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5章 云思思哑了

    8点整,央视春晚准时开播。

    林海文一家人也坐在电视机前面,为央视友情贡献收视率。

    今年央视一号演播大厅的舞美进行了大换代,一开场,漫天的红灯笼、炮仗、对联,通过投影技术将整个演播厅,变成一片华国红的海洋,喜气洋洋的氛围迅速弥漫开来。

    开场近10组各界人气明星,通过拜年歌、发财歌、祝酒歌、问候歌等传统的、当代的著名喜歌,开启狗年春晚的欢乐大幕。

    “要不说还是人家央视弄得大气。”林作栋余怒未消,看了一眼一瓣一瓣吃着橘子的林海文,凉飕飕地取笑他。

    林海文都不看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中河台的春晚又不是我办的,我倒也想大气点,人家没钱有什么办法。”

    “钱都让你赚了吧?你们公司那些明星,没少要价?”

    “友情价友情价。”林海文嘿嘿一笑:“中河又不是什么富裕的省,也就是去年起来了,赚了不少广告费,不然就今年那个程度都弄不出来,你们看那个舞美,就是几分钟一过就没了,但是那些设备都贵的要死,好些都要进口。”

    他们这边聊着七七八八的。

    梁日天小朋友端了个小碗,里头有一个金灿灿的糯米团子。林海文眼睛都亮了,这是他姥姥的拿手绝活,里头包着蜂蜜豆沙,味道超棒,而且年年吃。

    “啊,不是说已经吃完了么?”

    “就剩这一个了,童童自己留着看电视吃的。”

    林海文放下橘子,凑到了童童身边:“童童哎,哥哥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梁雪没等童童回答,一把把他抓了过去:“别被你哥忽悠了,赶紧吃赶紧吃。”

    “哎哎哎,童童,你这个给哥哥,等明天,哥哥带你去吃炸鸡、披萨饼,好不好?带你去动物园,游乐场,好不好?”

    其他人就笑着瞅他骗孩子。

    梁雪抓住挣扎着要过来的童童,白了林海文一眼:“连孩子吃的都骗。”

    “我也是个孩子啊,我还是个宝宝呢,姥姥,是不是?”

    “是是是,海文是姥姥的乖宝。”姥姥乐坏了:“明天去买东西,姥姥再给你做,多做一点,放在冰箱里,以后你自己蒸了就能吃。一个人待在京城,一点吃的都想不到,真可怜。”

    “妈,他可怜什么呀,京城大饭店他隔三差五就去,什么百味楼,什么山珍海味一锅烩的,我们听都没听说过,他都吃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他还可怜呢,他要是可怜,那咱们就还是贫下中农了。”

    林海文挤到姥姥边上:“什么大饭店在我这,都比不上姥姥做的。只有我妈那样不惜福的,才会觉得大饭店很了不起呢,是吧,姥姥?”

    梁姥姥狠狠瞪了一眼梁雪:“就是,吃我做的饭长大,现在还嫌弃起来了。”

    梁雪哑口无言,这会儿童童终于从她的挟持中挣脱了出来,噔噔噔跑到林海文边上,把小碗端给他:“哥哥,给你。”

    林海文在他大脑门上狠狠亲了一口:“太乖了,等会哥哥有大礼物送给你。”

    童童钻他怀里,挤在他跟梁姥姥中间,跟个暖呼呼的肉团似的。

    “小没良心的,没良心,嗯——”梁雪先说童童,再说林海文,然后跟梁姥姥一对眼,憋了个半死。

    林海文两口把糯米团子给吃了。

    “跟饿死鬼一样,下午的时候让你出来吃热的,窝在房间里不知道干嘛,就是不出来,这会儿跟饿死鬼一样。”

    “呸呸呸,过年呢,拿草纸给你擦嘴了啊。”

    姥姥护外孙子护的厉害。

    梁雪气的牙痒,觉得自己战斗力被姥姥给克制了,发挥不出来。决定等到过年后,她到京城来顾生意的时候,再找林海文麻烦。

    林海文不接她话,下午的时候,他确实在房间里劳累了好长一段时间,当然,不是自力更生,是有正事!

    瞅了一眼江湖界面上,上头那个已经待了很久的小锅炉,一直是0/6状态的,现在已经变成了1/6。

    呼,这么用一下,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不可预测的影响吧?林海文想了想,放下心来。

    篡改器!

    很早之前,他初来京城的时候,恶人谷更新之后默认“冒险模式”,三天之内36万恶人值的恐怖经历,至今还让他记忆犹新。那些恶人值换来的,就是这么一个6次使用的篡改器。

    不过林海文一直没有用过。

    一方面是太贵,觉得不舍的用,另一方面是备注里头“可能产生严重不测后果”的提示,让他更为谨慎,到后来,这东西都有点鸡肋的感觉了。

    这一次的使用,林海文也是深思熟虑过。

    央视节目一个接一个地过,看了几十年,大家一边聊天,一边吃东西,一边时不时瞄一眼,都成了个习惯。林海文瞅着,也是觉得没办法,央视春晚已经成了除夕夜的一个组成部分,跟年夜饭,跟贴春联等等一样了。

    央视演播大厅。

    主持人正在串场,下面的节目就是云思思演唱《我爱你,塞北的雪》了。

    林海文的微博没有动静。

    云思思那边传来的话,是林海文卖了云副主席的面子。

    李树伟轻轻吐出一口气,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甚至包括微博上的评论,比去年郎坤执导的鸡年春晚,也要好得多。

    “阿弥陀佛。”

    看着云思思上台,人员就位,李树伟呼了一声佛号,心脏终于放下去一点,过了这一首歌,后面就没什么意外状况了,一切都会回到正规轨道。

    林家,=。

    林海文在江湖界面上点开了“南疆巫教识咒·声”,输入了云思思的名字,选择了“一天”。

    点击使用。

    央视演播大厅,导播组。

    “我爱你,塞北的雪——”

    云思思圆润厚重的嗓音唱了第一句,第二句的声音却没有跟着出来,她忘词了?哑了?

    “备播带!”

    导演尖锐的声音响起,但其实没有必要,备播带迅速就插入了进去,这一切都是有备案的。

    “飘飘洒洒漫天遍野……”

    声音响起,导播组所有人的目光看向屏幕里头的云思思。

    把住!把住!不要慌!不要慌!

    她做到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