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2章 《盖亚》开拍

    “嘿,索尔瓦。”

    “林,紧张么?也许是80万。也许是100万,你马上就要成为这个时代最昂贵的青年油画家之一了。”索尔瓦眉飞色舞的,对于他们来说,这既是利益的一部分,也是影响的一部分,苏富比和佳士得这对老冤家,在全球互相干仗,任何能够彰显影响力和优势的事情,都是他们乐此不疲要做的。尤其这一次,来自华国的收藏家登记数目,出现了很大幅度的增加。根据苏富比的调查,这些华国藏家中相当一部分对林海文的画作都有兴趣。

    “拿到钱,打算做点什么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林海文看着这个法国佬,他似乎有计划为林海文介绍一下怎么做一个有钱人——嗯,一个拥有数十万欧元的有钱人。

    “索尔瓦,站在你面前的,是个在华国京城有房子的男人!”林海文扬了一下下巴。

    索尔瓦有点愣:“我在巴黎也有房子。”

    “啧,按照京城的房价,大约京城的一半土地,就能把整个法国都买下来。”林海文鄙视地看了一眼据称在巴黎有房的索尔瓦。巴黎的房价其实并不低,1、2万欧元的价格,也相当于10万左右人民币。不过和京城动辄好几十层不同,这里的高层不多,所以事实上一块同等大小地皮的价格,往往差了去好多倍。

    所以严格来说,单论一套房子,巴黎其实更有价值一点。不过对于索尔瓦这么一个没到过华国的菜鸟,当然是林海文怎么说就怎么是了。

    “上帝,那你们的人都买得起么?”索尔瓦一阵惊讶,旋即好像自己想通了:“也对,你们的人在老佛爷抢LV、香奈儿的时候,简直吓人。”

    “……”林海文严肃地点点头:“一般我们都是买几套放着,装修成不同的风格,然后一个月换一次,增加生活中的新鲜感。”

    “这跟我之前了解的太不一样了,”索尔瓦似乎是得到了一些启发:“看来华国人的生活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我从报纸上,总看到说你们只喜欢奢侈品和黄金,对于普通生活所需的要求很低,跟法国人不一样。看来苏富比需要重新研究我们的华国发展战略了。”

    “唔,是的,没错。什么装置艺术,什么前沿风格,什么超超现代主义,都可以拿到华国去,我们一定会为你欢呼的,索尔瓦。”

    赔死你们吧,臭老外。

    索尔瓦想想,也觉得心情澎湃,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和巨大财富的成熟艺术市场,真让人激动。

    “索尔瓦,醒醒,现在我们应该去现场了是么?”

    “噢,是的。”索尔瓦热情了很多:“这边,跟我来,今天有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你如果喜欢,可以买一些,也可能会增值的。”

    “我还不如多画两幅呢。”

    “——也是。”

    出现在现场的画家并不多,常硕、海格尔他们就不说了,阿尔图尔也没在。林海文如果不是第一次见识这种大型拍卖会,他也不会来。他在靠后的地方坐了下来,没有引起什么关注。

    索尔瓦则回到后面去工作了。

    “迈耶。”

    “接到林了?”

    “是的,我们聊得很好。我得到一个消息,华国市场似乎发生了变化。”

    “嗯?”苏富比法国公司的负责人迈耶,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华国市场?那是大中华区的事情啊,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里的人似乎对生活的要求有了很大的转变,他们愿意为更好的生活质量买账了。我认为专注于华国艺术品和少数大师作品的策略应该改变一下,大中华区那些人应该把欧洲,甚至美国的一些前卫艺术介绍到那里去,那绝对是一个领先佳士得的机会。”

    迈耶作为高级负责人,了解的东西,当然比索尔瓦更多,华国市场也许发生了一点变化,但那帮有钱人的收藏癖好,并没有肉眼可见的改变,依然喜欢大师,依然喜欢华国艺术品,依然抱着投资的想法玩收藏。

    “索尔瓦,你从哪里听来的?常硕?我记得除了常硕,你没有什么华国人朋友啊。”

    “林,林刚刚跟我说的。”索尔瓦把刚才的对话都跟迈耶说了。

    迈耶笑的不行:“你如果稍微关注一下华国的新闻,就知道那里的人为了一套房子,几乎需要花费一辈子时间来偿还银行贷款。至于林,他可能确实拥有很多房产,因为他运营着一家非常成功的娱乐公司,他是个大老板,很有钱。唔,我桌子上有些材料,你可以看看。”

    对于这些艺术家的介绍材料,索尔瓦还没来得及看。因为这一场当代艺术家专场是迈耶亲自负责的,他只是因为常硕的关系,所以帮林海文牵个线而已。

    材料上面,估计林海文应该拥有至少5000万欧元以上的身家。

    当索尔瓦再次见到林海文时候,眼神里就多了些幽怨了。

    在现场等待开始的林海文,也被几个华国藏家认了出来,过来攀谈。

    “林先生,你的画现在是僧多肉少啊。你看,能不能就以今天的拍卖价格,回国之后转两幅给我们啊?”说话的是国内一位房地产和金融投资业的商人,身家也有十来个亿的。

    “今年就卖这一幅。”

    “——哦?那不出手,今年就算是没有机会了?等会必须卖力了。”

    “哈哈,您这么说,万一被当作我的托,那我可就对不住您了。”

    “你要是有需要,尽管开口啊。”

    这帮人从国内混迹到国外,眼光是有一点的,跟国内一些被坑的挺惨的藏家不一样,林海文的画的增值潜力,在华国画家里是数一数二的。如果他还要控制出画的量,那就更加有投资收藏价值了——为什么那些七老八十的画家最受追捧,还不因为只要他们一去见上帝,作品数量立马只减不增?林海文的年轻,是影响他作品价格的重要原因,但是他要能控制这个量,自然市场会有反应的。

    谈了几句,拍卖开始,大家约好回国再叙,就各回各位。

    常硕的一幅《奔走的女人》,是红果果肖像画,拍出了430万欧元,离他的峰值比较远,但就他的一般作品来说,已经有了较大幅度的提高了。海格尔的《倾斜》拍出560万欧元。阿尔图尔的《噩梦》触到了90万的线,而美国的阿德里安的作品《科隆圣母》,拍出近350万欧元,开创了他作品的纪录性价格。

    林海文《盖亚》,就在阿德里安的后头,他后面还有不少藏品,本次拍卖的压轴是已故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的一幅重磅肖像,起拍价6000万欧元,那才叫牛叉叉。

    《盖亚》起拍价格30万。

    拍卖师敲锤开拍之后,马上有人举牌。

    “60万!”

    翻了一倍!

    林海文惊讶地看过去,然后更惊讶了,塞纳河底的霍纳?(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