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8章 群殴

    送走祁卉,她明天一大早有课,今天就不留在这边了。

    回到家里,看着攒了蛮久的恶人值,林海文选择了兑换。

    委拉斯贵支的印记(20000)!

    南疆巫教的识咒·声!

    从宝盒里把委拉斯贵支的印记兑换出来,这枚印记就自发自觉地飞进了凡·艾克源种的悬浮球里,印在内壁上。

    林海文轻轻一抖,闭上眼,皱眉顿了顿,再睁开的时候,眼神突然冷漠下来,仿佛不是个活人。

    “进入委拉斯贵支的绘画状态?”林海文喃喃道。

    这个委拉斯贵支的印记,等同于让林海文在进入后,就变成了委拉斯贵支,那个时候,说他是委拉斯贵支复生,也无不可。这要是能弄到那时候的颜料和画布,做一做旧,估计再牛叉的鉴定专家也鉴定不出来——毕竟,他这个印记状态,应当是巅峰状态。大约是他创作《纺织女》等作品的时候。这样状态的委拉斯贵支作品,存世的本身就少得可怜。

    林海文动了动手指头,有一点发痒,想要在画布上全心全意创作的冲动,非常浓烈。

    他迅速从印记里出来。

    呼出一口气,才看向了另一样东西,恶人谷九大门派之南疆巫教,这是一个非常诡秘的宗门,是九大门派当中唯一一个隐藏职业宗门,人很少。但宗门的秘法威力强大,只是略微被太虚道宗克制一点,才没有破坏恶人谷的平衡。

    所谓识咒,就是针对感官、感觉的巫咒,和林海文之前得到的密宗真言灌顶法咒不一样,是一种纯粹的对敌巫咒。

    此刻,林海文面前的茶几上,就放着一张羊皮卷,上面画了一个人形。江湖界面上,“识咒·声”一栏,有一个姓名栏等待他填写,还有一个时间栏,可以选择一天,一个月,一年,永久四个选项。

    林海文的目光留在永久的两个字上,这是让人永远成为一个哑巴啊。

    摇摇头,他不太可能会用到这个“永久”。

    当天晚上,林海文就迫不及待地进入到委拉斯贵支的印记里,开始画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纺织女》,一切都流畅地如同伦勃朗的光。这是一幅巨大的画作,长293cm,宽220cm,所幸林海文之前画《不语观音》的时候,要了好几个规格的画布在,就有比这个还大一点的,这会儿裁了之后蒙起来,马上就能开始画。

    也许委拉斯贵支作为一个人复生,也不可能有林海文现在这样肯定而快速地重复《纺织女》了。

    ……

    处于绘画的忙碌中,林海文没有等到央视送脸上门,人家也学乖了,知道从他这里入手也是没希望的,干脆就不来找不舒服。

    腊月28,离大年夜还有一天的时候,他接到谭云秋的电话。

    “院里领导来找我,说让我上春晚来着。”

    “哦?”

    “唉,真可惜,这辈子头一回呢,就这么错过了。”谭云秋唉声叹气的:“你跟中河台关系不是很好么?能不能帮我联系联系,央视的上不了,好歹上个卫视的也好啊。”

    “哈哈,今天人中河台就要直播了,你不早说。”林海文也是知道她在开玩笑,谭云秋虽然不比王丽梅,跟雷思玥也有差距,但是在赵文灿脑子里有名有姓的,就知道并不是一般人,中河台能请到也不容易。林海文脑子里动了动:“秋姐,你要是不说虚的,明年怎么样?”

    “看来你跟中河的关系还真是不错,这就开始帮他们考虑明年了?我没问题呀,明年就明年,好歹唱一回春晚。”

    “好,明年夏天吧,我跟您说定。如果谈妥,明年中河的春晚是我来监制的。”林海文丢了个不大不小的炸弹下去。

    谭云秋显然意外极了:“亲自出马了?”

    “要是成了的话,我还在争取中呢。”

    这段时间,谭云秋也是补了一下林海文的知识,下巴掉了好几回,在艺术这个行当里,她也算是见过天才的,多少小姑娘,一把嗓子宛如天籁,形象气质俱佳的。但是那些人跟林海文一比,就成了渣渣。

    工程奖一堆,青艺赛更多,诗歌、小说、音乐、油画、舞蹈、影视,这个跨界跨的,跟蜈蚣一样,不然哪来那么多的脚去踩啊。

    他给中河台带去的,更是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三线卫视,一跃成为一线,这人家得花十年才可能做到的,他就一年时间。

    “你还要争取?中河台的领导难道没睡醒?”

    “哈哈,”好话人人都爱听,林海文就更爱听了:“也不是,主要是有点别的考虑,还不太确定。过年后吧,过年后开始跑,估计到五六月份,总归要有结果了。”

    谭云秋看他不说,也就不问,“行啊,就算央视明年再邀请我,我也先着你,够意思吧?”

    这有点笑话央视的意思,也是个挺厉害的。

    雷思玥她们一炮而红,谭云秋手里的歌就更受关注了,连带着她参加的“青春放歌,金色年华”青、老年艺术家联合贺新春晚会都多了不少目光注视着。想要看看,林海文丢了四首歌出来,这最后一首到底是个什么水准的。

    对谭云秋来说,这自然是求之不得。

    挂点谭云秋的话,林海文没有急着拿画笔起来,想了一下,明年中河台的晚会当然不是一般的春节联欢晚会。他今年已经放了一些风声出去,打算拉着中河、阳江、天南、海城、河东等八省二市一起,明年举办一场“五湖四海贺新春,八省二市同欢乐”春节联欢晚会。

    但是究竟成还是不成,他也不是那么有底的。

    头一关就要过审查,广电委员会、文化部,宣传部,这摆明是跟央视春晚对轰的一个趴体,究竟会不会被批准,那都不一定。不过他们也有一个优势,上头刚刚提出要节俭办晚会,他们10家不分开,一起办,钱当然会剩下不少的。

    林海文也许诺,一旦同意,必然会倾尽全力,在舞蹈、民族歌曲、通俗歌曲、相声、小品等全部门类上奉献精品节目。

    包括《千手观音》大舞剧的电视版,他今年都没有同意上中河台,也是为明年留着的。

    “等我把架子拉起来群殴了你,央视,你还能不能坐得稳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