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9章 离开我的班级【10/10我是菜手堂主加更】

    苏富比的索尔瓦是纯粹的艺术商人,是那种可以头头是道的从乔凡尼、乔尔乔内和提香的试图兄弟狗血剧情,讲到莫奈和雷诺瓦的基情故事的人。但相对于这些巨匠大师的作品艺术水准,他更懂,也更关心是他们的价格。

    但对于当代画家来说,这两者一定意义上是想通的。

    艺术水准更高的,价格就更高。

    大多数时候,是如此。

    “常,林刚才表现的水准,好像让你也感到吃惊?”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的素描了,”常硕看了一眼林海文:“从他开始画画,到现在这个水准,只花了三年不到。所以哪怕只是一个月两个月,他取得的进步,也会让我觉得吃惊。更何况,他的素描取得了一些重要的突破。”

    索尔瓦貌似听懂的点头。

    常硕也不管他个秃头,转向林海文那边:“是画《纺织女》之后,才有了突破?”

    当初,他去敦煌娱乐的画室,也见过林海文陷入那种和委拉斯贵支灵魂沟通的样子。经历那种状态的人,取得一些突破,是很好理解的。

    林海文自然就点头。

    他看着恶人谷街面上,足足少掉了2000多恶人值,感觉有点心痛。进入气泡并不是随意的,居然需要耗费恶人值。形成气泡需要,进入气泡需要,林海文觉得凡·艾克源种悬浮球,可能是传说中那种成长性的道具,吞吃恶人值的无底洞啊。

    唉,糟心!

    “怎么?突破还不开心?”

    “没什么,就是觉得进步的太快,心累。”

    咳咳咳!

    恶人值+30,来自京城市常硕。

    常硕一阵咳嗽,林海文赶紧给他拍拍,把老师给气坏就不太好了。

    “你边上待着去吧。”

    转了几个展厅,要说欧洲果然是比国内来的条件好,他们看见好些临摹的学生,各种肤色的都有。这还只是橘园美术馆,欧洲大大小小的美术馆不知凡几,除了美国人跟暴发户一样,弄了一堆回去之外,绝大部分油画大师的公开展品,都在欧洲美术馆、博物馆当中。对于在这里求学的油画专业学生,他们很早,而且能够一直地得到大师作品的熏陶和引导,毫无疑问更容易能够获得成功。

    华国的学生,不管是在央美,还是在国美,学油画的,顶多也就是国内老一辈油画名家的作品,可以临一临。

    先天不足啊。

    展览结束之后,华国画家基本上随展品一道回国,林海文的《不语观音》也会一起回国。另一幅《大地母神盖亚》则入藏兴业银行金库。等待苏富比方面的合同敲定,就进行交接。

    他本人则随着常硕在巴黎,认识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油画家。

    甚至在高美办了个旁听证,包括拖尼特的色彩课,他也能去听听,很有收获。虽然他拥有了委拉斯贵支的色彩密册,就色彩这一项横向比较,他是比拖尼特更强悍的,但拖尼特的色彩方向跟委拉斯贵支并不相同,加上整体上,他的水准还是比林海文自己的水准高,他的课对林海文自然也就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

    “怎么样?说真的,看过你的《盖亚》之后,我总觉得很难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或许可以试着到高美来教书,跟你的老师一样。”下课的时候,拖尼特跟林海文一起走出教室。

    后面窸窸窣窣的不少声音。

    林海文皱了皱眉:“我收获很多,但是高美里面,也许是整个欧洲,似乎充斥了对华国油画家的偏见。您的一个学生,甚至问我华国难道也有油画家么?高美并不是没有华国学生,甚至还有我的老师这样的教授,所以这让我觉得很费解,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

    “呵呵,欧洲人有一种自我中心的观点,但随着经济中心从大西洋转到了太平洋,我们所能坚持的就只有说,文明、文化的中心仍然在欧洲。这是很遗憾的一种想法,文化应该是包容的。华国的很多画家都非常优秀,但往往风格得不到欧洲藏家的认可,所以在这里就没有太多的关注。加上你知道的,过去一百多年来,你们的国家经受了很多磨难,很多人欧洲人至今认为华国人处于贫穷当中,或者至少是精神的贫瘠当中。

    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你们有足够多的人民、收藏家、市场,能够孕育你们自己的油画历史。更何况,你们还有更加璀璨的国画艺术——那很棒。很多时候,艺术并不需要得到谁的认可,尤其是别的文化,别的国家的认可,艺术应该是内在的,不管是个人的内在,还是民族、国家的内在。”

    林海文很钦佩拖尼特的见解和胸怀。

    “哈哈,我听海格尔和常说,你给了阿尔图尔一个深刻的教训。海格尔甚至说他自己的素描功力,都比你差,这真让我吃惊。”

    “有人跟我说阿尔图尔的脾气不好,但太不凑巧了,我的脾气也不好,所以——”林海文表示无奈。

    拖尼特对阿尔图尔的德行自然是知道的。

    他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没有对我的学生做什么吧?就是那个质疑华国油画的。”

    “没有啊,虽然他非常无知和无礼,但我还是很客气地跟他交了朋友。”

    “真的?”拖尼特不太相信。

    林海文瞪大了自己诚恳的眼睛:“我甚至把我的作品集送给了他一本。跟他聊了很多,比如我两年多前开始接触油画,学习油画;比如我觉得油画是很考验天赋的,如果三年还画不到我这个样子,说明不太适合走这条路。比如我觉得他的素描很松散,他的色彩比较呆板,他的结构有些不协调……后来他就不怎么说话了,我猜他应该是有所领悟。能帮助到一个诋毁我的人,我觉得很开心。”

    “你说的是斯科特?”

    “是的,就是那个塌鼻子一脸斑点的红头发男生。”

    “……”拖尼特觉得头开始疼了,怪不得以前很活跃的斯科特,最近在课上沉默起来,甚至一些习作都开始拖拉。这根本就是被林海文给狠狠地亵玩打击了一通。

    三年画到林海文的水准?

    不说别人,阿尔图尔画了16年,已经是天才人物,却被林海文念成了渣!

    “海文,你可以去美术馆临摹一些作品啊,比如奥赛,我有个老朋友在那里做油画修复,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介绍你去看看,能够零距离地接触一些名家的作品,机会非常难得。”

    赶紧从我的班上离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