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3章 发大招(2)

    李树伟觉得脑袋生疼,本来就是最后时刻,他紧张的不得了,偏偏还有林海文进来搅和。

    “李导,李导。”

    这么一会儿,来找他的人就超过了三拨。

    “来了,”李树伟一声大吼,吓得边上不少人都频频侧目,他也顾不得了,跟小伙子说了一句:“你看着他,有动静再来跟我说,第一时间,不管我在干嘛。”

    林家,林海文笑眯眯地转着手机,觉得央视春晚那帮人,应该有点头疼了吧?

    央视三套今天一整天都在追踪春晚,他呢,也开始追踪春晚。

    前一条发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又发了一条。

    “我写的歌,就有这么好?”

    央视演播大厅,年轻小伙嗖嗖嗖跑到了李树伟边上,李树伟正在个舞台总设计讨论问题,他一头冲进来,气的差点把对讲机砸他脑袋上。

    “林海文又发了微博,喏。”

    这一次,李树伟是一点侥幸也没有了。

    肯定是知道了!

    “MD。”

    “啊?李导?”

    “哦,没什么,你先去看着。”李树伟把舞台总设计送走,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要说明显了,林海文也没撕破脸皮说明白,这么不明不白的,倒也符合他们之前的设计——至少等到播出之后再来撕。

    “你继续看着吧。”

    林海文微博下面都开始出现福尔摩斯了:“看来打官司的事情,是跟大神的歌有关。如果是卞婉柔、万真真她们的新专辑,恐怕大神不会扯上央视,央视也没有必要去犯这个忌讳。那就只有别的了,大神的音乐作品,要么是《千手观音》那种舞台音乐,要么就是刚刚露面的那几首主旋律民族歌曲了。前者可能性几乎没有,也就是说是后者,央视觉得这么好的歌曲,必然是上头喜欢的主旋律民歌。偏偏又是今天,央视春晚晚上就要直播。看来是央视春晚未经大神允许,要使用大神那几首歌了,也不知道是《好日子》《在那东山顶上》,还是《我爱你塞北的雪》?有没有懂的,这样的官司打得赢么?”

    “如果未经允许使用,版权又在大神手里的话,自然是打得赢的。不过兄弟,你的逻辑分析能力好强大的啊,请问是做什么的?”

    “法医!”

    “……坑爹啊。”

    “怎么,你歧视法医么?每一具尸体在我们眼里,都是一个悬疑推理故事,我们通过现代的技术手段,也通过既有的经验知识,来为公安机关推断出最有可能的死因和死前所经历的情境。准确的尸检,有时候会成为破案的关键要素,也是厘清很多悬案的必备过程。”

    “呃,我不歧视,我怎么敢歧视,我不怕你把握给检查了么?兄弟啊,这都除夕夜了,咱说点乐呵的啊,别说您的专业了。”

    林海文笑的打跌。

    给这位法医的推理,点了个赞,然后又撤了。

    但这个赞还是迅速被发现了。

    “大神亲自点赞了刚才,这意思是央视真用了?而且还是非法的?不至于吧,春晚哎,这简直是给我们国家知识产权保护一个嘴巴子啊。”

    “哎,没有啊。”

    “撤掉了刚才,难道是受到了压力?”

    “大神什么时候怕过压力,再说微博也没删啊。”

    “你开玩笑呢,大神不怕压力,那是没遇见厉害的,头顶那些有关部门,随便一个,大神也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下面这一波讨论,也没被央视的那个小伙子错过,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噔噔噔跑过去了。李树伟一见到他就烦心。

    “他刚才给这个评论点赞了。”

    “点赞就点赞了啊,什么人评论啊?让你跑一趟。”

    “一个法医。”

    李树伟脸色都绿了,法医?他一把抓过手机,看了整个评论,也往下面刷了一下,手开始哆嗦。

    这跟凌迟有什么区别?

    一点一点的,他算是摸到了林海文的意图了,人估计就是在熬着他们呢,这么个关键时刻,他就不上不下的,带着《飞天舞》和中河春晚的庞大关注度,丝丝缕缕地揭开,似真似假的言辞,叫人猜着,也叫他们担心着,难熬着。如果他们一分心,结果春晚就出了个篓子,他可不就开心了么?目的不就达到了么?他们整个导演组,不就完蛋了么?

    好毒啊。

    他安排了一下,带着年轻小伙去了演员那头,让他把云思思找了出来,把事情都跟他说了。

    “这样不行,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你看看,能不能让你父亲云老,找一下他,至少拖一拖,拖过今天。”李树伟一脸难看的样子,让云思思也吓了一跳,听他说了,也没办法。

    她最终被央视导演组说服,还是没法放弃这个诱惑,央视也明确表示,只要她来唱了,明年央视的大型晚会,以及央视可以影响到的大型晚会,都会尽量给她安排,而且,有个明码标价:明年还让她上春晚!

    连着两届上春晚,这个诱惑不可谓不大了。

    而且她也知道,这个条件,雷思玥没等到央视开口,就拒绝了,祖静没有得到这么好的许诺,等于是央视把她当成了突破口,一开始就把底线拿了出来。云思思这才最终决定违反了和林海文的合约。

    如林海文所想,在她看来,毕竟云副主席是作协的头头,林海文一个委员,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的。

    “行,我给我爸爸打电话。”

    “那就交给你了。”

    云思思点点头,拿着手机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给云副主席拨了个电话。

    “爸爸,你要帮帮我,要是林海文真在之前就爆出来,我就彻底完了。”

    “我就跟你说了,这种事情不能做。你看,还是让央视把你的节目撤掉,即便过了今天,难道林海文就会放过你了?”

    “都这个点了,怎么可能。爸爸,我知道你讲原则,但是这关乎我的歌唱生命,你不能不帮我啊,你先拖他一天,好不好?今天过了之后,我自己处理,不要你出面。”

    要说子女都是父母的债。

    李江本来是挺正派的一个歌手,被小儿子坑了大跟头。云副主席也是如此,最终也没有办法坐视女儿摔这一跤。

    “唉,好吧,你,你——唉。”

    云思思心口一松,她爸出马,总归不会有问题了。

    “你跟李导说一下,已经处理好了,请他放心。”云思思出来,跟年轻小伙说一声。

    演播厅里有空调,但还是比较冷的,这个年轻小伙子,却跑的一头都是汗,一半是累的,一半是紧张的。

    “好!”

    大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