能报不能报的,上面没有话下来,那就先报了再说,反正不要出红线就行。

    《新文化报》的谈编辑,那也是老朋友,拿到了林海文的采访:“李江老师,你知道吧?歌唱家。他的小儿子,之前就想要署我本子的名,而且还就是已经投拍的本子,你说说,这是不是有点肆无忌惮?被我拒绝之后,据说是署了别的项目了,我就不太了解。不过呢,前两天,我们公司的新人……”

    然后把周紫的事情一说:“这叫什么?打击报复?”

    谈编辑和他的助手,江玉小姑娘,对视了一眼,目光如丝交缠,感觉身体酥酥麻麻,呼吸促急了起来。

    林海文瞅了一下,这,这叫神……交?(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