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8章 刚正不阿林海文

    在林海文和阿尔图尔等抽象派艺术家大战的如火如荼的时候,他登门科?16??迪亚画廊。

    “哦,上帝。”画廊有几位青年画家,正在推销自己的画,想要进入这间知名画廊。

    “怎么了?”

    “那是林海文。”其中一个使了使眼色。

    另一个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真的是,他来干什么?打架?揍霍纳?”

    刚刚被拒绝的两人,有点兴奋地猜测、等待着。

    可惜,霍纳不在。

    泰德被喊了过来,工作人员并不敢对林海文做什么,难道他们还能把林海文赶出去吗?所以只有通知泰德过来。

    泰德听说林海文到画廊来,感觉吃惊极了。

    作为真正的艺术圈老手,他完全知道林海文最近招惹了多大的麻烦,陷入了什么样的境地。虽然站出来说话的,并不是特别知名的抽象范畴内的流派画家,但他敢确定,包括林海文自己在内,都知道,他已经得罪了很多知名画家,甚至可能是最知名的那一拨人。

    这个时候,他来到霍纳的画廊,总不可能是来找他们和解的。

    但到这里来找麻烦,作为一个华国人,那就太可笑了。

    泰德走到林海文面前:“林海文先生,不知道到科隆迪亚来,有何贵干?”

    “这不是常设展览么?难道我不被允许进来?”

    “……当然不会。”霍纳的所作所为已经让科隆迪亚丢尽脸面,林海文到科隆迪亚来,某种意义上,甚至是为他们解围了。至少林海文的行为,表明他觉得科隆迪亚的藏品和经营的画家,至少是有让他欣赏的地方的。

    泰德权衡了一下,决定按兵不动:“如果林先生没有什么需要,我就先失陪了。”

    “呃,泰德先生?是么?”

    这位之前代表科隆迪亚道歉的意大利人,他是认识的。

    “是的。”

    “我确实有一点请求,我听说贵画廊收藏了5幅弗洛伊德的作品,我想要能够观赏,临摹一下。”林海文睁着大眼睛,丝毫不觉得这个请求,不应该出现在他跟科隆迪亚画廊之间,他们可是敌人。现在他走过来,表示希望看别人镇场的宝贝,还要临摹一下。这差不多也就是个笑话了。

    泰德确实有点吃惊了,他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我们有严格的保护措施,它们偶尔才能单独出现,已经有近10年没有一起展出过了,很抱歉,如果你想要临摹他的作品,可以去美术馆找一找。”

    “噢,是么?”

    “毫无疑问,是的。”

    林海文点点头:“那么就算了,我愿意换一下我来这里的目的。告诉你一下我接下来的作品,一幅三联画,第一联,一头猪踩在了我的《大地母神》上面,第二联,这头猪端坐在一个戴着艺术王冠的王座之上,王座上写着科隆迪亚,第三联,这座殿堂和那头猪,一起沉入了塞纳河的河底。你觉得它们会受到欢迎么?”

    恶人值+200,来自科隆迪亚画廊泰德。

    泰德的目光凝注了。

    林海文的作品,通过这一次拍卖证明,显然已经有资格存世了。

    而拥有典故和历史经纬的作品,历来最受到市场和藏家的喜欢。

    谁会不喜欢呢?

    弗朗西斯·培根为弗洛伊德画的三联肖像,为什么会成为他最贵的作品?完全是因为这代表着两位大师的交集,它意义特殊。

    林海文如果画出了他说的那幅三联画,一个世界知名的,拥有悠久历史的画廊,跟他之间的一段恩怨,想一想就让那些收藏家兴奋莫名,他们必然会大力追捧的。

    泰德感觉的自己脑子里一阵阵生疼,再次生出了想要辞职的冲动来。

    “……先生,你必须知道,我不能决定这件事。”

    “那就去问霍纳,他是否愿意永世长存?很刺激不是么?”林海文咧嘴一笑。

    泰德不得不去通知霍纳了,这五幅画藏在画廊的保险库里,他和霍纳需要同时才能打开,这还是老霍纳临终前确定的,当然霍纳作为拥有者,如果他决定了,当然能从泰德这里拿走那把钥匙。不过那也就意味着泰德结束了科隆迪亚的职业生涯,说真的,虽然霍纳是头猪,但也没蠢到把泰德,这根顶梁柱给抽掉的程度。

    每每想到老霍纳的信重,泰德都觉得要流泪了——死就死了,还丢给我个这么大的麻烦。

    霍纳疯狂的拒绝怒吼,透过电话筒传了过来。

    泰德不得不压低声音把林海文的威胁给说了,当然,他不会直接问霍纳想不想留名历史,他只是把事情,尽量不带刺激性词句的,告诉他。

    但这被证明是没有意义的,霍纳还是被刺激到了。

    “他休想,他这是敲诈,我要去告他,我要召开新闻发布会。”

    “噢,那就谢谢霍纳先生帮我宣传一下接下来的作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电话边上的林海文,凑过去说了一句。

    电话那边突然一静,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恶人值+500,来自科隆迪亚画廊霍纳。

    “最多一幅。”

    “一幅都不能少。”

    “……两幅!林海文,你不要太过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大不了随你就是了,你根本无法对科隆迪亚画廊造成实质的影响。”

    一下子聪明了不少。

    “是的,但你们会成为一个笑柄,而且是随着我越来越有名,而越来越巨大的笑柄。一年不行,两年不行,十年二十年呢?你确定你还能把这间老牌画廊,传承到你下一辈手上么?如果你没有这个意图,大可随意。”

    “三幅,这是我的底线。”

    “五幅,我已经再也不能后退了,我相信这个数字已经表明了我的诚意。”

    泰德眼皮跳了跳:“先生,我们只有5幅。”

    “我知道啊。”

    张了张嘴,泰德说不出话来了。

    事实上,一幅也好,五幅也好,差别并不大,都是例外状况。

    霍纳撂了电话,林海文嘴巴张成了个O字,难道破局了?要知道他就说四幅了——好歹退一退。

    “林先生留个联系方式吧,我们准备一下,会尽快通知你的。”

    泰德明显更懂小老板,霍纳当面认输是不可能的,撂电话就是认可了林海文的意思。

    林海文眨眨眼,对自己一分钟前的刚正不阿,分毫不退,表示了由衷的赞赏。

    “太感谢了,泰德先生,祝你今晚做个好梦。”(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