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7章 我欲露锋芒

    这是什么展开?

    自林海文点名开骂《华南周刊》记者房俊东,大家对《华南周刊》的反应就很期待,包括“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微博,但它们都沉默了两天。等到《周刊》发刊,一篇重量级质疑文章,某种程度上给《舌尖》扎实泼了一盆冷水。

    《周刊》出招之后,目光自然而然就移动到了林海文的身上。

    谁想得到,他直接朝写报告的记者下手了。

    实名举报!

    罪名有两个,第一个是收受地产商的低价房,原价近580万的一套房子,他以160余万购买。利益交换是他需要围绕该地产商在建云市的一个楼盘,写系列文章,通过穿凿附会的历史文化典故,鼓吹楼盘周遭“文化氛围浓郁”,将成为建云市最具人文情怀的区域。同时捏造了“据称”建云市里有意在这里进行文化旅游开发的信息。

    这显然是违法行为,证据虽然不明确,但是经手人、交易情况,林海文的公开/信里都一清二楚,在关哲没什么大背景的前提下,有了这些,基本上不会有问题了。而且他还有第二个铁板钉钉的罪名。

    重婚!

    从宁北农村走到花花世界天南省,关哲早年曾经换过一个身份,把原名关大国改成现在的关哲,已婚也改成了未婚,然后用关哲的身份,跟现任妻子结婚。老家的妻子多年来一直还在农村,每年关哲会回老家几天。也亏的他,这么多年,一直两边瞒死了,天南这边不带回老家,老家那头以工作不便为由,一直也不让她过来。

    第二条一查就能明白,躲无可躲。

    “卧槽,大神你是不是还有一个私家侦探公司啊?”

    “大神你这样不太好吧,怎么能挖人家的隐私呢。哎,能不能帮我查一下我们那个处长,肥头大耳的,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天天吆五喝六的死样。”

    “这个……等待事态发展。”

    这个时候正是《舌尖》大热未消,加上林海文本身就是一个关注度超高的人。天南、《华南周刊》、华南报业,立即启动了调查。首先确定的就是重婚的事情,一查关大国,再查就查出老家的婚姻了。接着才是地产商的事情,事情也好查,关哲现在住的就是那套580万的房子,根据林海文举报,一查他当初就是付了160万,加之他那些报道文章都是可以查到的。最后的突破是在经手人,他已经从原公司离职,而且过程不太愉快,调查人员找到他,他就承认了。

    一把坐实。

    关哲被开除在先,刑拘在后。

    这一串走马观花,前后也就是半个多月的时间,关哲就从无冕之王变成了阶下囚。

    建云市的一套不大的房子里,灯没开。

    房俊东面无血色地一条一条删除了“东方不亮西方亮”的微博,手指都在颤抖。老关,关哥,就这么栽了。今天田维胜找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让房俊东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这事,歇了。”

    京城,万世居。

    董云海跟凌纪,也正在讨论这回事。

    “太邪了,这个人太邪了。”董云海眼神阴郁:“当初烧了我的红酒窖,到今天我也没找出原因来。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怎么做成的,我董云海也算是混的久了,问了不少人,没有一个人能做成的。”

    “当初作协的那个人,抄了个斯国的作品,叫什么语?什么罗之类的,我听都没听说过,林海文居然都能去翻出来。更别说还有其他几个人的隐私事情,藏得比什么都深,也让他一个一个翻了出来。”凌纪也是皱着眉头,今年开年,他除了在豪地董事会担任董事之外,还直接负责了豪地的娱乐事业部门,包括天韵娱乐、名扬影视这一块,跟林海文算是同行了。

    “董老板,你说央视的那个——会不会也跟他有关系?”凌纪犹豫了一下,有点不确定地问道。

    “……呵呵,不知道啊。”

    是啊,央视那桩无头公案,现在还没找到原因呢。

    林海文对《华南周刊》这一击狠手,难免会让人想到央视。如果林海文能有手段摸清关哲的底线,甚至连细节都不错。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能够把央视的备播带换掉呢?

    毕竟,云思思是违反了和他的合同上了央视的。

    央视,台长办公室。

    “云思思说自己一直就没有跟林海文直接接触过,也没有发生什么可疑的事情。而且那天她上台前,第一句歌,还是正常的,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后面就突然失声了。”

    杨台紧皱眉头:“那医院是怎么说的?”

    “急性喉炎失声,但是我看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去晚了,上头写的是炎症不明显。”

    医院总是有话说的。

    杨台沉吟了一下:“跟林海文合作的事情,先放一放。”

    “好。”

    这个时候,华国可能有无数人在谈论林海文,有些只是关注林海文跟《周刊》的恩怨过招,有些则想到了张赟他们曾经同样的遭遇,也有董云海、杨台他们考虑的,林海文是不是还做了更多。

    此时,林海文则一个人坐在画室里,他的面前是那幅巨大的《纺织女》,轮廓已明。

    不过他没有拿画笔,小黄站在他的右手背上。

    “小黄啊,还是你好,吃了玩,玩了吃。”林海文脸上有一种别人从来没在他脸上看到的困惑。

    他总说自己是暴发户,这是没错的,他是穷人乍富,来到这个世界前,他就是个推广小公司的头头,做过一些大火作品,但身家也就是千万到顶。然而现在,仅仅一个敦煌,就是十亿级的公司。《千手观音》已经是个亿级IP,《飞天舞》也渐渐开始发力,《舌尖》同样是亿级IP。更别说卞婉柔、万真真,还有那么多的大卖电视剧。

    这是一块多大的肉啊。

    林海文把一切日常事务交给王景峰,未尝不是有自知之明,恶人谷,毕竟没有给他开放领导力加点。

    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的对头还是槐树精那样的小朋友,南山幼儿园熊孩子的爹妈,《临川晚报》那样的三流不死不活期刊的主编跟他的废柴外甥。但是现在,央视、《华南周刊》……天差地别。

    他当然可以和光同尘,好好经营公司,好好经营人脉,你好我好,拿出蛋糕来,我吃一点你们也吃一点,甚至你们多吃一点都行,只要不弄我,不搞我就行。

    可是过去两年多,在恶人谷的半推,他自己的半就下,林海文觉得他没法再回到那样的“正常”人生了。

    重来一次,造化加身,还要活成一只规行矩步、低眉顺眼的“人”?

    窝囊。

    所以在他知道,央视原台长董台调任广电委员会担任委员的时候,他决定走一步冒险的棋了,既然敌人越来越强大,那就让自己变得危险起来吧,锋芒初露,关哲只是祭刀的人而已。(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