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5章 央视春晚的麻烦

    “太不要脸了。”郎坤气成河豚了都。

    自从李江的事情之后,李江本人不太混这个圈了,连着导演田鸥,也跟他们走远。老京城帮,等于是解散了。还剩下他们两个央视的哥俩,罗明胜和郎坤,会一起喝点酒,坐一坐。

    大多数时候,也是听郎坤发牢骚。

    今天郎坤嘲了林海文一次,比较开心,就拉着罗明胜出来喝酒。喝到一半看到了林海文的转发回复。

    罗明胜也打开手机看了看,挺无力的。郎坤跟林海文的骂战,根本就不可能赢啊,从粉丝数,从拥趸,从人气,从脸皮厚度,从放飞自我的程度,没有一样是郎坤能比得上林海文的。

    这铁定是输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郎坤总是不吃教训。

    “行了行了行了,”眼见着郎坤还要回复对骂,他赶紧拉住:“别回了,你哪次跟他骂架是占了便宜的?我要是你,当初删了微博就不回去了,让他一个人跳去,干嘛上赶着去丢脸?”

    当初据传央视台长发话,郎坤算是一夜退出微博界,但是今年悄悄回了微博,不太活跃,平时用它跟同行拉拉关系之类的。

    “那我,就看着他,这么得意洋洋?食言而肥,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这,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最后这一问,简直是郎坤内心深处,无数的心酸、委屈、愤怒堆积一年多,发酵反应而成的沼气啊,一点就着,此刻喷发而出,宛如杜鹃啼血,猿猴哀鸣,闻之伤心,听之落泪。

    “……”罗明胜也回答不了,说是天才诗人,说是钻石牌的编剧,那必然是不行的。但要说是个无耻之尤什么的,不就成了他们两个,加一块都100多岁的老男人,喝着闷酒,骂着一个20岁不到的,关键是他们对之毫无办法的年轻人。那叫什么?无力的、黯淡的自我安慰?

    郎坤把手机一丢,往后一仰:“老罗,我后悔了呀。”

    罗明胜无言。

    ……

    腊月18,慰问老干部文艺汇演在国家大会堂排练。

    雷思玥和祖静,还有王丽梅,都在表演名单上,不过祖静不会唱《在那东山顶上》。

    雷思玥上台前,好些人都在看,坊间传言,她从赵文灿那里,拿了林海文一首歌,就在这场晚会上首唱。看得人不少,祖静来了,王丽梅也来了。

    王丽梅看了一下舞台布置,大屏幕的背景,挺生活画的,还有农民伯伯的大笑脸呢,就是那种沟壑遍布的脸:“林海文一个河东人,写这种风格的乡土民歌?”

    她边上坐着的就是祖静,闻言就笑笑,也不说话。

    “哎,你不是也有一首么?也是这种风格的民歌?”王丽梅似乎是突然想起来:“他给我看的那两首,倒不是这样的,挺正统的,不过水平也就是那样。我还挺担心他写这种歌的水准呢,要是比那两首还差点,小雷的眼光可不怎么样。呵呵,哦,当然,水准总体上还是中上的,你们不想错过,也很正常,我理解。”

    王丽梅这是急着想要说明,自己不是被筛除的,而是看不上来着,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王老师眼界高,我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觉得林先生的歌就很不错了。”祖静还是笑笑,眼神都没给她一个。

    雷思玥带妆彩排,穿着大红色的衣服,跟盛开的一大串辣椒一样。

    “哎

    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

    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

    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

    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

    ……

    今天是个好日子

    ……

    明天是个好日子

    ……”

    这首歌的节奏非常明快,一股庆祝新生活,拥抱新时代,美满日子乐开怀的情绪,简直是扑面而来。大年下的,这种歌的切题程度,往往比那些唱高调的还要更深刻。

    虽然大家都是在装,但是这一类描摹老百姓喜悦心情的歌曲,相对还要真诚一点。

    祖静听着,跟《在那东山顶上》比了比,质量是相差无几,不过雷思玥这一首,不一定那么适合在军内唱,但是在大年大节上唱,特别是春晚,那就很应景。想到这里,她都笑了,林海文明白说的,就是不许在春晚唱啊。

    而且,央视春晚,现在应该也不太愿意来请她们唱林海文的歌。

    “呵呵,也就是一般嘛。”王丽梅笑的有点勉强了。

    祖静站起来:“王老师,我去准备,您慢坐。”

    其实她本来还想再看看,不过王丽梅这么倒胃口,她就提前去准备了。

    这场晚会是歌舞团歌手、文联演艺中心导演屠剑执导的,雷思玥这首歌,他也听了全程,马上就感受到,这是一首特别有感染力,节奏也好、歌词也好,都很入耳的歌:“雷思玥这首新歌不错啊,她算是遇到一首好歌了。”

    “林海文出品嘛。”边上也是文联演艺中心的监制:“所以才有那么多人想要他一首歌而不可得。”

    屠剑点点头:“看效果吧。”

    腊月22,晚会开幕。

    《好日子》赢得满堂喝彩,领导最后上台握手的时候,还跟雷思玥多说了两句,说她的歌很好,反映了老百姓由于生活越来越好,心中产生的那股喜悦之情。是真正的为人民歌唱,为老百姓歌唱,要继续努力,继续坚持。

    雷思玥笑歪了嘴。

    王丽梅笑僵了脸。

    腊月24,祖静、云思思,在全军新春文艺表演上,演唱《在那东山顶上》和《我爱你,塞北的雪》,艳惊四座,领导捧场。

    当日,央视春晚导演组就接到领导传话小纸条:“请央视的同志研究一下,是否能够安排《好日子》《在那东山顶上》《我爱你,塞北的雪》其中之一到三首登上除夕舞台,把反映老百姓心声和少数民族特色的优秀歌曲,介绍给全国各族观众。”

    李树伟为首的央视春晚导演组,面面相觑。

    “这,怎么办?还有5天了,最后一次彩排还要换节目?”

    “就说来不及喽。”

    “——你去说?这可是那里面传下来的话。”说话的指了指上面。

    李树伟一脸官司:“别说了,我去找一下郁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