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4章 坏东西【5/10南盟加更7】

    “明天我不过来了啊。”

    “我明天要去法国了哎,你都不过来送送我?”林海文抬脚蹭了蹭祁卉的后腰,把她痒痒的躲去老远:“那我岂不是一个人孤零零地,背着单薄的行囊,一撮干枯的头发在京城的飒飒春寒里,孤独、寂寞……”

    祁卉手里是《欢乐颂》的剧本,敦煌今年主打作品之一,也就是李璐然看中的本子。祁卉今年即将迎来大三,这个剧她是准备跟到底,作为实习作业的,所以最近看剧本也看得比较多。

    “可以了啊,写诗呢?”祁卉看着匍身在地板上,仰着头看她的林海文:“你明天事儿不是很多么?我就不来打扰你了,刚好我跟谷萩,还有薇薇一起去买几件衣服。”

    “啧,拿着哥哥的卡去,吓死她们。”

    “谁要你的卡。”

    祁卉的爸妈对自己家的独生姑娘是很在意,提点她结婚之前不许大手大脚地用林海文的钱。为了避免她闺女被京城的花花绿绿给迷失了眼睛,特地给她加了生活费,每个月从1500加到了2500。现在也是刚过完年,祁卉的红包满满的,现在她是不太缺钱的。

    “哎,楚薇薇也要开始找实习单位了吧?要帮忙么?你问问她。”

    “薇薇那么优秀,用不着呢。”祁卉突然就笑了:“昨天我们约的时候,还说起呢,她们班上有两个同学,好不容易被《华南周刊》给录用了,结果被你搞的停刊整顿,自然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薇薇说她们成天的都在骂你,说你不是个好东西。”

    “我不是个好东西?”林海文挪啊挪啊,悄没生息地挪到了祁卉的身边,这会儿一个鱼跃,把她压在了身下:“我是不是个好东西?”

    “坏蛋,起来。”

    “说啊,不说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坏东西。”

    “噢~~,你是你是,行了吧?”祁卉见他手都伸进去了,虽然不冷,但全身还是起了一层疙瘩,赶紧求饶。

    “是什么?”

    “是个好东西!”

    “你说我是个东西?这不行,我得教教你说话,你以后啊要在外头行走,不能这么说话呀。”林海文手上作怪,把祁卉折腾的一蹦一蹦的。

    “你不是个东西,你不是个东西,哈哈哈哈。”

    “骂我?嗯?嗯?”

    画室里头,一股香腻味儿蒸腾而上,画布上的纺织女,飞天,嫣红的石榴花、

    ……

    神清气爽地把祁卉送走,林海文才逸逸然去开会。

    人都到齐了,正在聊天,他一进去,安静了。

    “说什么呢?”

    下面眼神乱飞,还是木特助被顶出来说话:“再说《欢乐颂》里头的樊胜美,跟王燕的境遇还挺像的,都是遇见了不着调的家人。”

    铁锤妹妹。

    林海文把铁锤辞退,多少显得冷情。牛云霞还好,其他几个一拨进来的,难免心里有点疙瘩,不敢当着林海文的面说,也是正常的。

    “铁锤现在怎么样?你们知道么?”

    “在一家传媒公司做行政总监,公司规模不是很大,但发展的还可以。”林青跟铁锤最熟悉,私下还有不少联系。

    林海文点点头:“也是总监了,就跟我们一开始一样,就几个人,也董事长、总经理,这个总监那个总监的了。这个人物原型不是铁锤,本子写的比较早,是我早年写文章的时候,知道的一些故事,综合了一下。”

    “噢。”

    《欢乐颂》中的安迪,定的是公司自己的演员,也是公司第一个签约女演员,叫李桐,29岁,半红不火的,有一点知名度。另外三个都是请外头的演员,李璐然拿到的角色就是曲筱绡,她试镜表现不是最好的,但也合用了。

    说起来还有个特别诡异的事情。林海文当初去韩国的时候,在参鸡汤店遇见了一个整容的女孩,叫邱晨晨,可能是回国之后,发现遇到的是林海文,所以这次也投了一个简历过来。安迪不说了,肯定不能是新人,但其她几位女演员,从成本考虑,老田其实是准备用一到两个新人的。

    邱晨晨也过了简历关,过来试镜的时候,林海文瞅了一眼,居然看见,是她那个捧韩国平底锅臭脚的男朋友送她来的——等于是回国之后,两人又和好了。

    挺恶心的事情。

    他直接把她筛掉了,老田问他的时候,他也没多想,就说她男朋友有问题,大家伙就不问了。结果过了两天,他就在公司听到,老板因为某女演员有男朋友把她筛掉了的传闻。

    更恶心了!

    除了《欢乐颂》,另一部主打片子《琅琊榜》,也是即将上马,今年敦煌自己制作的,还有《永不磨灭的番号》,一共三部剧。此外跟依文影视的《夏家三千金》,和京城的《亮剑》,和中河台的《黎明之前》《心术》,也都或是进入后期,或是在筹备当中。今年老田还是要忙的不行。

    随着独家制作的片子越来越多,经纪部门也是签了三个演员,比如安迪李桐,还有《琅琊榜》梅长苏的饰演者曲仲、靖王扮演者胡君,他们俩也会出演《欢乐颂》,等于是两把火一起烧。

    业内对于敦煌经纪事务大扩张,还是比较关注的。

    人家好戏多,捧演员就容易,自然竞争力就强。

    把事情给七七八八地听了一遍,林海文也没有插手的必要。

    第二天就从京城直飞巴黎。

    巴黎,他不是头一次过来了,因为画展也已经办了二十多天,进入尾声,没有一开始那么热闹,他是来参加闭幕交流的。历时两个多月,横跨两国的大展结束,在巴黎还是有一个两国油画家的交流。

    抵达法国之后,恶人值终于达到30000点,这次的事情做得太正义,除了那些倒霉蛋,给他恶人值吃瓜群众比较少。

    兑换!

    您从神秘宝盒中获得了伦勃朗的光感秘册。(20000)

    嗯?

    还有10000点呢?

    林海文一脸懵地看着江湖界面上“5000”的数字:谁偷了我的恶人值?(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