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1章 停刊整顿(2/10)

    林海文这些天,没有再去看画展,甚至直到结束,移师巴黎,他也没有再出现。大部分时候,他都待在公司的画室,不怎么理会公司的人,也不怎么理会外面的事情。哪怕祁卉来了,更多的时候,也是看着他在那幅几米长的大画布上,神情肃然,沉默着挥笔。

    他沉浸在委拉斯贵支的印记中了!

    直到轻轻眨眼,出了一口气,放下画笔,祁卉才确定,这是从那种状态里脱离出来了。

    一开始,她不太放心,还特地偷偷摸摸给常硕打了个电话,问林海文是不是不太正常了。她虽然不懂画画,但是画家中的神经病是很多的,梵高切下了自己的耳朵,癫痫、自杀。毕加索的冷血、暴躁,举世闻名,还有爱德华、弗兰卡……等等。

    常硕听她说的太可怕了,亲自过来了一趟。

    也第一次看见了这幅半成品的《纺织女》,惊的眼珠子都掉了下来。普通人有时候是很难欣赏大师作品的,但常硕显然并非这一类普通人,几乎站到这幅画前面的同时,他就感受到大师的水准了。

    林海文已经有大师水准?

    但他看向边上刚刚完成的《石榴花》,以及还未完成的《一个飞天》时,发现并非如此。

    问过祁卉,他才知道林海文只有画这幅《纺织女》时,才会是现在这个状态。常硕基本上就能断定,林海文可能是通了委拉斯贵支的风格,就像提香能够完美模仿乔尔乔内,甚至到今天,很多画作,两人的鉴定专家都没有办法准确判断,一些作品到底是提香早年没有艺术大成的时候画的,还是乔尔乔内的真迹作品。

    所以尽管匪夷所思,但看样子,林海文真的从色彩切入,触摸到了完整的委拉斯贵支,他的人物,他的结构,他的用光。

    “不要打扰他。”

    “他没有问题么?”

    “问题?他遇到了大问题,一个所有油画家都想要遇到的大问题——迷失在大师巨匠的灵魂里。”常硕的语调近乎念诵,这是他向往的,却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他曾经在长达7、8年的时间,一直在临摹安格尔的作品,但还是无缘这种状态。

    可遇不可求。

    独属于真正天才的际遇。

    常硕看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林海文全无所觉。祁卉端着下巴看他的时候,突然觉得好笑:“外面被你闹得天翻地覆,你却躲起来闭关突破了。”

    看林海文从印记里脱身出来,祁卉放下厚厚的教材。

    “你要再不停,我就要喊你了。”

    “我又不是中邪了,看着时间呢。”可不是么,悬浮球上的印记使用的时候,跟恶人谷的界面是相通的,有点第三视角的感觉。他也看见恶人值一直在唰唰唰地涨,显然之前发的微博,已经进入收获的季节了。

    恶人值已经超过20000点。

    林海文没有急着换。

    晚上有人在百味楼设宴请他,做东的是阳江宣传线的一个领导。

    《人间正道是沧桑》收视率平均2.1,在林海文的作品里不算高。可是这部剧得到的官方评价却是最高的,相当一部分官媒都给出了很高的分数,甚至不乏称之为十年内最好的近代历史剧,说“这部剧把家国二字描摹的仿佛一具高级标本,纤毫毕现大时代下,同一家人,在不同的信仰驱动下,如何在涛涛洪流中走完一生,这不是一个立论式的的作品,而是一段真正意义上的讲述。在所有华国电视剧作品中,这一点尤为难得。”

    阳江方面当然比拿了3点收视率还要高兴,这一回他们汪处长来京,要宴请林海文也不出奇。而林海文要推动八省二市联办春晚,也得跟阳江拉好关系拉着,这就不好推掉了。

    这种应酬,祁卉一般能不去就不去的。

    百味楼的服务生是很牛的,林海文来过两回之后,基本上所有人都认识他了。他一露面,就直接把他带到了汪处长的包厢里头。

    里头已经坐着三个人,都是中老年男人。

    扫兴。

    林海文脸上还是很热情的:“让您等了,不好意思。”

    “难道让你先来等着我做东么?”汪处长很有点幽默感,跟林海文还算熟悉,打过两回交道的。

    “您到京城,理当我来做东的。我虽然也不是京城人,但现在客居京城,说是半个地主还是恰当的。”林海文对这些官面上等人,都得文绉绉的,属于提醒他们,自己是个文化人,你们这帮权气臭熏熏的官儿,对我客气点。

    “哈哈,下回让你破费,这一次我来京城,我们部长还提起你的了,让我一定要争取跟你再合作。”

    “呦,这怎么敢当?”

    汪处长让站着没出去的服务员拿了菜单来,让林海文再点两个,他点了几个招牌菜,这会儿已经开始上了。林海文点了几个快菜,就合上了菜单本。然后就听汪处长在那边说“多点点”“没关系”“一定要吃好”——烦心,知道你能报销。

    “林董啊,给你介绍两个人。”

    林海文真是楞了一下,他还以为这两个是汪处长的跟班呢,主要看着比他都还年轻不少。

    “这位天西省的赵处长,也是宣传线的,我们是党校同学。这位呢,是华南报业集团的副总霍达明,老霍。他们俩听说我要请你,非要一起来,我也是老交情推不掉,你别介意啊,等会我自罚三杯。”

    天西省?华南报业?

    找上门来了?

    “呵呵,您做东,我有口吃的就行。”

    林海文也不搭理这两个,笑笑,喝了口水。百味楼的茶,历来是不错的。

    “……林董啊,你可是把我们天西弄得天翻地覆了。”赵处长还有点矜持,虽然说着玩笑话,感觉有一般真意思在里头。

    林海文拿《华周》开刀,就没想不得罪这群人。

    “那是你们的天地太脆了吧?”

    赵处长脸上僵了僵,他边上的霍达明接话过去:“《华南周刊》得罪了林董,如今也是一团糟了。我们这回来,也是想要跟林董讨个情面,这件事情,是不是就到此为止,林董要是还有材料,不妨交给我们集团。我可以承诺,一定不会包庇掩护,绝对会进行严肃处理。”

    林海文并不理他,两军交战中,不爱跟你废话。

    “赵处,我跟《华南周刊》,不是个人恩怨。”林海文表情真诚的很:“您看看,这份报纸,都乱成什么样子了?这不是给你们天西抹黑么?我看啊,停刊好好整顿一下才是正道。”

    “停刊整顿?林海文你不要太过分了。”霍达明几乎站了起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