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0章 画展

    卢家的鸡飞狗跳,林海文是不知道的,卢锐回公司之后,对着他那怨念的眼神,却是可以感知到的。

    “卢锐啊,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啊?”

    “咳,怎么会。”

    “那孙老师,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啊?”

    卢锐的眼神都有点惊疑了,他知道小萝莉有时候会给她文哥哥打电话。昨天就轻轻拍了几下,不会就来告状吧?

    “没有,没有!”

    “呵呵呵,这样的,明年初不是有个京城巴黎艺术联展么?你要不问问孙老师,她有没有意愿去参加?”林海文忖度着问了一句。

    “有啊,真的可以么?”

    “可以呀,我老师就是华方主席,孙老师的水准也是不错的。”

    孙唯也是得到了林海文的帮助,算是有了不小的提高。当初林海文在雨点的时候,就已经有常硕7成功力,孙唯那会就受益匪浅了。尤其是卢锐来敦煌工作后,孙唯也得到林海文,甚至是常硕的提点,绘画技巧的提高是比较显著的。

    今年她签了一个画廊,也算是走上专业画家的道路——带班的,那真不能叫专业画家,只能叫专业绘画老师。

    能参加京城的画展,对孙唯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

    卢锐那点怨念早飞十万八千里之外了,赶紧谢了好几轮,回头就给孙唯打电话,把好消息一说。

    “真的?”孙唯那边也是惊喜不已:“哎呀,早就知道这个展,常老师跟巴黎高美的亨利校长分别是华方和法方的主席,规格很高的。我还不好意思去找林海文,他今天跟你说了呀?”

    卢锐也有点蒙,听孙唯这么一说,越发感觉是个莫名其妙的馅饼掉下来。

    “今天碰见老板,他就问我们有没有什么对他不满的地方,我说没有啊,然后他就说这个了。”

    “……该不是臭丫头告状了吧?”

    “不知道。”

    “等她放学我问问她。哎呦,以后还不能收拾她了,咱们俩算是都得仰仗林海文了。”

    相对而言,小萝莉卢雨跟林海文的关系,肯定是亲密的多。

    “想什么呢,我是他员工,你就是他朋友,千万别想什么仰仗,利益蒙了心,朋友都做不成的,太多了。”卢锐赶紧给孙唯点出来,他在外面混的多,比一直在家的孙唯看的也多。

    两口子这边惊喜的不行。

    但林海文其实是没什么特别的考虑,明年正月二十二的时候,这个展开幕,为期一个月的,算是华法建交45周年系列活动的一个开局。是常硕,而不是蒋院当这个主席,主要是考虑他跟法国方面比较熟悉,上头脑子一转弯,就定了他。

    这一转弯本身不算什么,但对华国的画家们来说,就比较重要了。

    要是央美的蒋院,他坐在这个位置上,很多时候需要一碗水端平,不同风格,不同派别的。可是常硕就不对了,当然他也不会特别乱来,不过偏向肯定是有的,比如乐军、耿琦所在的桐城美院,一水的苏俄风格,就得吃挂落了。天南美院就喜气洋洋的多,自己人,多少都会有点照顾的。央美、国美呢就很复杂,头头脑脑当多了,一下子成了被安排的,不太适应。清美、西京美院这些,就得开始努力显神通了。

    这个画展,在国内展了之后,还要去法国展一个月,林海文的画在法国,现在比一般国内的名家,还要有名的多,尤其是提及《千手观音》的时候,所以让他入展是没有疑问的。

    不过常硕问起他,有没有什么朋友想要这个机会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的。

    “老的那些我就不说了,青年画家的名额,我不拿,他们也不会感谢我。”常硕特别洒脱,实惠最重要:“我给你一个,水平不要太次的啊。”

    这么好的人情,林海文当然不会推。

    可是他自己理了理,宿舍的两个,谢俊,今年刚刚进央美的王鹏,这些压根算不上青年画家,还是学徒呢。再往上面数,蒋院的学生,竺宇啊,田老师的学生于波,俞妃的学生,不说关系好坏,人自己有老师,他也不愿意去凑热闹。这么数一数,点一点的,还真就只有孙唯合适一点了。

    那就是她了,这是什么,这是命啊。

    孙唯晚上打电话给念书时候的同学,现在在海城师范美院当老师的陈曼,说起的时候,对方都羡慕极了,她其实是比孙唯在专业上走远很多,平时也没少跟孙唯说,让她不要只顾着带班,还是要走走专业的发展路径,挺有优越感的。这次孙唯头一个跟她说,也不无小小报复一下的心理。

    “我跟你讲,真是倒霉了,这次林海文的老师常硕当主席,我们学院之前有个副教授,叫刘冬冬的,不是跟林海文吵了一架么?感觉是被记住了,这次我们海城师范,都没什么入选的。”

    “我这个名额就是林海文帮我争取的。”孙伟眼珠子转了转,反正她问了林海文能不能跟人说,林海文说没事儿——本来也没事,画展不都是推荐的么?

    “啊?”陈曼的声音简直丰富透了,酸乎乎,苦兮兮,又羡慕又嫉妒:“哎,唯唯,他还有名额么?”

    十年没叫过“唯唯”了。

    “就一个哎,说是他老师挤出来给他的。”

    “那他自己不要了?”

    “人家是知名画家了,哪里要这种名额的。”孙唯笑笑:“我不说了啊,我还得想想是不是从新画一幅,再见啊。”

    小萝莉今天被拷问了一回,有点低落,见到她妈的表情,啧了两声。

    “你啧什么?”

    “爽了吧?舒坦了吧?文哥哥说了,这就叫恶趣味。”

    “不许跟你文哥哥说。”

    “没关系的,他说了,他最爱的就是恶趣味,特别爽。”

    孙唯的眉头一阵狂跳,这女儿,感觉马上要被林海文带歪了呀。

    ……

    讨论着这个画展的,并不只是她们。竺宇跟于波,在央美外头吃路边摊的时候,竺宇啃着羊肉串,脸上有点茫:“老师说让我去问问林海文。”

    “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